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夜宴的落幕
    夜色昏暗,霓灯四起。前厅一片沉静,仿佛一阵冷风吹过,寒噤了众人的喉咙。

    当韩钦的眼中印出燕园园的泪光之时,他犹如父亲那般可亲,对淘气的她笑去一片光辉。

    众人有言相对,却当着韩钦的身影沉住了气息。在场的每一位大臣都知道,韩钦这一生很是不易。坎坷的不仅是他那张悲催的面孔,且是扮演着与众不同、格外负责的家长,在场但凡与韩钦年龄相仿的大臣都知道韩钦曾有过一段恋情,牵绊着他一生的正是那段悲伤。

    “孩子,来,爷爷抱抱。”韩钦伸出那双沧桑的手,笑对着燕园园的身影。他是多么的渴望燕园园的健康成长,看着她一天天地与她相似,他无疑露出希望的泪光。

    今晚,廖云看到了他从未见到的韩钦的面孔,那是多么地让人暧昧,多么让人幸福的一双手臂啊。

    燕园园听到了韩钦的呼唤,缓缓从廖云的胸口爬开,对廖云流露出她那哭泣的模样,仿佛是要告诉他:谢谢你的怀抱,让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

    众人坐在木凳上全神贯注,期待着燕园园的回应,心情不由跳动,仿佛是在催促。

    忽然,一阵黑风拂过,吹起燕园园的长发飘扬在后脑勺旁,顿时,燕园园缓缓转过身来。

    燕园园转身的瞬间让众人点了点头,似乎在诚恳着什么。

    “爷爷~”燕园园一声哭喊,冲进了韩钦的怀抱。韩钦一不小心被冲退了两步,哎哟了一声,把众人都给看呆了。

    韩钦轻轻地抱着她,尽量的给她露出微笑,因为她已是泪崩,如若他再给他压力,那么情绪将很难得到控制。

    “孩子,不哭了噢,不哭了。”韩钦抚摸着她的头顶,沧桑的掌心划过她的秀发。

    众人一直都怀着一颗倔强的心,直直不肯吱声,可被这一幕松懈了心头,纷纷喜庆拍出一阵掌声。

    燕园园的哭泣声终于在韩钦的怀中得以消停,那一声声小鼻子的冲动让韩钦很是寒心。

    “孩子,爷爷在呢,乖。”韩钦扶起了燕园园的肩膀,她很懂事的擦拭了泪水,坚强的她一直都在想办法控制住泪声,可一看到韩钦的笑容,不觉苦笑不得。

    “都成了大的姑娘了,还是那么爱哭,你看你,又哭了。”韩钦一边安慰一边逗笑着她。以韩钦对燕园园的了解,她的哭泣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止住,那就是……

    “我数三声,谁还哭谁就是坏孩子好不好?一…二…”

    当韩钦数到二的时候,燕园园犹如花仙子苏醒那般伶俐,立马止住了哼声。鼓着一口气,低着头撒娇喃喃道:“爷爷你才是坏蛋呢。”

    众人对韩钦这招表示了个满分,一阵哈哈大笑从席位上传来,唤醒了燕园园那可人的微笑。

    “呜呜呜~”燕园园已经消停了,可杨慧敏还在伤心中。不言而喻,她是个多情之人,一点儿小感动便可让她好好哭一会儿。

    “唉~我肩膀都湿透了耶~明天记得给我洗啊~”秦歌无奈道,怎么说都说不动,想抱住她好好地安慰安慰,可她就是那么的倔强,拉着秦歌的肩膀不放,仿佛在说:你是我的擦泪巾对吧!

    “你不说话会死啊!”杨慧敏一声臭骂,之后便沉醉到燕园园那感人的一幕当中去。

    秦歌万般无奈,只有让她哭个够,掐指一算,看来待会又得背她回家了。

    “她…哭了?”廖云注意到了彦子如的脸庞,她正被感动得泪流倜傥。

    这时,彦子如注意到了廖云正在看着他,便不好意思地躲到了王昆身边,不再看他。

    “王昆?”廖云很是好奇,为什么她会跟王昆在一起?

    彦子如的走进,自然让王昆笑不拢口,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彦子如的投靠,把自己的肩膀献给了她。

    “遭了遭了,被他看到了,要是明天回学校被他问起来我该怎么说啊…唉?对了!我为什么要向他解释?哼!笨死了笨死了!”彦子如在心里默念道,不知为何竟默默地生气着。

    这时,韩钦一边手抱着燕园园,一同转身面向众人,顿时冷却了场面。

    “今晚,我韩钦在此要公告一件事。”

    说到这,韩钦扫荡了众人一眼,无不全神贯注地盯着韩钦的面孔。

    “燕园园是我收养的一名孤儿,这件事…我想在座的都知道。园园虽是外来血缘,却从小在大韩钦长大,早已成了韩家的人!”

    说到这,众人纷纷点头明确了这个事实。

    “园园所受的教育都来自贵族家教,又无外在亲人,已然符合贵族身价。”

    说到这,众人也是点头肯定了这一事实。

    “园园性格温顺,对人和善,从她16岁那年我就让她开始接手女仆总管一职,我只是想考验这个孩子,她是否有心照顾这个家,能否养我这身老骨头。”

    说到这,众人又笑又无奈,很是揣摩他的做法是不是有些多虑了,毕竟他还有个天才徒弟,这件事根本就不用操心。

    “今晚我真正想要说的是——燕园园将名列我韩家,成为我韩钦的孙女,与同贵族!”韩钦喊道,坚定的眼神给了众人一个肯定的承诺。

    这件事他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经过深思熟虑,最终还是把这句话安排在了燕园园的成年礼上公布于世。

    话后,席位传来一阵掌声:

    “恭喜大国老多了一位孙女,真是可喜可贺啊!”

    “瞧你说的,大国老一直都有孙女的好吗!”

    “是是是,是我糊涂了…”

    “不管怎样,今夜得大干一场!”

    “老侯啊!今晚你可别指望我能背你回家噢!”

    “今晚皇尊也在,你认为他敢喝个烂醉?”

    一位大臣说到这,众人顿时感到无趣了。也是,明早还得听政,谁还敢把自己灌醉?何况皇尊也在场,这请假条怕是不好编了。

    王庭筠顿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若没有他的准许,怕今晚是不能尽兴了。若偏袒于这次宴会,那么日后众众作案,那可不乱了规矩?不得,绝对不可纵容。

    “大臣们尽管饮酒,明日说政无事上奏者可允、先前完成政事者可允,其他者适度!”王庭筠下发了这道宽松,明显给了众人一个自知之明的适度,很是受人拥戴。

    “谢皇尊!”

    众人起身齐声鞠躬道,表示很合心意。

    这时,韩钦扶着燕园园走进了席位,往皇尊聚去。廖云和灵襄紧跟在身后,接着便是秦歌和杨慧敏的随同。

    廖云和灵襄自然是跟着皇尊那一桌,而秦歌和杨慧敏就得另选其桌。

    “秦少爷,皇殿乃龙城重地,秦将军身负重任,今晚你就来与我等长辈一桌如何?”一位大臣对秦歌说道,想拉秦歌和杨慧敏于一桌。

    “也好,谢凌大人挂念。”说着,秦歌拉着杨慧敏入了座。

    此刻席位已满,众人也都入了座。一排女仆端着今夜的菜式在席位中来来往往,菜陆续上满了十几张桌子。

    众人无不庆幸,难得大国老宴请,还能一饱眼福尽帝国第一美人,就算王庭筠不压势,想必也没人不想来吧?

    此刻,韩钦站起身来,右手捏着一个小酒杯,杯子里装满了小酒,扭着腰对众人举杯。

    “我敬大家一杯!”韩钦身为主人家,这第一杯酒理应由他来举。

    众人倒酒举杯,起身齐呼:“回!”随后,众人齐饮,一阵辣舌头的抿嘴声齐呼痛快。众人随着韩钦的动作也一同回座。

    这时,王庭筠举起来杯子,这是他单独的敬酒,以他万金之身此刻本不必起身,然而却是放下了身价,与其同贵。

    “大国老,本皇敬您一杯。祝您徒孙安乐,您可金康。”王庭筠真诚的敬礼让韩钦立即起身回应。

    “谢皇尊抬爱,老臣此生愿为国为民为君分忧,共建尽帝国强土!”韩钦答谢了王庭筠的看重。在君与殿内,能得到皇尊厚爱的大臣不足几个,深得皇尊信任的大臣更是少之甚少。

    随王庭筠的指示,两人共饮了这杯酒。

    “诸位请便!”韩钦喊道,礼尽。众人纷纷畅享酒席,无再受主人家礼仪牵绊。

    霓虹炫耀,点起众人兴奋,席位上热烘烘的邀酒声、吹牛、八卦闻…皆是大兴。

    “园园和灵襄溺爱云儿,不如将三人的婚礼定在云儿的成年礼之日?您觉得呢?”王庭筠问了韩钦一声,暗示着三位后生,想必有皇尊赐婚,更配得上金玉良缘。

    韩钦一听惊喜了,还不立马拍手叫好。“好啊!那就这么定了!哈哈哈~”

    不等三位当事人发话,韩钦下了道婚书,然而三人也并无表态,看来三人情同意和,便无需多言了。

    见廖云羞不出口、得意的样子,彦子如顿时就来气了。“脚踏两条船的家伙,真花心!”心里默念道,不敢公开。

    虽然两人的关系并不密切,但不知为何,彦子如总想给廖云骂上两句,以解心头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