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人走菜凉
    月时已晚,转眼间已至十一刻。朦胧的夜色仿佛一首无头的诗歌,且找不着它的尾声。

    这时,刘管家已忙完,正寻在找韩钦的位置。

    “国老,那茶…”刘管家鞠躬悄悄问道,小心谨慎的举动引起了这一桌人的关注。

    “算了。”韩钦指示后,刘管家缓缓退下了。

    本来还想用姜茶整整杨袁的,却见大家都很兴奋,若被那杯姜茶坏了气氛,那可就不妙了。

    尽兴,人走酒凉。席位上渐渐空缺,满了酒兴的大臣纷纷告别了大韩府,此刻还能留下来的都是些酒鬼。

    就在匆匆离开的人群中,彦子如的身影夹杂在了其中。廖云紧盯着她的身影,她离开的每一步都让廖云感到疑惑。“她怎么会跟王昆在一起?”

    “云,在看什么呢?”灵襄疑惑道,对他那双凝神的眼睛感到好奇,便顺着他的目标看了去,只见匆匆人影,并无异样。

    “没什么。来,多吃点。”廖云忙碌的给灵襄夹菜,想用此举掩盖了他刚才的举动,免得让她多心。

    “好啦好啦,都看不到饭啦!”灵襄看着满碗肉丝又愁又喜的说。

    这时,杨袁缓缓走来,身子摇摇晃晃,看来已快不省人事:“皇尊,那老臣就先告退了,您…您放心吃,韩钦这…这家伙招的厨师不错噢。”说着,一个不稳便倒向一位大臣的肩膀,气喘吁吁。

    “三国老你醉了,我送你回府吧?”那位大臣好言劝道,对他这副烂醉很是无奈。

    “把那家伙送回府去,免得待会在我这吐一地酒。”韩钦说道,看着杨袁那得意希希的样子,很是怒气。

    “那你两就先退下吧。”王庭筠淡淡说道,给批准了。

    即便杨袁为人如何,他也是两代功臣,为人谦和的王庭筠定不会与臣下计较那些小事,只要不是做对国对民对君威有害的表现,王庭筠都不会加以控制。

    夜深人稀,黑风夜行。前厅越发得荒凉,至此,唯有一桌还在续酒把话。

    这时,王庭筠身后那名随身侍从转到了燕园园身后,把两个礼盒递到燕园园桌前。

    “这是本皇和灵儿赠与园园姑娘的小礼物,还请收下。”王庭筠很是客道,今后她将正式成为韩钦的孙女,王庭筠也不再把她看成门外之人。

    “谢皇尊,谢灵襄公主。”燕园园伸出双手接过礼盒,以笑回礼。且把礼盒放到了旁边一根凳子上。

    “来都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嘛,皇尊也太惯着这孩子了。”韩钦推辞道,其实心里乐呵呵。

    “这次可不一样,每个人一生当中可就这一次成年礼,就当做成长的嘉奖了。”王庭筠说道,之后两人齐笑,又一杯酒下肚。

    寒月当空照,黑风孤夜行,弥漫的夜气朦胧了落叶的影子。

    王庭筠忽然感到酒力有些不足了,便停住了手中杯。

    “大国老,酒足饭饱,也该散席了,明日还有政事,就不再奉陪了。”王庭筠起身说道,推辞了那杯酒。

    韩钦等人也一同起身。“既然这样,那咱今晚就先到这吧。皇尊慢走。”韩钦送言,伸手指引。

    只听王庭筠回声“好”,便与韩钦并步离开了席位,两人的身影往大门方向走去。

    “云,我要走了。”灵襄拉着廖云的手恋恋不舍,看着燕园园能每夜陪在他身边,顿时感到羡慕。

    “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在学院门口等你。”廖云安抚着她的头顶,安慰道,让她放松心情。

    “嗯!”灵襄高兴道,被他真情的抚爱灵动了心。

    “灵儿!”远处传来王庭筠的呼喊声,看来她不得不松开廖云的手了。

    “那我真的走了噢。”灵襄还是有点不舍,松手的瞬间很是留恋。

    “快去吧,别让皇尊等急了。”廖云催促着她那颗倔强的心,其实他也很不舍。就在纠结之中,她转身跑走了。

    人走将尽,此桌只剩廖云、燕园园二人。灯色亮眼,燕园园有些感到迷糊,顿时想离开这里。在还未满十八龄的男后生,家长通常不允其饮酒,而女后生有的却被终生禁酒,但也得看其家教的严厉。

    “还记得你说要给我的礼物吗?”燕园园问道,疑惑的眼神凝视着他。

    “礼物?哎呀!忘了准备了…”廖云故意道,想逗逗她。然而被天真的她给当真了。

    “噢…”燕园园提着礼盒,垂头丧气地往自己房间的方向慢步走去,沉重的脚步给了廖云一个不快乐的明示。

    “唉——你怎么还是这么傻啊?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你跟我来。”说完,廖云拉着燕园园的手,不等她反应过来便把她拉去忘忧亭。

    “你总是这样。”燕园园暗笑着,看她那表情应该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了。

    原来燕园园是想先把礼盒放回房间,然后再向廖云讨礼物地,可没想到她这么一问打破了原先的计划。不过也很得喜,起码最终的计划提前实行了。

    忘忧亭石门口游来两个人的影子,随后与花瓣插肩而过,两人来到了石亭之中。

    这时,亭院外传来对话:

    “明天你去看杨羽的时候,记得把金松丹带上,杨鑫就这么一个儿子,绝不能在我这断了他的根!”

    “好,我知道了。”

    韩钦和刘管家的身影划过门口,他两忙着思考并不在意亭内的景物。他两的身影划出石门的那一刻,廖云眼中闪出一丝疑惑。

    廖云心想:杨羽的父亲与师傅到底是什么关系?杨羽三年前进府的时候我怎么没见到过他父亲的样子?只听刘管家说是接过来的,却从未听师傅说起过关于杨羽的事,更好奇的是就连杨羽也不肯说……

    燕园园早已把礼盒放到了石桌上,好奇的目光凝视着发呆中的廖云,她好奇的朝廖云的视线看去,无论怎么看石门都没异样。除了刚刚听到韩钦与刘管家的对话,可她也没感觉有什么地方能值得深思的。

    “在想什么呢?”燕园园轻呵道,想掏出廖云的心声,灵动的眼珠拭等待着他的回应。

    廖云眨了眨眼,回了头。“没什么,我就随便看看。”廖云若无其事地说。

    “噢。”燕园园也就没在多虑,牵着廖云的手,把他拉出了石亭。

    两人坐在了石阶上,抬头仰望着星空。忘忧亭一片寂静,连风声都小心翼翼。

    “今晚的星空好美啊!”燕园园说道,眼里闪烁着星光,仿佛比星星还要明亮。那是一种来自希望的光芒,当她静静地对着星空联想到廖云的时候,那束光就会从眼里闪烁出来。

    “最美的星空,也敌不过你的眼睛;最美的风景,莫过于有你的身影。”廖云的手趴在了燕园园的手臂上,慢慢地,她将靠在廖云的肩上。

    “最凉爽的夜里,恰恰因你而起;最温暖的时刻,恰恰有你的身影。”燕园园的嘴唇甜润了这一刻,她将流露出那丝微笑,一丝足以令人感到彷徨的芙蓉。

    黑风正急,拂过忘忧亭的瞬间带走了一地花瓣儿,随着石墙的阻挠,将它们安抚在了墙角下,温馨入睡。

    大十字街。从大韩府走出来的大臣们或许有些醉猩猩,然而此刻站在十字街头的人只有王昆和彦子如。

    “子如姑娘,我送你回客栈吧!”王昆说道,想趁机抓住她的肩膀,相与她分享那件外套。

    正当王昆把外套脱到一半时,彦子如说了声“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的,谢谢。”说完,彦子如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他的掌心。仿佛有些陌生,当两人对视的时候。

    “可是天太晚了,我怕…”没等王昆抒发那焦虑的语言,彦子如立即打断了他的话。

    “我虽是女儿身,但以我的修为足以保护好自己,二皇子放心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彦子如淡淡说道,脸上并没有色彩。她似乎有意在躲着他,不知为何,他总能感应得到这竟是给予的一种考验。

    “那好吧,我就站在这里目送你,这样可以吗?”王昆小心问道,怕彦子如不肯。他对这句话的回应很是期待,哪怕只是目送,他也就放心了。

    黑风突然刮来,吹散了彦子如的长发,一阵风拂过,唤醒了彦子如的微笑。

    “那好吧,晚安!”彦子如赏了王昆一个微笑。做为回应,回应眼前叔叔曾认可的人,且为了他们之间的利益,彦子如有必要牺牲一个微笑,即便只涉及到个人。

    彦子如对他挥手道别,身影搅拌着风声,划过这道街,朦胧的夜色劝告过他,可他还是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似乎还在等着什么。

    “这世上竟还有如此优秀的女子,不但内灵境内出类拔萃,且还天生丽质——真是一匹倔强而又让人执迷的宝马啊!”

    王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对彦子如满怀期待。他相信,这场权利争夺赛,奖金一定十分丰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