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韩钦初恋之影
    大韩府,忘忧亭。

    灵襄牵着王庭筠的手臂走进了忘忧亭,朦胧的月色照出了两面影子,正划向石亭。

    此刻韩钦正坐在石亭中的石凳上,当他见到王庭筠的身影时,已是站立恭候。

    “皇尊,请坐。”韩钦恭迎道,指引王庭筠入座。

    “爷爷好!”灵襄眯笑道,机灵的眼珠闪烁着可爱的光芒。

    灵襄这声称呼让韩钦高兴极了:“好…坐!”

    三人在韩钦的接待下坐在了石凳上,开始摆开话题来度过这月光下的等待。两人把礼盒轻放在了石桌上。

    “爷爷,云呢?”灵襄问道,等不及要起身离开了,可又不知廖云的准确位置,现在府里人多吵杂,怕是一时半会儿找到廖云。

    “自己去找喽。”韩钦笑道,实际上也不知道廖云会在哪个角落,但能肯定的是,他现在肯定还在府里。

    “那好吧,父皇、爷爷,灵襄就先离开了。”话后,灵襄对两人挥手道别,调皮的一个转身蹦跳出了石亭。

    “哼哼…这孩子,都长这么大了还是这个样子。”王庭筠盯着她的身影笑道,能看到她每天都能这么开心,他也就放心了。

    “是啊~从她的身影仿佛看到了她的母亲。”韩钦深叹道,眸子闪出一丝感慨。

    “我曾犯下的错,却要让她的母亲去承担…我真的很愧疚…”王庭筠忧叹道,一想起自己十年前曾犯下的错误,心里不由自主内疚万分。

    “这不是你一人的错,而是你们两共同犯下的罪…”韩钦感慨,一想起那段秘密,顿时不知该如何调节此刻的心情。

    “我欠她的,就还给灵襄吧…”

    寒光照耀着大地,为瓦片添上了一层银衣。忘忧亭犹如失落那般缺少了花瓣的飘舞,无非因风未起,等着等着…它们都快睡着了。

    “时间过得真快,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她的脸,一晃就已过了十年”王庭筠感叹时间的匆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一直都活在充满灵魂的哭泣中,每当晚上合眼,不由念起灵襄的母亲。廖琰警告过,这个秘密不可公布于世,不然,尽帝国必将大乱!

    “廖琰用生命为你掩埋了这一切,让你将她打入冷宫,让世人无从知晓她的存在,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和这个国家!”韩钦严肃道,内心汹涌着一股热血。

    “如果可以,我愿用我的鲜血洗尽这一切的罪孽。”王庭筠懊悔,妄想挽回从前的安宁,却只能仰头对着天说说罢了。

    “待云儿成年礼那天,元帅之职也该归还于他了吧…”

    “那是属于他的东西,本皇也无理剥夺。”

    一阵清风徐来,惊醒花瓣儿伸了个懒腰,不一会儿便了无事事的继续睡去,仿佛从未睁开眼过。

    “园园这孩子能遇到你,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你宴请百官,看来今晚您是要当着众人的面认园园为孙女了吧?”王庭筠问道,心里已悟到了答案。

    园园从小到大都陪伴在韩钦身边,两人已然成了爷孙关系,而韩钦也从未向人公布过他的意思,但在今天,他将鼓气勇气正式公布出这个消息。他要告知天下,园园就是他的孙女。

    “从园园的背影,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让我永世难忘的人。”韩钦轻声道,吐出忧愁的气息,眼里涌动着目光。

    “您终究还是没能忘了她…”王庭筠仰头对着寒月感叹道。

    “她的每一个微笑都能从园园身上体现出来,自从园园来到了我的身边,仿佛一切都变了,府里多出了一个身影,一个让我朝思暮想的身影。我把她的优点全寄托在了园园身上,她们两长得真的很像很像。”

    韩钦年少时有过一段恋情,一位张得跟燕园园一模一样的女孩曾出现在他青春画面之中。

    他们一起发过誓言、一起看过星空、一起追逐过夕阳、一起吃过饭、一起睡过觉、一起上过学、一起做过很多令人难以忘怀的事。

    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失踪了,像是悄悄地扒开了韩钦的手掌,眼泪也无法弥补这一切。

    她的灵魂去了遥远的北方,一个遥远到让人耗费一生的时光都未必寻到她的地方。

    年少的韩钦为了坚守他们之间的那个承诺,愿意用一生去等待——只因爱得太深,根本就放不下。

    “我从先皇口中得知,您用一生奉献给了祖国,只为创建一个家等待她的回归。终于,等来了她的影子,难道您就不该吸取教训,让她修炼内灵吗?”王庭筠问道,他从先皇口中得到了很多有关于他的初恋情人的事情。让他很不解的是为什么不让燕园园修炼内灵,女孩子修炼内灵不仅能增强体质,还能自我保护。

    “那是因为我把她的影子交给了一个人,一个能够保护她一生的人。”韩钦气宇轩昂的解释道,坚定的眼光对这件事从未动摇过。

    “看来那个人一定十分上进。”王庭筠说道,其实已知那个人是谁。在很多事情上,韩钦与王庭筠都愿意分享彼此,只因信任。

    黑风吹捧着韩钦的白发,象征了他为国付出的多少。他不像其他官员那样得到一点儿成就就使劲地吹捧自己,而是用发色来证明他所付出的成果,是多么地让人敬佩啊!

    中院,燕园园的房间。烛光明照,镜子里印着燕园园那张艳丽的脸。房内除了燕园园就只剩杨慧敏陪同。

    杨慧敏的礼盒已被打开,空虚的礼盒被放在了木桌上。此刻,燕园园正坐在化妆台前化妆,身后站着杨慧敏。

    她今天穿着杨慧敏送来的那套服装。粉红色短袖衫连接着浅蓝色长裙,杨慧敏帮她穿上了那对白色手套包裹住了手臂,且带上了一双粉红色手套,嘴唇略涂有清淡的粉红色唇粉。杨慧敏帮她编了个公主发型,留有两束长发柳下额头两边且尾端弯进下巴。

    下巴洁白细嫩,脸庞清秀,眉头淡淡地翘起,平淡而又内涵,犹如水出芙蓉,国色天香。

    “慧敏,这样真的可以吗?”燕园园紧张道,怕这套服装不合廖云心意。因为廖云一直都在强调,女孩子穿着不能太过于暴露,不然他会不高兴的。

    “这你就放心吧!你看看这长裙,哪里称得上是暴露了?再看看上衣,虽是短袖但也有袖套穿着,更何况这双手套,更显出你的高贵。我敢保证,廖云只要一见到你就立马想把你给吃掉!”杨慧敏分析了燕园园这套装扮,感觉十分满意,估计廖云看到了一定会喜欢得不得了。

    杨慧敏知道廖云管燕园园管得严,就上次那套衣服就给她长了个记性,这一次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毕竟这套服装她可是策划了很久很久,终于在几天前完工了,本来还想送一些首饰的,结果被秦歌昨天那一闹,泡汤了。

    “啊?吃掉?为什么啊?”燕园园听了她这么一说,顿时感到好奇而又惊叹。单纯的她哪会想到这些,若没有杨慧敏的密语,恐怕她也不会穿过这些衣服。

    “我跟你说啊,廖云表面上是不想让你穿那些衣服,而实际上他巴不得你穿这些样式去吸引他,男人啊——就是虚伪,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你就永远不会懂他心里在想什么。”杨慧敏说道,对于这门知识她可是学霸。亲和的目光对视着镜子中的燕园园,她今天真的很漂亮,可她只是换了一套衣服而已。

    “只要你喜欢,让我穿成什么样我都愿意…”燕园园有些羞涩了,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感觉十分尴尬,心跳不由加速。

    今天对燕园园而言十分重要,因为人的一生当中唯有这么一次,过了成年礼她就是大姑娘,将不再是以前那个调皮可爱的小姑娘了。

    她很兴奋,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了满意的笑容。她期待着,期待廖云开门走进来的那一刻,是否能给他一个惊喜。这个答案,让她很是期望。

    前厅外,百位大臣已就位,桌旁已是人影,虽然人行道略有堵塞,但是大家都愿相互礼让。

    “廖少爷!”

    “廖少爷年少非凡,不愧是咱尽帝国第二天才啊!”

    “是啊,是啊!”

    “如今元帅一职空缺,想必除了廖少爷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吧!啊?”

    “嗯嗯…”

    ……

    众人对廖云赞不绝口,无一不佩服他如今的修为。廖云曾多次接手龙城内大大小小的案例,多次为地方官员分忧,屡次博得地方官员点赞,自然成为别人眼中的优秀形象。

    “承蒙在座大人的爱戴,廖云定不负众望,努力成为像父帅那样为国为民,做一名优秀的修灵者!”廖云气宇轩昂地说道,高傲的身影呈现在众人眼中。听到在场的大人纷纷对他的夸赞,让廖云感到十分地欣慰。

    廖云在众人眼前显露出无畏的气质,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身上的精神,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