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杨羽的悲景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安静得一点风声都没有,关上窗户,彦润凌独自一人坐在木凳上,盯着桌上那根金色发簪发呆。

    “思思,你现在在哪?二哥来找你了…”彦润凌眼神闪出一丝失落,仿佛醉意汹汹,怪样不省人事。

    仔细看去,桌上放着一个小长瓶,旁边还立着一个小杯子。桌上洒有白色液体,从他现在的模样来看,那很有可能是酒。

    “杨源死了,把你带走的那个人…他死了,唯一能找回你的线索居然在二哥手里就这么给断了。放心,二哥会找到你的,一定会的,就算是要我把整个龙城给翻一遍,也要亲手把这支发簪插回你的秀发。”彦润凌醉醺醺的语气,流露出了那思念亲人的泪光。

    皇殿,玄武广场。会议结束,君与殿下石阶上晒着众臣的影子。

    “二弟,你走得这么匆忙,这是要赶回学院去吗?”王非淡淡问道,疑惑的眼神凝视着王昆的步伐。他对王昆的举动很是警戒,虽是兄弟,但站在皇家利益上,他们两注定会成为对头。

    “眼看就快到放早学的时间了,我回去接一下女朋友,皇子哥要不要一起去啊?”王昆回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忽然感觉自己很睿智。

    王昆感觉自己的行动都要被王非记入本中,如今王非已是皇太子,他的问话又不得不回,很是让他不服。趁此机会打击他那颗孤单的心灵,瞬间扭转了两人的心态。

    “现在回去也只剩一节课的时间,与其特意跑一趟,还不如到自己宫中听先生讲的好,本皇子先回宫了,下午再回学院。”说完,王非甩着一张苦脸转身而去,沉重的脚步匆忙地往君与殿左侧响去。听了王昆的挑衅,顿时感到无味,便不想再逗留,更不想与他一同回学院。

    看着王非的身影渐渐远去,王昆终于可以大声地笑起来了。“整天就知道跟书在一起,连女人是什么味都不知道的家伙,还想当皇尊?呵…”王昆看着他那木板身影,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王昆移步,继续跨下石阶,看着大臣们都已走了很远,这才加快了脚步。

    西区。午光正好,从树叶上洒下一缕温暖的阳光,滋润了“西阳医院”旁的青园。

    西阳医院,龙城中最好、面积最广的一所医院,采用石砖建成,很是华丽。西阳医院共分为四栋楼,形成连体形态,从高空看下去就像一块正方形。高楼之最能有10层。

    这时,医院大门出现了刘管家的身影,他就一人来到了医院,空手而来,想必是为了杨羽。他走进了大门就直往住院楼走去。

    住院楼,第5楼。踏上这层楼够老刘累的,人老了内灵也玩不起来了,若是激发内灵,运用灵技帮这双脚减轻痛苦,那么身体也将加速倒下。

    老刘走进了525房间,这间房没被关上,他便直接走了进去。

    “刘叔,您来啦。”杨羽轻声道,躺在床上的他无比的虚弱,轻轻挪动手臂都会感到十分累人。这间病房已被大韩府包下了,韩钦给了杨羽一个安静的环境养伤。

    “现在感觉身体好些了吧?”刘管家淡淡问道,从他语气上听出了那句放心,看来他并不为杨羽而感到忧心,反而相信他一定能逢凶化吉。

    “感觉好多了,感谢大国老的关心,让我又捡回了一条命。”杨羽感激道,眼中动荡着泪光,一幕旧事又呈现在了眼中,让他顿时想起了当年的一场血灾。

    “你父亲拼尽了最后一口气把你送到了大国老身边,在大韩府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应该明白你所背负的使命只是一次牺牲!然而在前天,你却忘了你曾对大韩府的承诺!这件事,你让大国老很失望!”刘管家怒气熊熊,缩紧了那老迈的眉头,气喘吁吁。

    这件事的后果,杨羽早已想到,此刻的他已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

    “刘叔,少爷现在在哪?是否平安?”杨羽焦急的嘴角颤抖着,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廖云已落了下风,这最终的结果他还不从得知,当他醒来的时候,能看到的却只有清冷的病房和忙碌的医生。

    “当我们找到少爷的时候,少爷只是灵力耗尽而已,身体上并无伤痕。而你,是被万灵神坠给救回来的,最安全的逃生机会啊~就这么给了你。”刘管家感叹道,很不解廖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相比之下,廖云的命应该更有价值才对啊!

    杨羽被万灵神坠送回大韩府这件事他已知晓,唯一让他不懂的是,为什么廖云会抛弃他——面对死亡的时刻。

    杨羽沉默,因为他知道廖云一定会这么做,即便自己当时并不在昏迷状态,他也会说不动廖云。

    刘管家也清楚廖云的脾气,廖云曾多次庇护杨羽,这一点在大韩府里众所周知,因为廖云已经把他当成了同学,对他丢失了与平民接触的本分。

    “国老说了,只要少爷平安无事,那么将不计前嫌。你也不用太过于自责,因为这件事…你或许也是一名受害者。”刘管家说道,坚定的目光向杨羽传达了一个令人执迷的讯息。

    “谢谢国老…谢谢少爷…”杨羽低头哭着,泪水划过脸庞,滴落在了白色床垫上,淡白了一块。

    “别忘了你这条命是国老给的,包括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有的时候…是该离少爷远些。”刘管家严肃道,这句话对杨羽而言并不算很大的打击,因为事实就是如此,这就是贵族与平民的距离,廖云只是跨过了这个界限而已,但并不代表其他人都能认同。

    杨羽有自知之明,他也曾试过与廖云拉开距离,可这三年来…都只是徒劳罢了。“刘叔说的,杨羽都记住了,以后我会多多注意,尽量与少爷保持有必要的距离。”杨羽这次是狠下了心,他在心里默默发誓着刚才的话——这是一种用泪水祭出的誓言。

    “国老让我给你带来了这个东西。”话音刚落,刘管家从腰间上取下一个布袋,里面装有一颗药丸,正是那颗散发着金光的金松丹。

    “金松丹,上等丹药,非六光炼丹师不可炼成,这是给你的。”刘管家把丹药递到了杨羽手中。“此丹最能补充气血,像你这么虚弱,有了它就安逸了。你身上那处剑伤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愈合的?这件事很让我好奇。”

    刘管家对杨羽那完整无缺的身体感到十分质疑,因为当他被万灵神坠带回大韩府的时候,身上明明有一处剑伤,且从身背穿透了肚皮,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治而愈呢?

    “续命丹…少爷肯定是把它给了我…”杨羽惊讶低声道,愣傻了眼,嘴角不由颤抖着。从当前的角度去想,杨羽只能想到的是续命丹了,情急之下,廖云这么做很难让杨羽去接受。或许在贵族人眼中,杨羽的命真的没有一颗丹药贵重,然而廖云打破了这一掂量。

    “续命丹?把话说清楚!”刘管家有些焦急了,因为他知道续命丹的价值,那是当今最为珍贵的灵丹之一。

    “那天,我和少爷、灵襄公主、园园管家,我们一起去了趟龙城拍卖会场…巧遇续命丹为那天的拍物…最终得手者时烈将续命丹赠给了少爷…”杨羽仔细描述了那颗续命丹的由来。

    “原来是这样啊…时烈居然还有这份心。”刘管家深思着,认为时烈的做法只是为了在未来能得到大韩府的照料,所以不再为这件事情而犹豫。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算了,时烈仗着钱势给大韩府脸色看,那颗续命丹…以后大韩府也无需理会,他要是有胆来问,给他一千万灵币便是了!”

    刘管家很重视这个问题,一听到时烈仗着钱势不给大韩府面子,便是一口怒气,对时烈又骂又吼,完全不打算把杨羽扯进去。

    杨羽保持沉默着,因为他此刻没有发言权,顿时感到自责,为大韩府又增加了一项麻烦。

    “你先在这养伤,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你不可以出院。”说着,刘管家转身离去,淡淡的指示并没有一丝关心的语气。

    “刘叔慢走。”话音刚落,刘管家的关门声掩盖了他那微弱的道别声。“口头上严厉,然而心头上却是那么的亲和,刘叔,您的性子一点也没变。”

    杨羽始终不能忘却他父亲偏体凌伤的带他来到大韩府向韩钦求救的那一幕,他父亲用尽了最后一口气在大韩府门外留下的血字,那个过程让他难以忘怀。至于写着什么,杨羽不敢忘记,至于父亲为何要带他来大韩府见韩钦,他也说不清,但有一点他十分清楚,那就是他的家乡面临了一场血灾,一次被盗匪洗尽所有灵魂的大规模屠杀,犹如杨家村那般悲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