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王昆留下的背影
    王庭筠表面上虽在生两位国老的气,其实心里还是偏袒于韩钦的。他清楚燕园园这孩子的命运,若韩钦不及时救她上岸,恐怕一阵黑风拂过便可将她吹翻落河。既然韩钦不计前嫌的赐她名分,对于贵族来讲他已是让出了最大的一步,容忍家外血缘陪在左右,从而见得他对燕园园的庇护有多么地伟大。

    皇太子为两位国老的言行感到无奈,抿起一张冷淡的面孔随着众臣走出了君与殿。

    在会议上,两位皇子只是为了学习,在没有皇尊的命令之前他两不可有任何的举动。

    “哼!”韩钦对杨袁甩了一哼,鼓起一个眼神狠狠地瞪着他,随后转身离去。沉重的脚步随着众臣身影一同离开了君与殿。

    此刻,众臣已纷纷离开了君与殿,唯有杨袁和王昆还留有脚步。

    “就你这样,活该光棍一辈子!”杨袁怒道,对门外轻声喊去。刚才他已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很大的面子,还不知背后会有多少人在议论他今天的表态。一想到韩钦那嚣张的样子他就想骂上两句。

    这时,站在一旁看戏的王昆走了过来,他略略看了一下四周,的确没人。他嘴角奸笑着,眼神敏锐的盯紧了他的身背,似乎心有诡意。

    “三国老。”王昆从他身后挪步到他身前,对他温和的笑道。

    “二皇子有事吗?”杨袁问道,深呼吸一口气,沉住心里那股冲动,因为他不想让外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大国老仗着父皇,明显是要与您作对啊!”王昆吹捧道,想要触及他心里的不爽。

    “哼~他算什么东西!把一个平民女孩当做孙女,他还好意思称自己是贵族?大韩府就是乌合之众,可笑!”

    杨袁依然沉在刚才的话题中,他认为韩钦的做法太过于丢了贵族的脸面,原本两人就不和睦,这不,又吵又闹,都让君与殿抖了抖。

    “大国老就是老糊涂,毕竟他是大国老,国老首席啊!他要这样…旁人也管不了啊!况且我父皇又向着他,您说是吧?”王昆对杨袁又是安慰又是用激将法,搞得他越发的火大,此刻已怒气冲冲,一口火焰正凝聚在喉咙,正准备吐出来。

    “韩钦…”杨袁哼道,火冒三丈,念着韩钦的名字喃喃细语。

    “韩钦的靠山是我父皇,若他失去了这个靠背,他将什么也不是。三国老,二皇子府随时欢迎您,我相信——您一定会来找我的。”

    王昆扔下这句话便转身离去,神采飞扬的样子露出阴冷的一面,给杨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昆居然想要拉拢三国老,此刻的杨袁犹豫不决,为了名利还是一己私仇?他很迷茫。“真的要这样吗…”

    王昆离开的身影,向杨袁传达了一个讯息:无从选择的命运,即使处在十分不利的情形下,何不放胆一搏?或是甘愿活在有他的世界里?

    大韩府,中院,前厅门口。

    廖云和燕园园奔跑了过来,四人互相期待,碰面的那一刻让四人感到极其兴奋。

    “来得这么早啊!”廖云高兴道,拍着秦歌的肩膀,顺手接过秦歌手里的礼盒。

    “给我给我。”燕园园急切地从廖云手中抢过礼盒,等不及的想要打开来看看。

    “唉!你最好等晚上再打开,白天打开它…就没意思了。”秦歌赶紧提示道,看到她那急切的手,顿时慌了。看来今年他送的礼物肯定不一般。

    “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燕园园无奈道,听了他这么一说,也就忍住了打开礼盒的**,终究只能好奇地看着它,猜想着它的神秘。

    “他那玩意儿很无聊的,打不打开都无所谓啦。今天我特地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包!保证让你成为今晚的超级超级超级…焦点!”杨慧敏眯缝着眼挑逗道,对燕园园抛去一个媚眼,嘴角暗笑着,给这份礼物添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是什么啊?先让我看看呗。”燕园园快等不及了,从杨慧敏的眼神中可以提炼出兴奋的感觉让燕园园期待且心跳加速。

    “嘘~这是秘密!”说着,杨慧敏拉着燕园园的手快步走向燕园园房间的方向,神神秘秘的身影给廖云一种焦急的心情。

    “少爷,我就去一小会儿!”燕园园扭头喊道,不等廖云反应过来她便消失在那个拐角。

    “女生啊~就是这样。噢对了!杨羽怎么样了?”秦歌关切道,想问个平安。杨羽虽只是平民身份,却与廖云等多个贵族交好,秦歌关心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都认识了三年且常常在一起玩乐。

    “不知道,师傅先不让我去见他,只让我在府上先打理好今天的事,说是今天会请百官来。”廖云淡淡说道,心中不由焦虑,没有杨羽在身边帮忙打理事物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廖云眼中闪出祈祷的目光。

    廖云心想:但愿续命丹能够保他一命。

    “昨天的事我不想问,但我想知道,为什么你总在最危难的时候不多为自己想想?就算你昨天把杨羽给救了出来,若你出了事,杨羽必会被大国老处死!”说着,秦歌有些冲动了,他为廖云的做法很不满意。

    杨羽的命何以与廖云的命相比?虽都是人,但却有着不同的身份以及使命,以此可见廖云简直犯下了最基本的小错误,这个错误不仅给他带来危害,还会给他身边的人带来伤害。

    “他是我的书童,他的生死只能由我来裁决,旁人想要动他,只有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廖云坚定地目光给了秦歌无法修改的答案。

    “好!以后你要是有什么危险的行动,记得先跟我说一声。”秦歌无奈道,廖云的性子旁人无从说动,换一句话说,廖云能有此想法,也不枉为廖琰之子了。

    在廖云身上可以看到他父亲的精神,为了国,为了民,他甘愿牺牲自己换来胜利的号角。

    大韩府大门前。韩钦回到了府里,沉重的脚步跨入大门的那一刻,下人的招呼声成了韩钦加快步伐的动力。

    韩钦看起来很不乐观,即便与杨袁较量后分离了这么久,可他还是拖着一路的怒火,回到府上都还没能消停。

    韩钦直冲忘忧亭,对过路的下人不理不睬。无论是新来的还是早些入府的下人,都十分清楚家主的脾气,看到他今天这脸色,无不避让。

    韩钦带着火气走到了石亭,坐在石凳上。端起茶壶倒了杯姜茶,随后缓缓喝上了一口,顿时感觉舒心多了。

    “刘管家,国老回来了。”

    “国老现在在哪?”

    “正在石亭中发火呢,您快去看看吧!”

    “我知道了,你忙去吧!”

    亭外传来刘管家与一名家丁的对话,小声而又谨慎,坐在石凳上的韩钦根本就听不着。

    这时,刘管家慢步而来,朝韩钦步步逼近。带着好奇地目光,想前去一探究竟且为他分忧。

    “国老,您回来啦。”刘管家刚走进石亭就问候道。

    他算是看清了韩钦的脸色,但凡是到君与殿开会回来后的怒气,让刘管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凶手就只有杨袁了。

    只听韩钦轻“嗯”了一声便无后话。他正闷着脸,观望着花丛,想从中得到解忧的乐趣。可他坐在这也有一小会儿的时间了却还是笑不起来。

    “今晚的宴会都已安排妥当,杨羽那边也已吩咐好了。”刘管家禀报了今天的任务完成度,表示已无问题。

    “对啊!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韩钦猛然起身,看来他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顿时才想了起来。

    刘管家不解,好奇地目光凝视着他的身影,等待着他掀开答案。

    “我居然把杨家村和杨源这件事给忘说了!哎——都怪杨袁那个家伙!”韩钦皱着眉头无奈道,忽然想到把今天最重要的话题给忘了说,一想到是杨袁惹的祸,顿时又生起了脸色。

    刘管家看似情况不妙,若韩钦一直活在焦虑不安的状态下,那么将会对他的身心带来极大的伤害。

    “这件事您可以留给明天再公布啊,或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刘管家安慰道,听上去也有些道理。

    “你说得对!今天是园园的生日,我可不能坏了气氛。”韩钦忽然脑洞大开,认同了刘管家的意见。

    “噢对了!你赶紧去多准备些姜茶来,杨袁那家伙喝不惯这味儿,今晚我要整整他!”韩钦对刘管家使了个阴眼,顿时让他明白了该怎么做。

    “好,我这就去准备。”话后,刘管家便转身离去,忙碌的脚步离开了忘忧亭。

    死性不改的对头,就算是站在赌局面前也不会有相同的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