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难以置信的尾声
    翌日,清晨润露,朝阳正从东墙爬上来。龙城如梦惊醒,万物纷纷睁开眼睛。

    大韩府,后院。朝阳照出了廖云的身影划过后院的走廊。

    廖云打开了一间客房,慢步走进,屋内有些暗淡。

    “可以走动了吗?”廖云淡淡问道,脚步止在杨康床边。

    在廖云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杨康就已察觉到了动静。“能走了又能如何,家都没了,梦想也随之破灭了,现在的我丢失了活着的意义,与其在这生不如死,还不如求您一剑,圆了我团圆梦。”

    杨康垂头丧气,精神乏力,声音也变得凄惨。三处剑伤已迫急要害,彦润凌当初只是利用他回去传话,并不打算给他站起来的机会。此刻的杨康背负着的不仅仅是剑伤,还有丧失亲人的悲痛,这种绝望真的让人生不如死。

    “原来你都知道了。”廖云淡淡说道,已无话可说,高冷的眼神注视着杨康这幅憔悴的模样,真的让廖云感到失望。

    “听说您受伤了。”杨康乏力问道,眼神平淡。

    “不碍事,凶手已经被我处理掉了,其中就有一名正是你所指的那个二龙。”廖云说道,回顾了当天的情景。

    “强盗么…”杨康喃喃道,对于真相,他真的很无所谓,就算知道了凶手是谁,现在的他也没有能力再站起来,现在不能,以后也不会可能。

    强盗?廖云完全否认了他的认可。无论是年龄还是实力,他们都不符合强盗的身份,比起这点,他们更像杀手。但是谁会利用他们去屠杀毫无价值的村民呢?利润何在?这是廖云耿耿于怀的疑问。

    “这些天你就待在这里好好养伤,换句话来说,你是你们杨家的根,若是你也死了,希望就真的破灭了。”

    话音刚落,廖云转身离去,慢步挪向门口。他的身影给杨康传递了一个讯息,这个讯息很有可能足以让他重获新望。

    “可别忘了你是一名身怀灵印的修灵者,你已注定要踏上这条路,一条让你难以接受的波折。”

    话音刚落,廖云的影子划过房外,随着脚步声渐渐离开了这片气场。

    “脚都没了,再好的路又能如何…”杨康丧气道,嘴角露出一丝傻笑,眼眶不觉动荡着泪光。“母亲…”

    清风徐来,廖云独自一人站在大门前。真是难得的清净,很久没有像这么清净过了,或许没有杨羽嚷嚷的地方,才会有此想法吧。“续命丹都给了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南区。街头嚷嚷得厉害,早已不是能睡的地方,不言而喻,这将是最免费且最有效的闹钟。

    “嗯~这羊肉虽不比一灵体灵兽的肉香,却也不错。”彦子如两手抓满了羊肉串,没走几步又是一口,一路飘香着那浓郁的肉香,让人闻了直流口水。

    她今天与往日有些不同,光说气质还不能表现出来,挂在脖子上的那个粉红色包包才是今天的亮点。

    “100万怎么花得完啊?龙城里又没乞丐。”彦子如说道,似乎有点感到烦恼了。

    太阳以缓慢的速度爬过了东墙,露出圆圆的脑袋向勤奋的人致敬。

    龙一学院的钟楼敲响了铜钟,钟声传遍了整个龙城,向城民传达了一个讯息——当前时间为阳时七刻。

    彦子如的影子印在学院门口,不知为何,她突然停了下来,手里不由握紧了肉串,似乎有点儿紧张。

    随着风声,廖云的身影缓缓向彦子如靠近。他似乎在这里等了很久,很有可能是在等一个人,而这个人或许就是她。

    “你…你怎么会在这啊…”彦子如慌了,随着他的步步紧逼,让彦子如越发得疑惑。

    “喂!你想干嘛?你…你要是想吃的话就拿去。”彦子如把羊肉串乖乖地递给了廖云,扭过头去,不敢再看他。

    “昨晚…你哭了?”廖云淡淡问道,身影立在她眼跟前,仿佛一颗大树,为她遮挡住了阳光。

    “那么感人的故事,我能不哭嘛。”彦子如回道,以为他只是为了这个问题而在此等待,心里压力也随之缩减了不少。

    “你跟二皇子什么关系?”廖云问道,看来很想知道。

    彦子如一听慌了,赶紧打了一篇草稿:“就普通朋友关系而已,唉!这关你什么事啊?”顿时醒来,怎么感觉自己的事跟他有关系似的,顿时就来气了。

    “我就随便问问。”说着,廖云伸手抢走了她右手握着的那三根羊肉串。

    随后转身便一口吃掉了它们,顿时激发内灵,身后极速凝聚火翼,把小串棒往头顶上空扔到身后,火翼将它们化为乌有。最后火翼收回,红灵散去。

    “死廖云,你还我!”这一幕可把彦子如给气坏了,跑追在廖云身后,一个劲的催促。

    “怎么?你昨晚到我家大吃大喝连个礼物都没带,这三根羊肉串就当做是补贴了。”廖云倒是理直气壮,潇洒的身影明显是在跟她闹着玩的。

    “你…”彦子如无言以对,感觉他说的挺有道理的,便不再憋着他还回来了,消声灭迹的跟在他身后,顿时感到有些失落。

    “来了。”廖云高兴道,突然止住了脚步,让彦子如一个不稳,把额头撞在了他的身背上。

    “谁?”彦子如好奇,开始东想西想地寻找让廖云停下来的原因。

    “云!”

    远处传来灵襄的声音,正当她看到廖云身影的时候,便加快了脚步。

    “他居然能感应得到?怎么说这也有一百米吧!这个人,气场感很强。”彦子如心想道,为廖云的感知感到惊叹。

    不久,灵襄来到了两人的身前,此时的她气喘吁吁,额头不由冒出几滴汗水。

    “芗兰也在啊!”灵襄高兴道,认为芗兰也是刚到不久,听到她的呼喊这才停下来与廖云一起等待。

    只听芗兰轻轻“嗯”了一声便无后话。心想道:死廖云,居然骗我说是等我,原来是等她啊!

    “那咱们就一块进去吧。”话后,以廖云为首,三人排着队踏上大门石阶,跨入了安检门。

    “死廖云,看在你当我放学回家的座驾的份上,这次就懒得跟你计较,哼~”彦子如默默哼道。

    皇殿,君与殿。

    韩钦豪迈的步伐跨到了君台下,此刻他手里拿着一封信条,正在打开。

    “皇尊,杨源失踪一案已查明。”韩钦呈上了那封信条。

    皇尊身旁一名皇家侍从走下君台,从他手里接过信条,返回到了皇尊身边,且把它递给了王庭筠。

    听韩钦这么一说,众人纷纷不解,他不是请假了吗?顿时传出一阵嚷嚷。

    “以龙一学院一名学员的陈词,加上云儿的调查结果,这件事还牵连到了城外一座村庄。如今杨家村已被焚火摧毁,云儿为了抓住作案者而巧些丢了性命,最后误杀了他们。”韩钦如实禀报了这庄大事。

    一听到杨家村被毁后,犹如惊雷震撼了君与殿,让人感到彷徨。

    “杨家村?!什么时候的事?”王庭筠心急如焚,催促着韩钦。

    只听韩钦淡淡回了句:“就在前天。”

    “那凶手是何人?”看来王庭筠很重视这个事情,此时已经恼火了。

    爱民如子的他怎会不为这个讯息而感到彷徨?要是被他知道了凶手已被廖云当场处决的话,指不定还会有什么反应能让众臣惊心肉跳。

    “四名身份不明的人,如今已全死在了云儿的剑下,云儿处事果断,把这件事给办砸了,还请皇尊处罚。若云儿当时不采取有必要的措施,云儿将不再如康。”

    昨晚,大约月时十一刻将近凌晨之时,有一名影士来到了大韩府,把一封信交给了韩钦。而那张信正是王庭筠手里捏着的那张,是秦歌写来的。

    王庭筠立即打开信封,信里写着:大国老,我在杨家村寻到云时,杨家村已被焚毁,有三具尸体僵硬在云身旁不远,还有一具尸体僵硬在杨家村的路上,回来时我命手下将那四具带回了府上,经过全身的搜查之后,在他们身上搜到了一件相同的东西。

    读到这就告终了,又见信封里放有一块木牌,上面画着。

    “皇尊,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强盗案!”韩钦大胆猜测道。

    “死无对证,唯有这一块木牌子…很难让人相信会是强盗所为啊!”王庭筠很是纠结,因为他不相信强盗能杀得了身怀六光的兵部大臣杨源。

    众人为此也感到质疑,强盗虽有,故能伤得了像杨源这等境界的强盗也还是第一次听说。

    “可如今再没有比这个答案更加符合这件事了。”韩钦坚定的眼神认定了这件事的结果。

    “真的,就这么简单吗…”王庭筠心里十分纠结。

    这时,王昆的嘴角微微暗笑。然而韩钦却眉头缩紧,摆着一张苦脸。

    死人留下来的讯息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但又不得不去深信,因为别无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