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不一样的合作人
    西区,杨袁府上。

    王昆成功的将杨袁说服,仅仅只是用了一个提示,这个提示对于杨袁来说,足以让他无条件肯定了那个假设。

    杨袁把王昆送到了门外,对他抱拳行礼。“二皇子慢走。”

    只听王昆轻“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去,离开了杨府的气场,身影已从杨袁眼中变得模糊。

    “敌人永远都是敌人,但凡某方得到了一点优势或有超越另一方的机会,那么另一方将会狗急跳墙。多么荒凉,让人谈笑的仇敌啊!”

    王昆的身影发出了一阵哼笑,随着脚步和凉风,让他越发得快感。

    大韩府,忘忧亭。

    吃过了午饭,韩钦让廖云和燕园园陪他到石亭坐了坐。俗话说得好:饭后吹吹风,体魄不倒翁。

    韩钦命人泡好了一股姜茶,就放在石桌中央。燕园园很懂事的拿起一个小杯子,给韩钦倒了一杯姜茶。双手捧上,递在韩钦眼前。

    韩钦含笑,接过来这杯姜茶,缓缓地喝上了一口。嘴里忽然吐出一口哈气,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真的像神仙般快活。

    廖云和燕园园都不喜欢喝凉茶,且是一滴也不敢沾。看到韩钦这口气,无不躲得远远的。

    “这世上最好喝的就是凉茶了,据说只有最聪明的人才会喝它,哈哈哈~”韩钦自卖自夸,哈哈大笑,为自己的爱好而感到自豪,而坐在一旁的两位就有苦说不出了。

    “爷爷吹牛的功夫又长进了不少嘛。”燕园园捂着嘴在他身后笑着,对廖云眉来眼去地。

    “爷爷这不叫吹牛,是实实在在的嘛。”韩钦含笑坚决自己的观点,就是笑声让人难以置信罢了。

    “揪胡子,揪胡子~”

    “好了好了,爷爷不说了,哈哈哈~”

    廖云心想:师傅说的没有错,师傅从入政那年就开始喝凉茶。入政三年内破案次数数不胜数,在师傅二十五岁的时候就当上了最高司法部部长,被称之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司法官,三十岁就任国老首席,这一点更是让人服服帖帖。师傅如今已过五十,按照国律理应免职,然后师傅还能继续担任,从师傅这一身的名利来讲,这姜茶固有私名。

    “师傅,杨康的伤可能修复?”廖云问道,对杨康的健康忽然起了关切。

    韩钦沉思了一会儿,把刚才那股喜气给压制住了。“属于灵器品种的这一剑下去就足以致命,更别说三剑齐下了。”韩钦卖了个关子,很不高兴的吐出一口气。

    “用过药物之后,他还能自己走动吗?或者说还能不能继续修炼。”廖云忙问道,有些着急了。毕竟杨康是杨家村的唯一幸存者,可不能就这么给废了。

    “需要续命丹!”韩钦坚定的眼神盯着廖云,仿佛在说:这世上唯一的一颗续命丹你不是已经给了杨羽了吗?

    廖云听后灰了心,因为他知道续命丹的可贵,也知道当今没有一个炼丹师能够完成这个项目。再说了,杨康跟大韩府的关系十分陌生,仅仅出至廖云的怜悯,韩钦是绝不允许廖云用昂贵的代价去换取杨康的康复的,毕竟韩钦都无能为力了。

    “他这辈子注定是要躺着的,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可面临这种生不如死,死——或许才是他最想要的解脱。”韩钦感慨,当面临这种束手无策的情形,不得不去接受这个事实。

    燕园园听了之后心动了,好像为他唉声一次,可还是忍住了。

    “为师可以养着他,可问题是,他真的愿意就这样活下去吗?”韩钦说道,明确了他的观点,他也有怜悯心,可现在得接受现实。他相信,杨康也会有与他相同的观点。

    廖云沉默了,觉得韩钦说的很有道理,他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才能把这一切都化为平静。他只是想回到原来,原来那个无忧无虑的班里体,可现在杨羽伤势未愈,杨康成了废人,杨慧敏成了孤儿,这一连串的事件,给了他很大的打击,或许未来,还会出现呢?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学院去吧。”韩钦的语气很和气。他只是想告诉廖云,任性解决不了问题,面对现实才是理智做法。

    只听廖云轻“嗯”了一声,便起身很有礼貌的向韩钦鞠躬,随后对燕园园抛去一个微笑,最后才转身离开了石亭。

    廖云的背景搅拌着花瓣,原来风儿也会送行。

    “爷爷,为什么我能从少爷的背景看出了可怜?”燕园园趴在石桌上,眼神紧盯着廖云的身背,以及那厚重的脚步。

    “因为他呀~只会可怜别人,不会心疼自己。”韩钦淡淡回道,眼神淡淡的划过廖云的身影,再无后话,随后喝起了手里的凉茶。

    安静的亭院只有花瓣在胡闹,燕园园凝视着韩钦的胡子,数着数着,忽然感到有些睡意,不知不觉地就闭上了眼睛,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清凉的风掩盖了燕园园的呼吸声,这一刻韩钦并没有察觉到燕园园早已睡去。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彦元帅,不知找我来所为何事啊?”

    “当然是为了谈生意才找你过来。”

    “噢?不知这一次会是几位数呢?”

    “这一次我给你七位数!”

    彦润凌的房间内传来他和时列的谈话声,门被两名手下守着,风声紧得很。

    两人坐在凳子上闲聊,从还冒着热气的茶杯来看,时列也刚来不久。

    “上一次你拍的那颗续命丹的钱我已全部还你,且以200万灵币做为回报,这一次也不列外,相同的价格。”彦润凌说道,对时列的肯定很有信心。

    “只要有钱赚,既有人生保障,彦元帅尽管出任务。”通过上一次的任务,时列就已深信彦润凌。想必这一次他也会爽快接下。

    “认识王俞明和石宋吗?”

    “认识!”

    彦润凌随口问道,时列很快肯定了回答。

    “王俞明有个儿子叫做王晨,还有石宋的儿子石海,你先想办法让那两个孩子之间生出矛盾来,对付十岁的小孩,我想会很轻松。”彦润凌说道,明确了这步计划。

    “这么简单就能赚到200万?彦元帅可别卖了黄瓜又西瓜,工钱还是一块八啊!”时列说道,十分谨慎,因为他有点不相信这么一个小小的任务就能够赚到那么高的钱,况且在两个孩子之间放一颗糖这件事的确很容易办到。

    彦润凌知道时列这个老财迷一定会起疑心,便说道:“你不是有一个宝贝女儿吗?正好与那两个孩子同在一个学院里上学,办起事来就会很方便,难道不是吗?”

    彦润凌心有所图,把这件事涉及到的希望全寄托给了时列。虽然这件事彦子如也有可能做到,但他不想让彦子如替他去冒险。

    “不行!我们的关系不能让我女儿知道,更别说让她融入到这个计划当中了,这件事我坚决不同意!”时列用坚定的眼神回了彦润凌,这件事绝不能牵连到时西身上。

    彦润凌一听就怒了,一掌拍在桌上,把茶杯抖了抖,顿时翻了脸。“时列我告诉你,本帅既能让你活着坐在这里,就随时可以把你捏碎!无论如何,这件事你必须得接受,办不好你就等着给你的家人收尸吧!”

    时列惶恐,从彦润凌的脸色来看,他是认真的。彦润凌既然能在龙城安然无恙的生活,必有高官庇护,若把彦润凌秘密潜入龙城这件事公布出去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官员给拦截,随后遭殃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家人。

    时列不知所措,可当前情形下,他要是想活着出去,还得先接受这项任务才行。

    “好…好,这个任务我接了。”时列情不自愿地答应了彦润凌的要求,一听到要惩罚他的家人,便焦急万分。

    “放心,本帅不会亏待你的。”彦润凌笑道。

    彦润凌用权势逼迫时列接受了这个任务,成功的将时列化成了一颗棋子。

    大韩府,后院。

    温暖的阳光带来一丝风味,吹散了韩府的白发在身后舞动。这是一条通往后院的走廊,他的影子很快的划过了那个转角。

    吱——蹦!

    韩钦推开了一间房,下手似乎有点过分。不过还好,配得上他的身份。

    韩钦的黑影跨入了门槛,脚步声响应了整间房。很快的,他便来到了床边。

    “大国老。”杨康微弱的语气让人感到心寒,他还是那副模样,看似静心修养,实则在与病魔做斗争。

    韩钦退后几步,微微坐在了一根木凳上。“本尊有话要问你,你——想不想死?”

    韩钦缩紧的眉头,凝视着杨康的眼神。杨康似乎明白了韩钦的意思,他这样活着比死还难受,与其就这样等死,还不如早些放弃那些理想,与死神对一次话,也是一种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