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你总是这样
    人走菜凉,人来人茫。廖云的回归打破了夜的安宁,现在已是月时九刻,众人毫不松懈,特别是韩钦,尽管站姿坚定,麻木了都,他也毫不怨言,尽着师傅的本分,为了廖云的康复而坚持。

    “少爷还要多久才能醒来啊?”燕园园悄悄问秦歌,很是关切。

    “我上次在内灵耗光之后再加以剧烈运动,足足让我在医院躺了整整一周天,云这样…很难估料,但愿吧…”秦歌也不知该如何明确地回答这个问题,从亲身经历来判定他可能也得修养一周天才能完全康复。

    秦歌说出的数据让燕园园很是惊讶,也是啊!明天可就是她的生日了,没有廖云陪在身边的话,就算是过年都难以看到她的笑脸。

    燕园园愁眉苦脸,沉默着低着头,回想着廖云前些天曾对她说过的承诺。他说他要陪她去看星星,然而他现在连眼睛都没睁开过。

    “一周天?那园园明天的生日宴会怎么办?!”灵襄惊叹道,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一听到这数据立马慌了。

    燕园园的生日宴会一旦无味,也就表示她在未来的一周天内在学院里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两人同病相怜,无不愁眉苦脸,无精打采。

    这时,周围的红灵逐渐减少,渐渐地看清了韩钦和廖云的身影。韩钦收回了红灵,放弃了对廖云施展灵技。从韩钦的眼神看得出整个过程很是顺利,应该不必再担忧了。

    “爷爷,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云应该没事了吧?”

    三人争着问,韩钦来不及回答,忙着伸手接住廖云,沉重的身体让他快喘不过起来。

    看着三人焦急的份上,他也就忍着气集体回了声“平安!”

    说完,他抱着廖云离开了,估计是要把他送回房间休息。众人想跟来,但都被韩钦转身摇摇头给阻止了。

    廖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安静,人多难免会对廖云的健康有好处,与其无用的陪伴还不如给他一片清净安心地修养。

    “既然云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秦歌对众人微笑后便告辞身背,快步离开了食厅,身影划过众人眼边。

    秦歌快步走到了大门前,行动显得匆忙。跨出大门的那一刻,影士朝他聚了过来,用阴深的一面对视着他,悄无声息地等待命令。

    “把这四具尸体先带回地下室,本少爷要单独去一个地方。”说着,秦歌先行一步,漫步往西直去,沉重的脚步和冷缩的眼光必有心事。

    影士接到命令后,化作五团黑气承载起那四具尸体冉冉升起,随后飞向酉康区。

    燕园园和灵襄看着韩钦离开的身影,顿时感觉时间超无趣。虽然两人都可为此放宽心,但这时间却使人烦躁不安。

    “公主,要不你今晚就别回去了,跟我睡吧?”燕园园说道,若夜里有灵襄陪伴,想必也不必太过无聊。

    灵襄自然得喜,但若夜不归宿且又不把原因通告给皇尊的话,他肯定会为此担忧,若一去又懒得走回来,想来想去纠结一场——还是算了吧。

    “我出来这么久都还没有回宫,若我今晚不回去的话,待会父皇来我宫中看不见我他会担心的。”说着,灵襄也很无奈,他也想留下与燕园园一起说说话,比她独自一人守在紫金宫要强得多。左右为难的她无奈说了声“下次吧。”

    看着她那别扭的样子,燕园园也就不再劝了,便认可了她的不舍。“那好吧。”

    “现在也不早了,我先走喽。”灵襄微笑道,等待她的回语。

    “嗯,路上小心。”

    话后,两人挥手道别。从微笑中转身,离开的是身影,留下的是孤独。

    灵襄这一走,就难为了燕园园。孤冷的她丝毫没有睡意,冷淡的表情不知何去何从,冥冥之中脚步挪向了忘忧亭,或许那儿才是她该去的地方。

    韩钦抱着廖云来到了廖云的房间,推开门的那一刻,烛光出来。他把廖云抱到了床边,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韩钦也很意外,他原本以为这件事不会太过火辣,然而事实给了他一巴掌。他后悔为何不让其他大臣去办,却要让自己最宝贵的徒弟去受苦,这件事已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已决定明天要亲自出城一趟。

    他从腰间上取下万灵神坠放在了他的枕头旁。

    韩钦转身离开了房间,关门间他突然停顿了一会儿,亲切的伸头悄悄地看了廖云一眼才关上了房门。

    终于,一切都暂且得到了安宁,安静的房间只有烛光的颤抖,抖出廖云的身影。他当前状况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只是睡着了摆了。

    忘忧亭。燕园园独自踏进亭院,伸出光滑的手指轻轻地划过花儿的脸庞,淘气的搅拌着她的双脚。

    凉风习习,一轮月寒守夜空,它不知在那儿守了多少年,也没人知道它在等待什么,只知道它的到来终究会给人寄托思念和孤独。

    今天下午刚有人来打扫过这里,从落在地上的数量可以判定出来。即便被扫把打了不知多少回,它们还是一如既往,毫不畏惧,反而心生勇敢。

    伴随着燕园园来到了石亭中,有一片红色调皮的亲吻了一下她的,不料燕园园无意坐下,一把它给压扁了。这一幕吓跑了其他儿,连忙呼唤风帮其一并逃走。

    “看到他平安无事我应该高兴才对啊,为什么我的眼眶总含着泪…”

    燕园园用手撑着下巴,趴在石桌上无聊的看着儿在空中打闹,它们的无忧无虑慢慢地感化了燕园园那无趣的心情。

    廖云房间。烛光的阴影下多出了一个影子,它似乎飞在空中,飘荡在。

    原来是万灵神坠,它的灵性可与灵兽相比,它也有一颗关切主人的心。看着廖云闭目不起,它感受不到廖云的活跃,这会儿正发愁呢。

    这时,万灵神坠体内突然散发出蓝灵,仿佛蓝色沙子,弥漫地落到了廖云全身,他顿时被蓝光所庇护。

    随后,万灵神坠闪着蓝光,微强微弱,它直接穿出窗口逃了出去。

    随着它的气息,来到了忘忧亭。它飞到亭院外还在东张西望,不知道该飞往哪好。就在它看到了燕园园的身影之后,便决定了去处。

    神坠悄悄地飞过花丛,想给燕园园一个惊喜,不料与儿杠上了。灵界万物皆有灵,花草也不例外。

    儿仗着军队数量,雇佣黑风将自己吹飞起来,随后地撞击神坠。

    神坠毫不逊色,高傲地停在空中丝毫不动,任由它们胡闹,一场以卵击石立即引起了燕园园的注意。

    “万灵神坠?”燕园园好奇道,起身慢步走了过去。

    儿看到燕园园走了过来,提心吊胆的散开了。神坠不费吹灰之力便赢得了胜利。

    神坠缓缓飞向燕园园,她便伸出右掌接住了它。

    “你现在是不是也觉得很无聊啊?”燕园园对着神坠说道,对它卖了个萌,用左手食指轻轻点着它,灵动的眼神凝视着。

    神坠虽不能说话,但能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它没有手脚可以用动作来表达,只能默默地当一名听说者。

    燕园园转身回到了石桌旁,微微坐下,眼神没离开过神坠。

    神坠躺在她的掌心中,仿佛在伸懒腰,随后又浮在掌心上空。

    廖云在的时候,神坠不敢这么胡闹,总是乖乖地躲在他腰带上听令。现在廖云一觉未醒,对神坠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不过它可不敢这么认为。

    廖云房间,烛光下的廖云影子稍微抖了抖。廖云轻轻摇着头,眼皮缓缓撑了上来。

    半梦半醒的廖云睁开了眼睛,扭头朦胧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是自己房间,这才安心的闭目养神。

    忘忧亭。燕园园的右食指、拇指捏着神坠,随后将它甩出石亭,然后它又自个飞回了燕园园的指尖。

    “没想到你还挺好玩的嘛!”燕园园笑道,与它玩得不亦乐乎。她在快乐中把对廖云的担忧放到了脑后。

    神坠无言表达,于是在她身旁飞转了两圈表示很开心。

    这时,廖云的身影印在亭院外,静静地,观看着她与神坠玩耍。

    看到她开心,廖云也没了顾虑,既然已经醒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儿,总得让她知道的好吧?

    廖云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儿好奇地看着廖云那鬼鬼祟祟的步伐,顿时起了玩心。

    有几片儿大胆的环绕在廖云脚下,随他一起接近石亭。燕园园的背景越看得清晰,廖云的到来她竟还毫不知情。

    “大家都睡觉了,就剩你能陪我玩了。相比之下,苦的是那些还醒着的人吧。”

    燕园园发起了牢骚,捏紧神坠一个华丽的转身,把它甩了出去。

    呀!神坠内心一惊,自己已在廖云的右掌心中。燕园园这个举动差点就吓到了廖云,还好反应得快,那家伙那么硬,打在身上必须得让人躺下。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廖云笑道,松开了右掌。神坠赶紧回到了廖云腰间上,看来它是要把黑锅甩给燕园园了。

    “少爷~”

    燕园园笑逐颜开,如梦惊醒,张开双手立即扑向廖云,笑得像个小女孩。

    当她紧紧地搂住廖云的腰时,此时此刻她多么地兴奋,紧紧抓住他身后的衣服,生怕他突然离开。

    头温暖地贴在他的胸口上,笑不拢口,眼眶不知不觉滑下了泪,不是一颗,而是一条。

    燕园园的泪浸廖云的胸口,他感受到了她的哭泣声,虽然她一直在忍着,但还是骗不过自己。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看我…不也没事了嘛。”廖云安慰道,试图想拉开她看一看她的眼睛,却怎么也拉不动。

    过了一会儿,燕园园泪声不止,这一刻,深深地感动到了廖云,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做什么,第一个为他哭的人就是她,从而养成了一种习惯。

    “人是美了,就是爱哭了点。笑一个,我最喜欢看你笑了。”廖云安慰道。

    “你总是这样,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才回来看我;你总是这样,每天都让我为你担心;你总是这样,从来都不问我有没有在担心你;你总是这样,每当面对危险的时候总想着别人而不先顾自己;你总是口口声声地说你爱我,却总是给我提心吊胆的感觉,你…”没等燕园园说完,廖云立即用嘴唇堵住了她的嘴巴。

    “你总是这样…”燕园园心道,眼眶缓缓滑下泪。

    她爱廖云已经入骨,她总是用泪珠来回应,而廖云总是负面她,每当她要的时候,廖云也都是用这种方式来应急。

    她为廖云笑过,也为他哭过;为了等他废寝忘食过,也为他的归来苦笑不得过。

    廖云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做法真的有些过分了点,他当时在救杨羽的时候没考虑过她的感受。但是,他不后悔。

    廖云怎会不心疼她?可事发突然,他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果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