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噩梦的新开张
    南区。晌午,白云蒙住了太阳的脸。凉风习来,刮得爽人至极。街上的行人无不让你眼花缭乱,数不胜数。

    王昆的影子印在南区街上,挺直的身躯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什么。顿时转过身去,观测周围的人影是否有些熟悉。随后,谨慎的身影划过了一条小巷。

    龙一学院,幽魅班。

    门外的风铃敲响了,来自老师的指示,终于等到了放早学的时间。

    很多学生都是闻钟顺起,在老师走出教室的那一刻,恨不得激发内灵闪步出去,估计只有吃货才会这么做吧。

    “云,待会你是回府吃饭呢还是在学院里吃呀?”灵襄转身,坐在凳子上,头和手臂趴在廖云桌上,很期待的问。

    “我还是回府吃吧,正好有事要问师傅。”廖云淡淡回道,给了灵襄一个失望。

    “那好吧…”灵襄突然感觉没了食欲,心里空荡荡的,淡淡的眼光凝视着正在收拾书本的廖云,唉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廖云好奇问道,这会儿已经收拾好了,这才抬起头看到了她那副忧愁的脸庞。

    “没有…”灵襄淡淡回了他,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这时,秦歌的身影立在廖云左侧,把脸挤了过来。“云,待会你回府吗?”只听廖云“嗯”了一声。

    “你待会要不要跟秦歌一起去吃午饭?”廖云问道,眼神指向同桌(芗兰),很亲和,也很坚定。

    这时,芗兰愣了,本想等廖云收拾好东西之后就叫他送自己回客栈的,结果却等来了这个结果,顿时无语了。

    此刻,芗兰的脚轻轻踩在了廖云的脚上,似乎在暗示着:不是说每天送我回家的吗?你怎么反悔了?

    为了不让人起疑,芗兰特意给了三人一个微笑。

    廖云感受到了芗兰的无奈,不想失信,但他今天真得早些回府。

    “从学院到南区很远的,而且今天的太阳也有点…芗兰应该不会拒绝吧?”廖云笑道,心里暗暗得意的笑。

    这时,廖云的另一只脚扒开了芗兰的脚,似乎想说:想走路回去的话你可以拒绝啊,我不会拦你。

    芗兰轻轻对廖云皱了个眉头,看样子她有点生气了。“好啊!”最终她还是在无奈的情形下答应了这次的邀请。

    “那我先走了,拜拜。”廖云对三人抛去一个道别,随后离开了课桌,身影穿过了门边。

    “秦歌,我收拾好了,咱们去吃饭吧。”身后传来杨慧敏的呼喊声,回荡在众人耳中。

    “待会谁去端饭菜?”灵襄问道,扫荡了三人的脸,期待着那位自愿者。

    “秦歌,是不是该到你表现的时候啦?”杨慧敏笑道,暗示着他,随后对灵襄眯笑着。

    “其实我觉得吧,秦歌这么健壮肯定适合端饭菜,对吧芗兰。”灵襄说道,想把芗兰那一票也拉过来,好让秦歌服输。

    既然灵襄和杨慧敏都支持了这个决定,且灵襄亲自拉票,芗兰也没好意思拒接了。“好呀!”

    “3比1,秦歌端饭菜!走啦走啦。”灵襄笑道,眼神催促着杨慧敏和芗兰一同离开教室。

    “那…我们在食堂二楼等你哟!”杨慧敏笑着,随后回头跟上了灵襄的脚步。

    “你们…”秦歌无奈。

    “谢谢你。”芗兰对秦歌道谢后也随着两人的身影离开了教室。

    那句谢谢显得多么心凉,偌大的教室就剩秦歌一人。秦歌的身影划过桌位的那个过程,冷风从窗外吹来一阵凄凉。“杨羽那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学院啊?我堂堂秦府大少爷居然要在这端饭菜?…”

    南区,常来客栈。

    “二皇子今天可有收获?”

    “今日听证,杨家村及杨源一事总算结了。”

    门内传来彦润凌和王昆的对话,封闭的门,两旁各守着一名手下。

    “我的手下都不在尽帝国名册之中,龙城居民名册中更找不出他们,如同匪人一般的存在,想必韩钦也束手无策,拿咱们没办法。”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成功的哼了声笑。

    “这件事已经断定是盗匪所为。我国有一个规定,凡是出生了的婴儿都要入名册,原本这项公务是免费执行的,然而有些贪官利用了这一点向地方平民索取财物,从而就有了无证之匪的存在。不录入名册将被视为国外之人,会被逐出国境,为了躲避,也只好做匪为生了…”

    王昆感叹道,在他年幼的时候,就有过这种事件的大排查,当时查出了很多个地方小官,深入得知,牵连甚广。

    “从此可见,平民似乎并不喜欢这个国度。”彦润凌淡淡说道。

    “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地方官的表现,民心单纯,以一为众,从而心有所变,构成了反对派组织,以民生为由,大闹龙城直逼皇殿。”王昆感慨平民的眼光,感慨当年怂恿平民上奏反对政权文章的人。

    “鱼儿水中做乐,却相忘呼水。他们忘了是谁在保护着他们的家乡,忘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彦润凌说道,与其同意。

    “眼界大了,什么人都有。这个世界本就是这么公平,强者才有资格傲睨万物,定下种种纪律约束人民。”王昆说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父皇吸取了先皇的教训,成就了今朝的皇尊。尽帝国之大,想要掌控所有地区人民的公平利益其实很简单,前提是得做到无官私己。”王昆坚定的语气表明了他对当年**的厌恶感。

    “出现这种情况,只要国政的中心不被瘫痪,那么小地方官员就只能是一个跳蚤,这个世界本就不是十全十美的,我想,每个国家都会如此。”彦润凌说道。两人在这一点上情同意和。

    “父皇为人太过于仁慈,对官员也过于亲近,从而让有心之人私下活动,因为他们知道,这位皇尊是不会杀人的…”王昆指出了对王庭筠行政的要点,在这一点上很让王昆反感。

    宽容超出了常理,将会怂恿出更大的错误。

    “这就是你想要推倒你父皇的真正原因?”彦润凌问道,对他如今的政治理念很是看中。

    “我只想告诉他,对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有些人他能改变,而有些人是他改变不了的,然而他也要遵循自己那颗慈祥之心,让一切错误都得以重现天日。”王昆回道,胸口叹出一口长气。

    “对一个犯人使用枷锁,若不锁紧锁扣,他将很有可能从你眼皮底下逃走,且是你微笑中的那一刻。向你父皇这样的人,这样的话最合适不过了。”彦润凌评论了王庭筠的思想主张。

    王昆嘴角轻“哼~”了一声。“你还没跟我说你与我合作的真正原因呢,你来龙城想必不止是为了报十年之仇吧。”王昆问道,坚定的语气认定了彦润凌还有事瞒着他,且是合作的真正原因。

    “没错,我这次来的确不止是为报仇。”彦润凌淡淡回了他的疑问。

    “噢?”王昆疑惑不解,很想知道原因。

    “我来龙城找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两个人,我先给你一张画像,你帮我到牢狱探查一下有没有这个人。”

    说着,彦润凌从腰间上取下一个布袋。这是一个由灵力注入的袋子,被彦润凌养化成了灵源时空袋。

    他用双手扯开了灵源时空袋的小口,里面闪出一道金光,随后彦润凌默念,一团金色灵体散发出来,之后凝结成一卷画卷。袋子口被关上了,画卷也随之掉落在彦润凌掌中。

    “麻烦了。”彦润凌把画卷递给了王昆,眼神中充满了期望。

    王昆打开画卷看了之后,并没有做出很大的反应。“一个男人?”

    “没错,他是我们长渊林的一位外交官大臣,三年前他出使尽帝国未回,你们的外交官称他当年已离开了尽帝国。”彦润凌回道。

    这时,王昆忽然感到好奇:“你的意思是,他现在很有可能就在龙城的牢狱里头?”

    只见彦润凌严肃的眼神穿出一句“没错”,顿时让王昆感到彷徨。

    “好,我明日便去一趟牢狱帮你找到此人。那么咱们的下一步计划是?…”王昆接了彦润凌的委托,杨家村和杨源的事情已了,那么接下来的行动还得请示一下彦润凌,毕竟某事这方面的经验,王昆晚了他十年。

    “这些天你先想办法搞定三国老那边,不然司法部那边不好动手。”彦润凌说道。

    “司法部?那帮老家伙可不是好对付的,何况也没有他们的把柄可抓。”王昆说道,感觉这件事做起来会很烫手。

    “既然没有把柄,那么咱们就给他们一个露出把柄的机会。”彦润凌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看来已有对策。

    “想要拉拢三国老,就得从他和韩钦之间的关系下手。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容易办到,只需加点油,扇点火就足够了。”王昆满怀信心的说,对于这个任务,他很放心。

    “等你那边有了进展,我再告诉你该怎么做,才能让把柄从天而降,死死的插在他们的头顶。”彦润凌阴笑一声,随后得意洋洋的傻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