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月光下的爱恋
    寒风刺骨,黑风长行。时光催泪久,聆君相见晚。

    廖云的苏醒让燕园园不知该欢喜还是指责他,总之先以泪洗面,其他的就交给小拳头吧。

    燕园园的拳头不停地捶在廖云的胸口上,每一拳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里。此时此刻,廖云毫不反抗,即便疼到了心里他也要坚持住,因为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欠揍。

    终于,燕园园主动松开了嘴,灵动的眼眶动荡着泪泉。廖云此刻不敢抖动,因为他怕它再一次流下来。静静地把她搂住,让她把心里的不愉快全都出来。

    “你以后不许再这样子了,若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要优先为自己考虑,有时候…自私没有错。”燕园园低头说道,一句自私让她顿时感到内疚,不过有时候的自私并没有错。

    “只要你不哭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廖云坦然笑道,眼神亲切,融化了她那焦虑的心,廖云用手帮她擦干了泪条。

    “真的?”

    “真的!”

    “那…你今晚陪我看星星可以吗?”

    “可以。”

    “还…还要给我讲故事。”

    “好!”

    “嘻嘻~”

    在廖云无条件的答应下,燕园园终于换了张笑脸,可爱的同时常常也会犯傻。两人彼此了解彼此,相信不用多长时间这件事便会慢慢淡忘掉,但她的忧伤已停留在这段时光,早被廖云用心收纳。

    廖云一言不语就把燕园园给抱了起来,顿时让她感到惊讶,不过看着他那真情的眼神,心灵很是放心。

    廖云抱着燕园园走出了石亭,强忍着虚弱激发内灵,顿时感觉呼吸频繁,气息不稳。

    “你干嘛?你才刚刚好不可以激发内灵的,快停下!”燕园园急了,看着廖云这么逞强,心里很是担忧,可他那倔强脾气一旦执行就不可止步了,怎么办?

    看来廖云是想带燕园园飞在夜空之上一望龙城夜景,或翱翔于夜空凝望星空。

    “没事,我的身体我最清楚。”廖云一口咬定,给她发出了一句保险,可事实并非如此。

    说着,廖云凝结火翼,已快成形。这时燕园园急了,情急之下她只好……

    “等一下!我…我要上厕所!”

    “啊?”

    说着,燕园园立刻红了脸,因为她每一次撒谎都会出现这种现象。随后掰开了廖云的手,逃出了他的手臂。

    “我们就在这儿看星星吧。”燕园园说道,已经坐在了地上,一坐不起让廖云无从选择。看她坐得那么认真,没办法,也只好顺从民意了。

    廖云散掉了红灵,坐在她身旁。地板上可真凉爽,冷得难受。两人抬头仰望星空,璀璨夺目的星星眨呀眨,把燕园园给累坏了,头不知不觉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没有话题可讲,因为彼此太过于了解彼此了,从而话题变少了,唯一一个话题也在她的哭泣中给结束了。

    西区,杨府,兵部大臣杨源府上。

    秦歌的身影了杨府大门,跨过大门的那一刻,他已做好了心里准备。杨家村是她的故乡,那里生活着她数不尽的亲戚,有她最美好的回忆。杨家村被焚这个消息或早些许告诉她会让她好受些,起码没有欺骗和隐瞒。

    从前院到中院,接了好几位杨府仆人的招呼,却始终见不着她的影子。

    这时,杨管家与秦歌擦肩而过:“秦少爷,您是来找小姐的吧?小姐现在就在房里,不知为何,今天的晚饭小姐说什么都不碰,您赶紧去劝劝吧!”杨管家看着有些着急,眼神猥琐。

    以杨慧敏的性格,想到今天秦歌在街上对她的态度,一言不语就把她扔下,这口气对于十分小气的杨慧敏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好,我去劝劝。”秦歌有点做贼心虚了,苦笑着,身影划过了杨管家的眼边。

    没走多久,就已来到了杨慧敏的房门外。秦歌走上石阶,抬起右手敲门的瞬间顿时挺住了动作。“慧敏,你睡了吗?”秦歌喊了进去,心里很是挺纠结的,怕她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睡了!”

    从房内传来杨慧敏的娇怒声,让秦歌顿时笑了。“喂!你干嘛啊?”秦歌用力推门,却发现门被反锁了,于是心生好奇。

    “没干嘛!”房内传来一句无所谓,却听出是气话。

    “你先把门打开好不好,我有话要跟你说。”秦歌无奈道,身体贴在门上,烛光穿过门缝,引导了他的眼球。朝缝隙中看到的也就一张木桌和几根凳子,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身体。

    “我不,我要睡觉了。”杨慧敏倔强不屈,毫不给让步。心想道:可别就这样走了啊。

    杨慧敏把秦歌给逼紧了,可若打不开门他能怎么办?总不能破门而入吧?那得多尴尬啊!秦歌心想道,左右为难。

    “既然这样,那我明天再来吧,晚安。”说着,秦歌转身走下了石阶。

    看着门上没了秦歌的影子,顿时让她追悔莫及,赶紧穿好靴跑下床到门边瞧了瞧。蹲子用右眼对着门缝看了出去。“真走啦?”

    她毫不犹豫地把门给打开了。“晚上好啊姑娘。”秦歌突然从左侧转身而来,面对着杨慧敏,含着笑朝她抛去一个眉眼。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来错房间了?”杨慧敏开玩笑道,与他对上了。

    她穿着一套毛茸茸的睡服,长发散到了身背。卸了妆的她依然能称得上幽魅班的班花。

    “姑娘,我昨晚走得匆忙好像把东西忘在里头了,能帮我找找吗?”秦歌道,两人眉开眼笑,怪让她不好意思的。

    “那你就进来找找吧!”杨慧敏忍住了笑泉,差点没给喷了出来。把秦歌领进房后随手关上了房门。

    秦歌跟在她身后,突然双手袭来,轻轻地搂着她的腰,紧紧地把她揽入怀中。

    “怎么?想讨好我就不用向我道歉了是不是!”杨慧敏直接点明了秦歌的用意,怒笑不得,这让他怪尴尬的。心道:笨蛋,快哄我啊!

    “那个…对不起啊!我当时真的有事才突然离开的。我保证,绝~对没有下次了!”秦歌倒是很坦然,一言两语不是发誓就是承诺,说得杨慧敏洗耳恭听,满怀期待。

    “那好吧,本小姐就大发慈悲原谅你这次啦~”杨慧敏萌萌道,可人的微笑让秦歌缓了口气。

    “我父亲还没有回来,要不你今晚就睡在我家吧?”杨慧敏高兴道,期待着他的答复。若他肯留下来,不仅能陪陪她看星星,还能陪她一起吃饭,是啊!她都还没吃晚饭呢,估计都快饿扁了吧?

    “什么?你父亲还没有回来?”秦歌惊叹,神色慌张。杨慧敏听出了他的焦急,急忙在他怀中转过身来,想一问究竟。

    “对啊,怎么了?”杨慧敏疑问道,表示很不解,患有强迫症的她很想知道答案。

    秦歌原以为她父亲已经回来了,却非意料之中,从今天的眼见为实以及杨慧敏所说的可以判定,她父亲已经失踪了,且状况很不乐观。

    “唉!你说话啊!”杨慧敏急了,不听地追问。

    秦歌心想:她父亲还没有回到府上,离开府的原因是因杨家村,而杨家村已被焚毁,龙城内还未出现有关于他的消息,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恐怕已经发生了。

    “唉!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我啊?”杨慧敏越想越急了,看着他那思考的表情越发得急躁,于是推了推秦歌,想问个清楚。

    “什么?噢~我就随便问问,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小夏还等着我回去教她写作业呢。”说完,秦歌转身离去,跨出房门的那一步,被杨慧敏一声“等一下!”给定住了举动。

    “你肯定有事要瞒着我,说!这么早急着回去是不是要去找哪个女的!”杨慧敏心生猜疑,感觉秦歌这会儿怪怪的,认为他铁定有事瞒着她,说什么也不让他回去。

    “现在都月时十刻了耶我的大小姐啊~哪儿晚了。”秦歌无奈道,算着时辰,现在的确很晚了。他怕多嘴,一不小心把事情给说了出来,还真不敢确定她会想得开,以她那矫情的性格,从小被杨源一手带大,从小无母,若得知最宠自己的父亲已离去,还真难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今之计只有暂时瞒住,能瞒多久就看命运了。

    “你留下来陪我吃吃饭好不好嘛~你忍心让我饿着肚子睡觉吗?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啦,你不会拒绝的对不对?”杨慧敏身体卖萌撒娇道,嘟着嘴,灵动的小眼睛眨呀眨让秦歌无法抗拒。

    “好好好,本少爷依你了。”

    秦歌为了不让她再多疑,便答应了她接下来的每一个要求。两人关上房门,手牵着手往厨房漫步。

    “你不换衣服啊?”

    “反正在家里就咱俩,不用了。”

    夜色如此朦胧,再明亮的眼睛也看不清前方的答案。瞒着你是想让我去替你忧愁,告诉你我就是泪颜的凶手。若有一天你知道了答案…宁愿在那之前多让你笑一笑,或许…真的有点儿自私。

    大韩府,忘忧亭。

    燕园园靠在廖云肩膀上不知何时已睡着了,他的右食指轻轻地划过她的脸蛋,仿佛一片那般光滑,圆润而又洁白。一时情不自禁,悄悄地亲吻了她的脸蛋,笑着她熟睡的模样,嘟着嘴,跟个小女孩似的。

    咕噜~咕噜~

    “好像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廖云心念道,肚子已敲响了鼓,这一天都不曾吃饭,不饿才怪。

    “园园,园园…”廖云连连叫了好几声,燕园园依然沉睡在梦中,静静地靠在左肩。

    “干嘛…”这时,燕园园喃喃细语,半睡半醒,眼睛都懒得睁开。

    “那个…我饿了,你能去给我找点吃的吗?”廖云问道,有点儿尴尬。

    “我困了,你能…”话到一半她便不再续言,脸庞红彤彤,笑得甜蜜。“你能背我走一走吗?我给你一个小小奖励。”不说可又忍不住。

    一听到有奖励,廖云立即对此感了兴趣。“噢?有什么奖励?”

    “你背我到厨房就知道了嘛。”燕园园笑道,还是不肯睁开眼睛,她似乎在等待什么。

    廖云答应了,蹲在她身前期待她的扑倒。“好好好,我背你。”

    “嘻嘻~”燕园园悄悄睁开了眼睛,扑到廖云身背上,双手紧紧扣在他的脖子上。这一刻,她真的很自私,但也希望他能够明白,这份真爱来之不易。

    “你瘦了。”廖云掂量着她的体重,的确是比上一次背她的时候轻了一点儿。

    “那都快你。”燕园园哼着小鼻子说道。

    “此话怎讲?”

    “反正就怪你,就怪你,就怪你~哼~”

    黑风吹散她的头发飘落在他的耳根上,两人的影子划过石板路,寸步移向厨房。

    人呐~自从有了焦虑就掉了胃口,往往都会为了一件事或一个人而废寝忘食——说来都是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