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王昆与杨袁的约定
    王昆亲访杨府,想必事有所图。黄志身为总管,对王昆的到来他很是惊讶,因为一直以来,这还是他第二次走进杨府。

    “三国老在家吗?”王昆气宇轩昂问道,手挽到身背,很是气质。

    “国老现在正在书房里头,小人这就引您前去。”说完,黄志让开了道,伸手指引王昆移步。

    不愧身为三国老的杨袁,即便年纪大了,也不忘花容月貌之景。杨府的摆设,过路的女仆,还有那青竹绿叶,更显他的品味——他还是一点儿也没变,溺爱萝莉的老头儿。

    黄志指引着王昆,闻着那股清香,身影划过了一颗桂花树,又飘过了一片花荷,最后停在了那间书房门外。

    以竹条搭建的书房,看似简陋却有着清淡的含义,坐在里头就好比活在竹林之中,站在门外都能感受到那股清香的闲情,更别说等开门的瞬间了。

    “国老,二皇子前来拜访。”黄志鞠躬朝竹屋喊去,声波穿过了竹缝,最终还是进入了杨袁耳中。

    王昆观察着周围:这是一间世外桃源,竹屋外10米内不得有任何与竹无关的东西。呈现封闭式,窗口无疑是用竹条绑住,一条条竹片还是给了空气进入的资格。

    不久,封闭的竹门开始有了动静。竹门被杨袁缓缓推开,钻入了另一边门边。竹门被推开的瞬间,杨袁的身影慢慢地呈现在王昆眼中。

    “不知二皇子今天到访所谓何事啊?”杨袁问道,慢步踏出竹屋,走向王昆。随后向王昆鞠躬,以表尊敬。

    这时,黄志很懂事的悄悄离开了两人的气场。

    “金平城一事,不知三国老打算在何时动身。”王昆问道,以笑谢礼,挥手扶起了杨袁。

    杨袁一听就来气了,但又很不好表现出来,也就忍了一下气息。“这件事全程由韩钦负责,我只不过是个助手罢了,这件事您还是问他比较合适。”杨袁认为王昆是来看他笑话的,便很不服气的轻哼了一下,甩了个脸。

    王昆了解他和韩钦的脾气,也知道两人致命的观点,由此看来,想要破坏两者之间最后一根线条,看似还真有些容易。

    “开凿河道可需要不少时间,然而修整田屋也只不过一个月的日程,由此看来您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人。”王昆说道,心里已经盘算好了接下来的疑问。

    “这又能代表什么?”杨袁淡淡问道。

    “您可听说过“韩翼哗民”?”王昆问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眼神有些阴冷。

    杨袁听后恍然大悟:“韩翼,第十代国老之首,他当年为了取得民心、受平民拥戴,在一次任务中亲自访民,且日夜与民同居,深受万民拥护,也深得皇尊信任。有一次他在君与殿与皇尊争辩,不顾皇威,坚决自己的意思,随后皇尊一怒之下将他叩首于南城之上示众。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尽帝国,后来,数万名平民一哗龙城要求皇尊释放韩翼。不仅有民拥戴,且有殿中高官拥护,这才逼迫皇尊放了韩翼。”杨袁对这件事很清楚,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是皇家谨记的历史。

    至于后来韩翼的命运,竟是到了势力遍布龙城,左有民拥,右有官护,最终他起了叛逆之心,成功的坐上了第十一代皇尊的位置。

    “韩钦这些年来也不少出城,若韩翼的影子再一次出现在你我眼前的话,您觉得这国老的位置还坐得稳吗?”王昆说道,暗示着杨袁。

    “您觉得韩钦他有不安之心?”杨袁问道,难以置信韩钦在未来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权利是人们一直想要追求的目标,它的确是有一个顶端,可人心怎会抵得住**的诱惑?您可别忘了,当年的韩翼可比当今的韩钦要忠心得多了,可不也照样反了心?”王昆说道,那暗意越发的浓郁。

    说到这,杨袁似乎懂了王昆的意思,王昆是想拉拢他,把他当做对抗韩钦的一份子。

    “韩钦和他徒弟的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尽帝国,若真像您说的那样,日后我若是再与韩钦起了争执,想来皇尊也会偏袒与他。”杨袁很犹豫要不要加入王昆的党派。

    “父皇这么早就立皇太子,您可知其缘故?”王昆问道,坚定的眼神勾起了杨袁的疑心。

    “按照惯例,皇尊都会在将要灵散虚空之年立下皇太子,莫非?!”

    杨袁恍然大悟,起初这件事众人只认为是因王非的贤德而深得皇尊的看重才立于他,因为立皇太子那年,王昆正与王非对峙,各拉拢势力暗地里做斗争。皇尊为了安定他们的兄弟情义而果断了后者的位置。然而这并不是最好的尾声。

    “父皇得了一种病,注定命不过四十。”王昆说道,眼神坚定的告诉了杨袁,这才是立皇太子的真正原因。

    “什么?!”杨袁震惊,目瞪口呆。真没想到当年立皇太子的答案从王昆嘴里说出口,竟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这件事本皇子已经让皇医查明了,这不是病,这是命——血骷!”说着,王昆脸上露出一面阴深得让人感到恐惧,顿时吓到了杨袁。

    “血骷?!在没有资格突破境界之时强行突破内灵境界,用自身血液补充对灵力的需求而种下的死咒!”看来杨袁很清楚血骷这件事,对于这种咒命的出世他很是惊讶。

    “您想想,韩钦那么忠心父皇,如果父皇死了的话,您觉得王非他能入得了韩钦的眼?王非又能让他继续持政?在两者都很有可能发生不理想的一面之前,两者都会有所准备。韩钦的思想主张已经超越了父皇,毕竟他是两代功臣,吃过的盐可比父皇吃过的饭还要多。您也看到了,韩钦已经开始在君与殿不惧皇威了,如果到了最不理想的那一天,你觉得韩钦还会乖乖的坐在国老首位?可别忘了他的徒弟廖云,可是要娶父皇最疼爱的灵襄公主。”

    王昆的眼神紧紧暗示着杨袁,从他的角度去想,韩钦未来的举动很有可能会让众人都难以接受,但在此之前,王昆反复警惕了杨袁。

    杨袁无疑会被王昆的目的给困扰,虽然韩钦现在很老实,但并不代表以后就不会发生那些不理想的事情,毕竟权利这种东西,谁都说不准它不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态。

    清风拂进竹窗,冲出一股清凉的气息,顿时让人解忧。

    “我老了,就算王非到时候不用我了,我也能自立他乡,过着平静的日子。”杨袁说道,心里开始有些滴落的打算。

    “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的确很不错,若韩钦也是这么想的就真的太好了。”王昆暗示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杨袁一想到韩钦日后还有机会坐在国老的位置上,顿时反了心。“我愿意加入您,但我有一个要求。”杨袁坚定的眼神强调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您说。”王昆很爽快的答应了他,不管付出什么,他今天都要把他拿下。

    “事成之后,我只要韩钦的人和大国老的位置,我想…这个要求您是可以接受的吧。”杨袁严肃的眼神与王昆对视着,他是认真的,他已经考虑好了后果。

    “这当然没有问题!”王昆爽快的回了他,亲和的眼神给了他一个认可。“三国老,欢迎加入!”

    凉风吹来,拂过两人的长袖,清脆的鸟鸣从两人头顶飞过,带来醒目的契约。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事情查得怎么样了?”彦润凌问道,坐在木凳上的他,等待着眼前那名手下的回报。

    “回元帅的话,都已查明。”那名男子弯下腰,双手递出一张白字黑字。

    彦润凌接过那张报告,随口说道:“你下去吧。”随后那名男子才转身走出来房间,关上了房门。

    彦润凌仔细读了一下那份报告:“最高司法部部长王俞明,独生子王晨;副执行官石宋,独生子石海。哼~命不错嘛,一脉单传吗?”

    彦润凌拿着那张纸,里面全记录了司法部负责人的生平资料以及家眷资料。

    “听说过玩火**,也见到过秀剑自伤,不知这清官能清到什么程度,那个界限,本帅也很想知道。”说着,彦润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彦润把那张资料放在了桌上,开始思考下一步计划才能让这个答案浮现在他眼前。

    “最令人左右为难的事情,往往两边都承载着相同或近似的分量。每个人都有弱点,只需耐心地寻找,你就会发现,他的弱点正是你。”

    彦润凌端坐着,眼神盯在门上:“来人!”话音刚落,门迅速被打开了,随后走进一名男子,鞠躬等待命令。

    “去把时列找来见本帅!”话音刚落,那名蓝衣手下立即转身而去,转身之前只听一声“是!”不过三秒钟的时间,这间房间又恢复了沉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