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宴请百官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二皇子请坐。”

    “嗯。”

    房内传来彦润凌和王昆的对话,门外两旁分别守着一个手下,门在王昆跨进之后便被关上了。

    彦润凌指引王昆入座,两人坐于木桌两头。

    “今日听政,二皇子可听韩钦公布杨源一事?”彦润凌淡淡说道,他并不为这件事而担忧,因为这一切都已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瞧见一下最终的结果还是更加省心的。

    “他没说。”王昆淡淡回道,心中感到十分好奇,他怕事情有变。这件事理应在今早就能公布出来,可韩钦却没按照他的理想去做,反而让他心中起疑。

    “噢?”彦润凌好奇,搞不懂韩钦在等什么,按理说这件事已死无对证,任由他去猜疑也是束手无策,听王昆这么一说,他还真有点犹豫了。

    “今早上韩钦和三国老在君与殿内大吵了一架,最终被我父皇给批评了。”王昆说着,嘴角有些兴奋,轻哼了两声。

    “以二皇子这个表情来看,想必是有收获?”彦润凌问道,被他那暗暗自喜的模样给吸引住了。

    “按照原计划进行,先拉拢各大官员,而国老会…我想先从三国老那边下手!”王昆嘴角奸笑,眼神中隐匿着这场阴谋的计划书。

    “殿内官员那边就劳烦二皇子出面了,需要人手尽管过来调动。”彦润凌气质蓬勃说道。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王昆狠着脸,捏紧拳头捶在木桌上,发出一嘣声,吓到了蹲在隔壁偷听的彦子如。

    “二皇子打算怎么做?”彦润凌为他的激动感到认可,想来他心中已有了方案。

    王昆仔细回味了一下:“先让三国老和大国老感情分裂,以他两现在的关系,本皇子只需轻轻地煽煽风便可达到目的。今天是韩钦孙女的成年礼日,今晚殿中所有官员都会去参加宴席,到时候等待时机,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三国老的肋骨。”

    “韩钦有孙女?我怎么没听说过,他不是还没娶妻吗?”彦润凌疑问道,一脸茫然。韩钦在彦润凌眼中是最为可悲的男人,这一听他有了孙女,反而疑惑不解。

    “听我父皇说,她是韩钦捡回来的弃婴,在今年她的成年礼上,为了能让她将来能以贵族身份嫁给廖云,之所以正式认她为孙女,也就这事三国老才会与他在君与殿大闹。”王昆说道,回想到今早上父皇的龙吼,顿时还有点胆怯。

    “原来如此。你刚才说今晚的宴席…你也会去吗?”彦润凌问道,似乎别有用心。

    “没错,怎么了。”王昆淡淡问道,并不在意。

    彦润凌心想:廖云上次之所以会与子如一同回来,想必是为了确认子如的身份,幸亏上次我让人监视在龙一学院门口,不然等他来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若让子如跟王昆一起进入韩府,然后在众人面前明确子如就是芗兰的话,那么日后子如在学院就更加安全了。

    “二皇子可否能让子如随在左右?”彦润凌笑道,自然让王昆喜不绝口,这个请求,想必王昆没有理由拒绝。

    “好啊!不知子如姑娘可否愿意。”王昆笑逐颜开,一听到同意让彦子如跟他一起赴会,还不得让他高兴得跳起来,丝毫没有抗意。

    “子如——子如!”彦润凌对着隔壁喊道,洪亮的声响就算是睡着了也会不安心。

    随后隔壁传来彦子如的声音:“干嘛?”听着好像很是烦躁,或许她也是听到了刚才的对话。

    “你过来一下!”彦润凌催促道,随后两人对笑着。这会儿王昆似乎有点腼腆,大概是听到了彦子如的开门声吧。

    吱——彦子如开门走了进来,站在彦润凌身前,等待他的应咐。

    “今晚你陪二皇子去一趟大韩钦。”彦润凌和气道,怕态度不好让她感到厌烦而不愿随去。

    “我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去啊…”彦子如很不愿的说,低着头十指相扣,玩弄着手指,冷淡的脸庞已经给了他答案。

    “你必须得去,为了证实你的身份让他人不再起疑,你这一去对你和叔叔都十分有利。还记得上次廖云初来客栈的时候吗?还不懂?”彦润凌暗示着彦子如,让她回想到廖云初来客栈的原因的确是因她的身份而来,如彦润凌所说的,今晚这一去是个很有利的机会。

    彦润凌抿着嘴,想了想,犹豫了几秒钟后点了头,表示答应了。

    彦润凌犹豫道:“如果你两以朋友或同学的关系赴会的话…或许不太现实,因为今晚的宴会很有可能不会让不想干的人参加。”

    王昆立即高兴道:“要不就说子如姑娘是我的女朋友,这样不就有理由一起进出了吗!”

    彦子如鼓着脸庞反驳道:“你想得美!”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昆赶紧道歉,在心头默默地擦了把汗,都不好意思直视彦子如了,苦笑着,此刻的心内感觉十分尴尬。

    傍晚,月时七刻。大韩府大门上的吊笼散发出华丽的烛光,照亮了石阶。

    门外排着两队迎宾家丁,一共六人守在大门两旁,迎接参加宴席的官员。每当官员们走到门槛时都会从腰间上扯下独一无二的行政令牌,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身份才可进入,因为这是礼仪,贵族府上迎宾的礼数。

    门外嚷嚷着,不一会儿又有几位官员进门,迎宾家丁也很是客道,见到官位稍微大一点的都会主动引到前厅。

    这时,灵襄牵着王庭筠的手臂来到了大门前的石阶上。

    “皇尊!灵襄公主!”

    在场的官员无不停下脚步对他两俯首参拜。

    “都起来吧!今晚咱们只为祝贺,不为政事,既然大家都来了,那么就一起进门吧。”王庭筠微笑道,挥手让众人起身。随后众臣随在王庭筠和灵襄身后一同跨进了门。

    王庭筠和灵襄的手上各提着一个礼盒,看来也是有所准备。

    紧跟着,杨袁来到了大门前,很不愿的踏上了石阶,内力纠结不安。当他一看到这个牌匾就恼怒,算了,既然皇尊都下令了他也不得不从。

    “大人,请出示您的令牌。”一名家丁上前拦截道,态度极其不合杨袁胃口。

    “给老子滚一边去!你眼瞎了吗!老子是三国老!”杨袁对那名家丁狠狠地瞪去一个眼神,让他胆怯得立马闪到一边去,不敢顶撞。他那一声怒吼吓得旁边的家丁都有点儿畏惧了。

    “你们大韩府就没有一个人让我合心的!”说着,杨袁带着怒色跨进大门,独自往前厅走去。放心,这里他熟悉得很,前不久刚在前厅为了一件事而吵架,他永不会忘。

    杨袁的身影让刚到石阶处的官员纷纷止住了脚步,等杨袁进去之后其他官员才踏上石阶来到大门前。因为大家都已预判到了刚才的结果,与其上去听骂,还不如在这里歇息一会儿。

    前厅内灯火通明,厅外灯火阑珊。从前厅门上的大红花中央连接着一条彩带,横空穿过前厅外的空地直至连接到对面的房屋房梁。不仅一条,站在前厅外抬头便可见到十几条彩带横穿头顶上空,色彩覆盖了这块空地。

    前厅外摆好了木桌凳,人行道、小灯塔,花盆安排有色。此刻,已有二十来人坐在这里,闲聊着,让大韩府热闹起来。

    女仆端着糕点、水果均放在桌上,给客人提供了聊天嚼物。

    王庭筠和灵襄并不打算现在就到前厅去,而是选择了忘忧亭。反正还没到开宴时间,与其到那儿听一群蜜蜂叫嚷,还不如先到忘忧亭清新一会儿。

    凉风习习,唤来了皇太子王非的身影。他正踏上大韩府门前那十几层石阶,正当他指示令牌后想要跨入大门时,身后传来一声招呼。

    “皇兄,你也到了啊!”王昆喊到,其实他一直都跟在王非身后,只是王非没发觉罢了。

    王非听到是王昆的声音,这才转过身来:“噢?皇弟今晚带来的这位是女朋友还是未来的王妃啊?”王非好奇道,凝视着彦子如的面目,感觉她很讨人喜欢。

    王昆听出了王非的话中意,王非明确的分明了两人未来的身份,从而想打击王昆让他放弃做皇尊的梦。

    “皇兄你猜。”王昆笑道,踏上石阶,彦子如紧紧地跟在他右侧。不一会儿便一同来到了王非身旁,对他轻笑哼了一声,举出了他的令牌给家丁看后便推着彦子如的身背,两人并步跨进了大门。

    王昆这一哼有点是在歧视王非,从王非的角度去想,他两明显是在王非面前秀恩爱,这倒是给了王非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一次,王非居然听了廖云的意见没有带来生日礼物。可当他看到王昆和彦子如手里吊着的小礼盒后,心里极其羡慕又忧奈。想着想着就深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跨入了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