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八笔泪十笔爱
    “哇——园园姑娘果真是国色天香啊!”

    “我等日夜操劳政事,想必都没机会到大韩府拜访吧?”

    “园园姑娘今天可真漂亮啊!”

    “是啊!是啊!真不愧是咱尽帝国第一美人!”

    ……

    众人纷纷赞不绝口,吹捧的,羡慕的,惊叹的…数不胜数。顿时让前厅热闹起来。

    燕园园很羞涩地对众人微笑着,仿佛一朵白露花绽放出她的芬芳,迷倒了在座的大臣。

    “云!”灵襄兴高采烈地向他跑去,与燕园园分享着他的手臂。

    “你迟到了。”廖云逗笑道,右食指轻轻点着她的脑门,很是爱护。

    “都怪父皇,非要让我等他,这一等天都黑了~”灵襄拽着廖云的手臂撒娇道,想博得廖云的安慰。

    “好了好了,别闹了,这里那么多人呢。”廖云悄悄暗示着灵襄,这才让她消停下来。

    “韩钦这家伙,居然捡到了个宝贝?!”杨袁心里惊叹道,目瞪口呆,暗暗不爽又不得不承认燕园园的天生丽质。

    “园园姑娘,今天是你的成年礼,你可有话要讲?”二国老石杰说道,即便声音是从人群中传出来的,他的声音始终都是那么的温和,让廖云一听便认出是他。

    众人听了石杰的建议,纷纷表示赞同,且期待着她的发言。

    “放松,别怕,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要记得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廖云鼓励道,用最真情的微笑抵消了她心中的焦虑。

    “嗯。”燕园园凝视着他的眼睛,廖云的呵护将是她最有效的鼓励。

    “园园本是一名孤儿,是爷爷将我一手抚养长大,爷爷给了我新生,给了我温暖的家,给了我名字——给了我这一切。”

    说到这,席位上无一人喧哗,全神贯注地听着燕园园的心声。王庭筠和韩钦刚好来到走去前厅的那个转角,燕园园刚才所说的话,他全听到了。

    此刻,他止住了脚步,王庭筠很好奇的看着他的面孔,明白了他的意思。

    “爷爷虽公务繁忙,但从未忘记过哄我开心。从小到大,爷爷从未离开过园园半天的时间,即便有事要出远门也不会忘记带上园园,爷爷知道高空中的灵气稀薄,怕我不适应,所以就拉着我的小手步行,爷爷让我认识了很多种花草,让我认识了很多种小虫子的名字,让我听到了很多在城里听不到的声音,让我看到了在城里看不到的风景。”

    说到这,众人感动不已,纷纷深叹着气息,眼珠动荡着寒光。

    “当我走累了,爷爷就会背着我,天真的我怕爷爷的白发会被太阳给晒黑,所以我打着小伞,守护着我爷爷的白发。”

    说到这,众人无不感叹她的天真是那么的感人。有些大臣抵不住她灵动的呻吟,悄悄地低着头擦拭着泪珠。

    “您的影子,长大了…”王庭筠感叹道,深呼吸一口气缓和了一下气息。

    韩钦镇定自若,十八年来与燕园园相处的时光,仿佛一场电影,一幕一幕地重现在眼前。

    “爷爷喜欢喝姜茶,而我只喜欢喝白露花茶,记得有一次爷爷坐在石亭中,离开的时候忘了把姜茶带走,我原以为是爷爷为我准备的白露花茶,所以误喝了它,导致我的喉咙沙哑了好一阵子,是爷爷无微不至、日日夜夜守护在我的身边,只为园园早些康复。”

    说到这,燕园园的眼眶动荡着泪泉,眼睛轻轻地眨呀——滑下了脸庞。晶莹的泪珠包含了月色,滴答滴答地落在了石板路上。

    “难怪你要请假一周天呢,原来都是为了她的影子啊…要不是她说出来,本皇还真不敢相信身为大国老居然还能这么自私!”王庭筠很是震撼,当初这件事韩钦只说明了他有病在身不宜来听证,可没想到这病人却换成了她。

    这件事公布之后,众人无不惊叹,然而却没有一人想要批评韩钦,并不是因为他有一颗疼爱孙女的心,而是因为他的做法很愚蠢,愚蠢到让人找不到他的把柄。

    “在我小的时候,有一次我问爷爷我是从哪儿来的,当时爷爷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给了我答案,爷爷说我是从河里蹦出来的。当时我听了之后就滔滔大哭,最后爷爷还是改动了答案——说我是从爷爷的右掌心钻出来的。”

    说到这,燕园园抿着嘴,眼泪止不住地流下脸庞,影响了众人的眼眶。

    韩钦当时给出的答案或许很值得一笑,然而此刻却听不到一人的笑语。

    “燕园园,你到底还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和我一样,都有着相同的哭景……”彦子如默念道,此刻,她的脸庞已有泪珠划过的痕迹。

    “园园…”廖云默念着,被她的泪声触及到了心灵。而此刻,杨慧敏已是泪流满面,秦歌衣肩上的一角被她的泪浸湿了。

    这时,廖云从她身后将她抱住,呵护着她每一次呼吸。燕园园转身,头撞在廖云胸口上,之后便是一阵哭泣,每一声都是那么的震却廖云的心。

    “情不知何起,一泪往情深呐~”王庭筠感叹道,不由自主看了韩钦一眼。韩钦此刻脸上已有泪痕,可他依然保持着高冷的态度,想必那几滴泪,让他储存了数十年,或许还不止十年……

    席位上隐隐约约有发出吸鼻涕声,然而并没有人会觉得失态,反而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每一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而大多人的童年说出来都是快乐的,你的童年却是那么的让人痛却心扉。”

    王非坐在席位上感叹道,她刚才所说的每一句都能让王非感到十分的可痛。

    “园园,你今后的快乐,全由我廖云一人来承担;你今后的痛苦,也全由我廖云一人来分担。”廖云亲吻着燕园园的额头,亲切地向他承诺道。

    这一幕,让人十分的感动,看到燕园园身边有廖云在,众人也得以松了一口气。

    “我身为公主,能对身边的人呼风唤雨,而你只有大国老和云,我却还要与你争云的爱,我真的太自私了…”灵襄顿时感到内疚,一时心软的她,脸庞又是划过两条泪河。

    看着燕园园这个样子,灵襄的眼眶很是激动。她从未有过这种程度的失态,但站在燕园园面前,她破例了。

    “孩子,我能给你的全都给了你,现在爷爷老了,你也长大了。后院那块青石爷爷再也搬不动了,你若是想再看一次它的底部,就只能叫云儿去搬了。”

    韩钦眼中闪烁出期望的光芒,那束光来自未来,来自他的心内。

    天空寂静,夜色朦胧,大韩府一片宁静,仿佛一切都已沉睡,连风声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多么让人感动的故事,却偏偏要发生在你的身上…”王昆默念道,看着彦子如泪崩的样子,顿时不知所措。

    这时,廖云扫荡了众人一眼,无意间注意到了彦子如的身影。“她怎么也来了?”

    “园园姑娘的礼德众所周知,上天虽给了她平民身价,却又给了她遇到大国老的缘分,此乃机遇,乃上天的安排啊!”

    “风大人说的对,园园姑娘你要坚强,虽然不知血从何起,但你身边任有亲人陪在左右,相信大国老定能给予你所需的一切。”

    “古人云:不以泪与面,含笑忘九天。过了今晚你就成为大姑娘了,今后的路还有很长很长,相信大国老和廖少爷定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

    ……

    众人的安慰声、鼓志声、感叹声…无不隐隐而出。他们都有一个目的——“你是一个好姑娘,拥有彩虹陪在左右的美人。”

    “咦?大国老呢?”

    一位大臣疑问道,东张西望,席位上的的确确没有他。

    随着起哄,众人纷纷质疑:“大国老还没来吗?”

    “本尊在这!”一拐角传来韩钦的呐喊声,随后隐出了他和王庭筠的身影。

    “皇尊!”众人起身鞠躬参拜。

    “平身吧,今晚在这不用多礼。”王庭筠回道,挥手扶起了众人。

    此刻,韩钦高冷的眼神直视着燕园园哭泣的影子。他十分清楚燕园园的哭声来自于童年,他曾给过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爱护,都代表着一滴泪珠,多年的攒积,现在足以大泪一场。

    韩钦和王庭筠慢步走向席位,王非和王昆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王庭筠眼前,让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王庭筠的脚步已停在一木凳旁,然而韩钦止不住脚步的往燕园园走去。

    韩钦沉重的步伐和高冷的身姿让人不由沉住了呼吸。静静地看去,他是多么的累人,本是大国老之位,公务足以让他白了头,挺着一堆老骨头居然还能把燕园园养得这么漂亮,更重要的是他还不问前嫌的认她为亲人,他的肚量实在是让人敬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