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杨家村事件的尾巴
    翌日,朝阳爬上早,南城如同苏醒的蚂蚁窝,街道上密密麻麻的行人夹杂着人声喧嚷了这片土地。

    大韩府被清风扫了一遍,中院响起小竹林的沙沙声。清新的阳光温暖的穿过窗台照在廖云脸上,很是刺眼。

    此刻,他已苏醒,掀开了被子,扭身呵护着熟睡在他怀中的燕园园。她睡得真香,仿佛一个婴儿不知白天和黑夜,顿时让他微微一笑,亲吻着她的额头,回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一切。

    ……

    廖云背着燕园园去了厨房,在保温锅里拿出了廖云最喜欢吃的红烧牛肉……随后一罐灵兽内丹汤滋养了他的肚子。就当两人正准备回房休息时,跨出厨房大门的瞬间犹豫而又纠结。

    园:“那…晚安。”

    云:“晚安。”

    两人转身分手之后,一股忧伤冲到了燕园园的心尖。没走几步,她放不下他的身影,想回头追一眼,当她转身之后,已落入廖云怀中。

    “今晚你陪我。”

    廖云的举动让她无法反抗,她唯有乖乖地顺从他的意愿,与他去了廖云的房间。

    既是贵族,自然懂得礼节与尊重,两人虽睡在同一张床上,却从未做出出格的事来。以尽帝国律法,年满十八岁便可娶妻,年至二十才可纳妾。

    ……

    燕园园以廖云的右手臂为睡枕,被拢在怀中的她睡得安逸,睡觉的样子萌得像个小女孩,头悄悄地躲在廖云肩下。平常这个时候,她就会随着朝阳一并苏醒,可今日不同,她明显迟到了。

    咚咚咚~咚咚咚~

    门外传来女仆的敲门声,随后一声呼喊:“少爷,该起床梳妆了。”

    听着,廖云有点儿不想回复,因为他一旦回话,燕园园就很有可能被惊扰醒来。

    “少爷,您还没有起床吗?”随后又喊又敲,都把廖云给急了。

    正巧,燕园园似乎听到了动静,现已缓缓清醒过来,初醒的目光傻傻地凝望着廖云的脸颊。

    “你进来吧。”燕园园替廖云回了她。话音刚落,两名女仆轻手轻脚端着热水盆走了进来。

    那两名女仆听到是燕园园的声音后,顿时感到羡慕。把热水盆放在高凳上后,守在镜子旁等待廖云下床。

    今天这种情况,她们虽是第一次见着,但也没感到好奇的,反正两人早已被公认为未婚妻,只差一场婚礼便更可名正言顺的睡在一起。

    “你们两先把东西放在那吧,待会再过来拿。”说着,燕园园的意思是想让自己来照顾廖云的起晨装扮。被别人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心里感觉害臊,红彤彤的脸躲在了廖云身后。话后,那两名女仆便很懂事的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

    随后,门外传来对话:

    “国老早上好!”

    “嗯,云儿醒了吗?”

    “少爷已经睡醒了。”

    “嗯,你两下去吧。”

    韩钦正往房间走来。廖云和燕园园慌慌张张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匆忙的穿起了靴子。

    吱——韩钦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到了穿着睡服匆匆忙忙的走下床来的廖云和燕园园,顿时感到意外,心里又喜又惊。只要不违反婚前行为,韩钦都不会指责。

    “待会儿来石亭一趟,为师有话要问你。”没等两人解释他便转身离去,高冷的态度明确了待会要讲的话题。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而误会了两人。

    燕园园羞涩的看了廖云一眼,便从衣架上取下衣服灰溜溜地躲进了屏风。

    “昨天是谁带我回来的?”廖云问道,缩紧了眉头,很好奇。

    只听屏风内传来一声“秦歌。”

    “昨天你和杨羽到城外都遇到了什么麻烦?人家一直很担心你…幸好你没有受伤。”燕园园一直都很关心这个问题,本来已忘却了的事,但现在又突然想了起来。

    “杨家村被焚火吞噬,现已是一片废墟,杨康成了唯一的幸存者。”廖云气宇轩昂道,眼神坚定,回想起昨天在杨家村所发生的一切。

    燕园园一听惊叹:“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这件事你就别问了,换好衣服之后出来帮我换上。”廖云说道,拿着衣服等待她的照料。只听燕园园回了声“噢。”便无后话。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元帅,这是您要的东西。”一名男子捧着一个白色罐子,走了进来,递给彦润凌。

    彦润凌伸手接住了罐子,随后对他挥手让他退下了。“杨源啊杨源,你放心,老朋友一定会把你安置在一个舒适的地方。韩钦呀韩钦,你做梦都不会想到,我还会回来吧!”

    寂静的房间留有他的苦笑,对着骨灰罐子笑着,此刻,他舒心多了。第一个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将在继续奏响噩梦的魂曲。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坐在石亭中的石凳上喝着姜茶,享受着清晨的鲜气,观赏着花的争芳。神气活现,仿佛一杯姜茶便能使他年轻一岁。

    这时,廖云独自一人走进了忘忧亭,缓慢的步伐带来了一堆还未解开的迷题。走进石亭,坐在石凳上。“师傅。”

    “说说昨天的得失。”韩钦直接点明了话题。他不想浪费时间,因为过一会儿就要到君与殿开会,所以时间紧迫。

    “当我和杨羽到达杨康所指的地位之后看到的竟是一片草灰,随后发现一个诡异的人,我便好奇的一路前行,最终抵达横塔山,见杨家村被焚火吞噬,当我们走到村外,发现了三名纵火犯,便于他们交手了。”廖云说着,坚定的目光向他传达了一幕画面。

    “很棘手?”韩钦问道,想知道那三人的实力。

    “他们三人的内灵境界都在四光,杨羽就是被其中一名纵火犯所伤。师傅,杨羽呢?”说着,便问题杨羽的行踪,相信他只要成功的回到府上,大韩钦定会保他平安,于是这会儿也没做出太大的反应。

    “杨羽现在在城西医院接受治疗,等这件事处理完了,再去看他吧。”韩钦回道,给廖云松了一口气。“昨天秦歌找回你的时候,你已内灵耗尽,怎么回事?”韩钦疑问道,很好奇。

    “论单打他们自然在我之下,然而他们合力与我对诗,妄想耗光我的灵力,为保全自我,我无奈之下只好使用冰阵将他们一网打尽。”廖云说道,以为会得到师傅的夸奖,然而却是惹得他一脸怒气。

    “糊涂!先不说冰阵的消耗力,每一本橙技的消耗都难以让五光以下的修炼者承受两次释放,上次你使用水凤凰消耗灵力多少还不清楚吗?做事不要倔强!不要倔强!你要让为师说多少遍你才明白?!”韩钦怒道,一脸怒气,对廖云的做法大发批评。

    “情急之下…我也是迫不得已…”廖云不敢反抗师傅,随后默不作声地坐在石凳上低着头任由批评。

    虽然廖云当时的做法情有可原,但韩钦所指责的并非这件事,而是因杨羽而起。是啊!有哪个师傅不想让自己的徒弟一生平安,万事如意,可廖云的德行,每当遇到危险却总先想到身边的同伴,这一点,最令韩钦头疼。

    “看到杨源了吗?”韩钦问道,此刻消了点气。

    “焚火燃天,当我扑灭焚火之后,却不见一个幸存者,想然…杨大人已灵散升天了。”廖云回道,感慨万千,心里不紧感到寒酸。

    “你可知是什么人干的?”韩钦又问,缩紧了眉头,语气严肃。

    “只见三名纵火与一名放哨的,身份并不明确。”廖云坚定回道。

    “只有三人?这就奇怪了…”韩钦犹豫了,以为这件事会牵连到彦润凌的身上,从廖云口中得知的讯息,以及廖云如今的安全,很不符合彦润凌的存在,若这件事与他有关,他能杀了杨源,就有足够的理由去迫害廖云,毕竟廖云的父亲可是杀了他的哥哥。

    “师傅,您怎么了?”廖云问道,看他那犹豫不决的样子,不知哪儿让他如此不解。

    “他们人呢?杀了?”韩钦严肃问道。

    “是的。”廖云肯定了他们的死状。

    “对于这件事,你有何看法?”韩钦问道,想与他讨论事情背后的真相。

    “虽然他们都扮了装,但实力却透露了一个重要的讯息——城外不可能有哪家势力能培养得出这等年轻的杀手,现在我能肯定是城内的势力所为。”廖云严肃道,眼神坚定,斗胆把事情推到了城内。

    “杨源为人刚正不屈,他的存在只会对皇尊有利,其次是皇太子。王昆?”韩钦眼睛一亮,把问号指向了二皇子王昆。

    “当前可以推断杨大人的死可能会对一人有利,那就是二皇子。”廖云坚定的语气让韩钦大胆的把问题指在了王昆的头上。

    “以前还未封皇太子的时候,两位皇子就已成了死对头,如今大皇子王非已被封为皇太子,王昆定然不服,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想的话,那么事情就行得通了,不过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切莫要把这件事给泄露出去——虎子野心,皇家…终究是有一场恶战!”韩钦分析着,感慨皇家世世代代的内战不停,想必这一代也难逃一劫,终究会有一战!

    “好了,为师要到君与殿开会去了,你在家好好养精蓄锐,不!你赶快准备好园园今晚的生气宴会,这次与往年不同,为师要请百官前来祝贺,且通告天下你和园园的婚事。”说着,韩钦转身离开了石亭,身影匆忙地离开了忘忧亭。

    “二皇子吗?”廖云仰天深叹,坐在石凳上冥思。

    皇殿大门前。皇太子王非与二皇子王昆插肩而来,止步于殿门之下。

    “皇太子今天好生气质,来得这么早难不成是为了等皇弟我?”王昆说道,指明了他的用意,看来王非有事要与他讨论。

    “二弟最近很是勤快,总见二弟徒步南区,不知那儿有什么值得二弟如此勤奋奔波,可否与皇兄分享?”王非说道,看来他最近也没少跟踪王昆,竟清楚的知道他的早出晚归。心生疑问,怕他是有什么不安分的举动。

    说着,王昆愣了,莫非王非知道了他到常来客栈的事情?若让他把这件事给查了出来,那么一切就将打水漂,王昆顿时感到心慌,不知该如果解释。

    随即眼光一亮:“难道皇兄不知今日就是燕园园的生日吗?莫非皇弟要送什么礼物,还得告知皇兄不成?我想…皇兄现在都还没有准备好礼物吧?”

    王昆头脑一转,立即拿燕园园的生日来当借口。看着王非松懈的脸庞,看来他已无言以对。王昆心里暗笑,给了王非一个强力的打击,因为王昆知道王非一直都很喜欢燕园园,却无缘无分。说到礼物,王非还真没打算准备,因为在学院廖云曾对他说过,燕园园想要的是距离。

    王非转身离去,一言不语地往君与殿直去,身影显得匆忙。他顿时感到尴尬,他不想再在让他出丑的人的面前逗留了,他要离开这个笑点。

    “皇兄,你别走啊!”说着,王昆暗地里鄙视着,暗笑不听。“看来以后出门得谨慎了,这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