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王昆亲访杨府
    太阳抛开了浮云,焕然一新的火辣微笑着大地。春风唤醒枝头上的嫩绿,把一切都看成了孩子。

    东区。从大十字蔓延到东区之间的房顶瓦片上,一路留下了廖云的脚印。

    廖云被蓝光附体,轻盈的脚步点在回府旅途中的瓦片上,一点叮叮声都不曾留下,仿佛清风拂过脸颊。

    “灵力还未完全恢复,贸然运用火翼恐怕会伤到神经,可光用黄品灵技‘闪步’可真够累的…算了,起码比用脚走着强吧。”廖云自言自语道,无奈的表情很是乏味。

    双脚轻轻踩在一家房顶瓦片上,眼观八方,随着风的流动,一幕景象被廖云收入眼中。

    看着离大韩府还有一段距离,曾经喜欢任性的那个廖云,终于在杨家村那件事上得到了惨痛的教训。

    大韩府,忘忧亭。

    亭院抒发着花的情感,随着清风的伴奏,花香遍布整个忘忧亭。

    韩钦坐在石亭之中,享受着这份清净。唯有燕园园,提着毛笔在一张白纸上画着一片白露花瓣。

    就在两人闲情逸致,享受着这份阳光之时,石门突然划来刘管家的影子。

    刘管家的步伐似乎令花瓣儿有些厌恶,它们很不喜欢那扫兴的突如其来。

    刘管家踩踏着花瓣,来到了石亭之中。“国老,午饭准备好了,是否现在用餐?”很讲究的鞠躬行礼。

    刘管家的提示并不惊扰到燕园园,顶多知晓来者何人便可,在没有针对她的意思之前,她会很认真的对待她的毛笔。

    “不急,等云儿回来了再一起吃。”韩钦了然回了他,并不着急,或许他还没有感到饥饿。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不知道少爷还会不会回来。”刘管家也只是关切,默默算了一下时间,照常的话…这个时间廖云应该早已回到府上,以刘管家的观点,他想廖云今天中午是不会回来了。

    “再等等吧,本尊相信,云儿一定会回来的。”韩钦坚定的眼神盯着石门,他相信廖云一定会回家,因为韩钦今天有廖云想要得到的讯息。

    龙一学院,食堂二楼。

    今天在这里用餐的贵族后生很少,除了灵襄等人,就只剩下几位大臣的后生了。

    “那件事还能瞒多久?等结案公告出来还是让我亲口对她说?面对这种选择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左右为难吧…”秦歌默念道,纠结的心灵在心头打了一仗,让他不知所措。

    看着她和灵襄抢着跟芗兰聊天,他或许已经得到了那个答案。“但愿那场雨来得迟一些,好让你多享受一下那温暖的阳光,或许…我只能为你打一把小伞,尽量把你抱紧,不能让你全身都湿透罢了……”

    大韩府,忘忧亭。

    清风拂过韩钦的白发,挑衅着他的威严,调皮的风儿让韩钦习惯了这种感觉,便不再捣乱,静静地徘徊在忘忧亭中。

    这时,廖云的身影从石门外划过来。从他踏进石门的那一刻,就已成功的进入韩钦的眼中。

    潇洒的步伐迷倒了一地花瓣,轻盈的步声让燕园园毫不知情。

    廖云走到石亭外的石阶时,对韩钦指出了一根食指。轻轻对他暗示一个“嘘”。韩钦很明白廖云的意思,便打消了喊出廖云的名字。

    廖云小心翼翼地走上了石阶,来到了燕园园的身后,轻声慢步让燕园园毫不知情。

    廖云伸出双手,轻轻地划过燕园园的肩膀,亲和的蒙住了她的眼睛。

    这一刻,让燕园园很惊讶,她刚开始还感到好奇,但从这双手的温度来判断,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少爷你回来啦!”燕园园微笑道,轻轻拿下了廖云的手掌。赶紧站起身来,转过身的那一瞬间,一个微笑如同彩虹那般华丽,直接触及到了廖云的笑意。

    “有没有想我?”廖云豪笑,伸开双手等待她的回应。

    燕园园很乐意的投入了廖云的怀中,瞬间陶醉于廖云的胸口,笑得像个公主,十分可人。

    这一幕让韩钦很是满意,燕园园的微笑是他快乐的砝码,这些年来他朝思暮想的身影,终于在一次机遇满足了他的执着。

    “想呀,园园怎么会不想少爷呢。”燕园园笑逐颜开,脸庞紧紧地贴在廖云的胸口上,这一刻犹如幸福袭来,给了她温暖和脸红。

    “既然都到齐了,那咱们就去用餐吧。”韩钦轻呵道,指示着两人。

    只听两人齐声:“好!”便随着韩钦的脚步并步走出了石亭。燕园园的手赖在廖云的掌心中,不肯松开。

    三人走出石门的那一刻,就已经看到刘管家在此等候。“少爷回来啦。”刘管家很高兴的向他鞠了一躬。刘管家也是碰巧走来,正好偶遇这一幕。

    不久,四人来到了食厅,跨入大门的那一刻便有一股香味飘入鼻中,让人防不胜防。

    “鱼肉香丝,六六虾仁,还有…红肉片!都是我爱吃的菜。”燕园园闻着香味便认出了三道菜,凭着那气息,顿时喜不绝口,拍手叫好。

    “好吃点就多吃点,待会自己夹菜噢。”廖云说道,拉着燕园园来到了木椅旁。

    四人一同拉出了木椅,燕园园都快等不及要坐下来拿起筷子了。

    刚坐下,廖云便摆开了话题。“师傅,今天听政可得杨家村和杨源大人的结案结果?”廖云很想知道这个答案,也正是他回府的原因。

    “还记得你当天杀的那四个人吗?”韩钦严肃问道,放下了筷子。

    “记得,有一个是走在杨家村的半路杀的,另外三人是在杨家村村外当场处决的。”廖云对当天所发生的事十分清楚。

    “昨晚,秦歌从那四人身上查出一块木牌,上面刻着‘野狼帮’三个字,这件事已被断定是匪人所为。”韩钦明确了当天的答案,虽然很难让人相信,但也不得不接受当前这个结果。

    “您也觉得匪人能杀得了杨大人吗?”廖云很好奇,他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既能逼你耗光灵力,就能合力击杀杨源。起初师傅怀疑这件事与二皇子有关,可你有没有想过,若他真的叛变了,那么怎会让你活着回来?咱们可是叛变者的一个高厚的门槛啊…”韩钦解释了当初怀疑二皇子的错误,从这点看来,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廖云冥思了一会儿,顿时脑洞大开。“没错,这件事要真与二皇子有关,那么我便再没有生机站在这里。”廖云被韩钦的解析说动了那倔强的反对,那件事终于有了着落,只可惜结果真的很让人感到彷徨。

    “人死物空,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没有最幸运的人,只有最倒霉的结果。”韩钦感叹杨家村和杨源的机遇实在是让人感到心凉,可答案已定,再无翻案的机会。

    众人感慨,顿时没了胃口,纷纷放下了筷子。

    “刘叔,杨羽怎么样了?”廖云问道,很关心杨羽的健康,期盼杨羽早些回到府里。

    “少爷放心,今早杨羽已使用了一颗金松丹,相信明天便能出院。”刘管家回道。

    “嗯?明天出院?”韩钦忽然被老刘的回答给震到了。当初杨羽那处剑伤,韩钦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才两天的时间,怎么说好就好?他有点怀疑老刘是不是为了让廖云放心而说谎。

    “今天我去看杨羽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基本上都已痊愈,除了身体有些虚弱,其他的真没什么问题了。”刘管家再次肯定了这个事实。

    “不可能!怎么会…”不等韩钦说完,廖云便打断了他的话。

    “我给杨羽使用了一颗续命丹,那是我们在龙城拍卖会场上…时列送的。”

    “……”廖云把续命丹的由来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韩钦听了解释,明白了这一系列所带来的讯息,那就是时列不顾贵族颜面,当面以钱势不给大韩府面子,这件事很让他不满。

    “罢了,反正为师也用不着。”韩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默认了这件事,表示不想追究。

    “愣着干嘛?吃饭!”韩钦看大家的脸色都有点不对劲,便提醒了一下。

    众人被韩钦这一声呼喊给惊醒了,纷纷动起了筷子,不再想饭外之事。

    西区。王昆的身影立在杨府大门前,这正是杨袁的府。王昆出门为了不被他人起疑,便不打算随带侍从。

    杨府门外的守门家丁看到是王昆,便不敢怠慢,立即打开了府门。王昆的微笑划过门槛,潇洒的身影随着关门的瞬间渐渐远离外面的世界,神采飞扬的步伐漫步踏在石板路上。

    “二皇子到访,小人有失远迎,还请宽恕。”杨府总管黄志鞠躬问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