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君与殿的龙吼
    皇殿,君与殿。

    众臣俯首,齐声呼道:“国家安泰,民生安详,皇尊万安。”

    随后皇尊一声:“众臣起身!”

    待皇尊坐下黄金宝石龙椅,众臣才缓缓起身。

    “启奏皇尊,南方金平城传来洪灾急救信。城外房屋被毁,难民纷纷投入城中,当前百姓吃住困难,当地官员应急未能足力,导致难民死、伤、失踪频频发生,至今洪水刚退,当务之急还请皇尊厚爱百姓。”

    二国老石杰移步到龙台之下,奏上了昨日的最新情报,由他管理的有龙城城防部以及城外几座城池。他为人谦和,曾多次探访民间,对民间山水草色甚是喜爱。在国政上自然倾向王庭筠,自从封了皇太子过后,他便被动动摇在两位皇子之间。

    石杰这一奏,让众臣纷纷议论,无一反对播发金粮一事,纷纷看中此事理应尽快处理。

    “以城民总人数乘以1万播发灵币,粮食优选‘同粮镇’产品。”王庭筠下发了救援资源数据。

    “老臣为百姓谢谢皇尊!”随后石杰跪了一拜,退回到了杨袁左侧。

    王庭筠爱国爱民,就算没有石杰的说辞,这件事情一旦被他知道,毋庸置疑定会第一时间救援。

    一听到民间有难,王庭筠无不担心重重,深呼吸一口气,为难民祈求平安。他远在龙城未能亲眼目睹,深感抱歉。

    “启奏皇尊,金平城虽能以资源救赎百姓,但却是治标不治本。”韩钦往前迈步,奏上这句让众臣不解。

    “你的意思是指金平城外的田园被毁不能得到整理对吧!这个你大可放心,我杨袁愿恳请皇尊让我亲访金平城,让平民百姓重获家园。”杨袁迈步到韩钦左侧说道,得意的眼光有点儿歧视他的小想法有丝多虑了。

    听了杨袁这番话,王庭筠很是看好。“好!就让三国老带着物资亲访金平城,以解百姓苦中水火。”杨袁的意思让他很是满意,便把金粮一并交给他了。

    韩钦对杨袁狠狠地瞪着眼,这一刻,仿佛怒想着一口把他给吞掉,但在皇尊面前,他还是沉住了气。心想道:好你个杨袁,别以为你耍个嘴皮子就能从我面前把物资吞掉一半!你有什么想法我还能不知道?!

    王庭筠:“对金平城救灾一事众臣可还有异论或想要补充的?”

    “启奏皇尊,老臣还有一事要补充!”韩钦怒了,即便是在君与殿且有皇尊在场,这口气他已经忍了很久了。

    众臣一听惊了,纷纷为韩钦捏了把汗。王庭筠也被他这么一吼给吓到了,不看那严肃的面孔,定还有要事。众人也都知道韩钦的脾气,他口气太过于雄壮罢了,并无坏处。

    “大国老还有什么问题?”王庭筠问道,顿时感到乏味了,因为这件事的最好解决方案已经出来了,他还一头大牛使劲冲,这不多余吗?若是相与杨袁斗气,那大可在会议之后私下处理。

    “刚才我所指的治标不治本并非百姓田园恢复问题这件事上,而是洪水是如何淹没村庄这件事上!”韩钦傲气说道,声音震却了君与殿,仿佛猛虎咆哮那般让人心惊。

    听韩钦这一言,众人无不一脸茫然,纷纷盯紧了他那严肃的面孔,等待他的解释。

    “洪水从何而来三国老肯定知道,那么三国老可知洪水是怎样退去的?”说着,韩钦反而质问起杨袁,神气的眼神让杨袁忍住了气不想说话。

    众人听后如同惊醒的猛兽,顿时悟到了其中的道理。

    “城内设有下水道装置,定不会淹没城池,那么村庄呢?”说到这,众人无不洗耳恭听。

    “既然村庄用不了那些排水装置,何不挖掘河道充当排水道?金平城离‘宏伟度河’不到半公里,从金平城开凿一条河道链接‘宏伟度河’便可解决根源问题,三国老觉得如何?”韩钦解释道,得意的笑容猥琐得让人害怕,暗地里给了杨袁一巴掌,打得他满脸通红,吹出一股火气。

    “别问我!”杨袁怒了,对他冲去一口气,随后扭动身子,偏对着他。此刻,他不想再跟韩钦讲话。

    “好!大国老能点明事情的根源,本皇受教了。开凿河道这件事就由大国老费心了,不知大国老可还有话?”王庭筠听了韩钦的建议,顿时感悟到了他在治国这件事上的确不如韩钦。仿佛韩钦对他上了一堂治国课,让他感知到自己的不足。

    “恳求皇尊把对金平城的救治物资交给老臣。”韩钦说道,明显是要跟杨袁抢这笔钱。

    “这…”王庭筠左右为难,若是撤回了对杨袁的批准,不就等于偏心于韩钦,令国老席不和睦了吗?此刻,他的内心发动了一次战争。

    “开凿河道需要资金和人力,若是让当地村民出力,就等于让当地村民给国家打工,以救难物资为工资,管吃管住,工资定为金平城城内劳力收入的双倍,这样一来,既能节省国家资源,又能给村民带来收入,重要的是有了河道,今后便没有村民再为此事而担心无家可归了。”

    韩钦这一解释,让众人欣慰,纷纷崇拜他处事的态度。连王庭筠都感到佩服,心中一软,眼光一定,便改变了把物资交给杨袁的决定。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全由大国老分配!”话后,王庭筠万般兴奋。今天韩钦的提议真是让众人刮目相看啊。“众臣可还有异论?”

    五秒钟之后,台下无一人反对,王庭筠便默认了这件事的最终处理结果。

    “众臣可还有事上奏?”王庭筠问道,淡淡的扫荡了众臣的脸一眼。

    五秒钟之后,台下无一人吭声,便默认了此次会议的告终。

    “既然已无事讨论了,那便可散会了。”话后,王庭筠站起身来。随后众臣也跟着起身。

    众臣俯首,齐声呼道:“国家安泰,民生安详,皇尊万安。”

    “皇尊,各位大人请留步。”韩钦突然发出这句挽留,让王庭筠打消了离开龙椅的念头,众人默不出声,等待他的解释。

    “今天是我家孙女燕园园的成年礼,我韩钦在此特邀请皇尊以及各位大臣一同参加今晚的宴席,还请不要拒绝。”韩钦诚恳的说到,对众人抱拳谢礼,很客道、很和气、很真诚。

    听后,众臣纷纷点了头表示愿意参加宴席,脸上无不挂起笑脸。

    “既然大国老都邀请了,那么大家随本皇同去如何?”王庭筠拉拢了众臣的心意,相信有他的帮助,众臣定无一人掉队。

    “哼~连老婆都没有的家伙,哪儿冒出了个孙女?难不成是被你捡回来的那个小姑娘?”杨袁歧视道,明显看不起燕园园的身价和韩钦违反血缘关系的决意。他已对韩钦恨之入骨,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找他的茬,这件事刚好被他听到了,这不,正要气他一回呢。

    韩钦一听到有人侮辱到他,且还连累到燕园园,顿时让他火冒三丈,怒气冲冲。

    “杨袁,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可以侮辱我身后的人!”说着,韩钦怒红了脸指着杨袁的额头大吼。此刻的他,恨不得立马激发内灵把他教训一遍,打得他满嘴掉牙,可在这个地方,他不得不忍住心中那股怒火。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亏你还是个贵族,连与平民注重的基本距离都不懂得!”说着,杨袁捏住韩钦的食指反驳道,两人大骂起来,此刻皇尊也在场,让众臣感到彷徨。

    “好了!本皇之所以一直尊敬你们,是因为你两位都是两代功臣,你们在背后的纷争本皇可以不管,但不要在本皇面前太过于放肆!”

    王庭筠怒了,看到两位国老如此不和睦,且还在君与殿中大吵大闹,简直不把皇尊放在眼里,内心极其愤怒。

    听了王庭筠的怒吼,众臣立即跪拜不敢动弹,让韩钦和杨袁共吃了口虎口痰。此刻,众臣脸上无不滑下一滴汗水,纷纷为两位国老着急。

    “今晚所有人都要到位,谁若是不来,明天就不用来听会了!”话后,王庭筠怒气冲冲,急匆匆地步伐走下龙台,走进来后台,身影极其冷恐,让人不敢直视。

    待王庭筠的身影离开君与殿后,众臣这才敢抬起头来,微微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五大国老心里十分清楚,若换做是上一代皇尊,此刻两人已人头落地。无不胆怯心惊,诚惶诚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