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计划之中的那颗糖
    “大国老,我不想死…也不想活…”杨康嘀咕着,虚弱的语气显得多么沧桑。

    尽管刘管家给杨康用过很多种补气血以及营养素的丹药,却也无济于事,因为脊梁骨已碎裂,目前仅凭着灵力的丝连才能勉强趁到现在。

    “你已经失去了亲人,失去了行动,以及远离你那遥遥无期的理想,现在的你只能无中生有——已经没有资格再去追寻那些了。”韩钦说道,眉头缩紧。这话很明显是在打击,但更是事实,心灵得到的安慰只是短暂的,因为现实的他正是如此。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能力再站起来了,但我不想放弃那些梦想,真的…不想放弃。”杨康说着,眼角划过一条泪河,轻轻的流到耳边。

    “唉~可怜的孩子。本尊可以养你,至于你想活到什么时候,你自己选择。”话后,韩钦转身离去。从他的背景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可惜杨康的资质,只可惜他已成了废人,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了。

    碎了骨头的人,再也没有资格再激发内灵,如果一个平民不能激发内灵的话,那便没有活着的意义,更何况杨康的状况可是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了。

    韩钦关门的瞬间,杨康合上了眼睛,两条泪河流进了耳边。每当入梦,母亲的呼唤一直回荡在他耳边,他拼了命去回应,只可惜哑了嘴。当他醒来的时候,枕边已湿了一角。

    “一个人真的很无聊,躺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头,真的很想永远沉睡,起码还能见到自己的亲人……”

    龙一学院。廖云回到了学院,身影通过了安检门。

    午后,学院里的铜钟敲响,是在为学生报时。现在已是阳时二刻。

    风铃回荡在耳边,广场上转眼间空无一人。只有教室里会出现人影,宁静的教室只为老师的到来而打破这片寂静。

    幽魅班。聆听老师的解析,关注着老师的每一个动作。幽魅班今天下午的第一节课十分安静,整间教室唯有老师的讲课声,这与以前迥然不同,或许台上站着的是班主任的缘故吧?

    时光在潘松老师的粉笔头擦擦而过,留下了一面白白的字眼。随着下课铃的响应,他放下了笔头,转过身用严肃的眼神注视着每一位学生。

    “这道题我今天再讲一遍,要是明天的测验卷上还有人答错的话…”潘松老师轻轻推了一下眼眶。“以后就站着听课好了!”

    他总是这么严厉,他安排的每一个作业都得在学生的回答中拿到满分,正因如此,这个尖子班因他而成立。只不过那推眼眶的动作蛮讨人厌的。

    他这么一说,台下哪走不从?纷纷抢着点头,无一人敢反对这:好话说在前头。

    终于目送潘松离开了教室,众人纷纷缓了口气。正因被他的气场所压迫下,头脑才能在上课的时候保持清醒。

    这时,廖云离开了座位,往后排走去,眼神直冲秦歌。

    廖云起身的瞬间被芗兰盯到了,她的眼神很好奇的随着廖云的方向移动,最终看到了他拉着秦歌走到了教室后面的窗口旁。

    “杨家村和杨源大人那件事已经结案,相信凶手是谁你也已经知道了,那么…该不该告诉她?”廖云对秦歌轻声说道。这件事无论是否从他两口中说出,明天都会公布于世。

    “我也不知道该如果选择。”秦歌很纠结,如果这件事不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那么明天,杨慧敏很有可能将欺骗的罪名指在秦歌头上,这或许更加糟糕。

    “放学之后,找个地方向她解释吧!这是你最后一天时间。”廖云拍着秦歌的肩膀说道,随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固点。

    廖云也很无奈,若非事出突然,他也不用提醒秦歌,因为他知道秦歌自有选择,可光他的孤立,怎可能下得去手。

    两人的举动并不引起他人的怀疑,很平淡的一次谈话,却是一个让人扎心的话题。

    这件事灵襄并不知晓,廖云也没打算跟他透露消息,因为女生的嘴,是关不紧的。

    廖云刚回到座位,便收到了一张纸条,它插在了桌上那本书的下面,露出一角勾引了廖云的视角。

    廖云扯出一看,纸条上面写着:放学过后必须得送我回家!

    廖云看后情不自禁的笑了一声,扭头看了芗兰一眼。她倒是理直气壮的直接回避,可把廖云给逗的。

    廖云立即在另一面纸上写上了几个字,随后悄悄地递给了芗兰。

    芗兰飘过眼注视着廖云的一举一动,当注视到他的回应时,立即捏过纸条,打开一看:记得在门口等我。

    看到这样的回应,芗兰心里踏实多了,向廖云悄悄飘去一个眉笑,抿着嘴乐着。

    门外的风铃醒了,打破了教室里的嚷嚷,同学们都很自觉的回到了自己的桌位上,然而秦歌却是最后一位回到座位上的学生。

    南区,常来客栈,二楼。

    “二皇子,你那边可有进展?”

    “杨袁那边已经解决了,你那边呢?”

    房内传来彦润凌和王昆的谈话。门外照常守着两名手下,门缝还是那么的老实。

    “王俞明和石宋的资料我已经拿到手了。”彦润凌说道,两人坐在凳子上。

    “你准备如何下手?”王昆问道,想来彦润凌已经有了这次行动的规划。

    “先从他们两的孩子下手。”彦润凌回道,很是得意。

    “你是指绑架?”王昆猜着,有点难以置信他为何会这么想。

    “不!我要在这两个孩子之间,出现一具死尸!”彦润凌严肃说道,缩紧了口风,眼神很是可怕。

    “原来你是想打破两人的关系啊!”王昆笑道,这个答案不由让他感到欣慰。

    “随后利用这个冲突,咱们暗地里再倒点油,你觉得会烧得有多高?”彦润凌奸笑道,眼神很是猥琐。

    “都是国中大臣,即使德行再高,当面临这种矛盾的时候,我想…一定不会手软。如果能成功的将这两人给打垮,那么我父皇的势力将会受到动摇,虽然风险很大,不过值得一试。就是不知道,这油要倒在什么地方才好呢?”王昆说道,质疑中带有喜趣。

    “我已经找到了制造冲突的人,就算事出有因,也不会赖到咱们的头上。”彦润凌说道。

    “噢?谁?”王昆很想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很想知道那个人有什么资格能够与他两合作。

    “尽帝国首富——时列!”彦润凌回道。

    当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时,王昆顿时有点惊讶了。“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时列这个老财迷啊!”王昆轻哼了一下。“他这个人,只要你给他点钱,什么都敢干,前提是得有保险。”

    “王俞明的儿子王晨性格开朗,为人刚正,经常会到学院里的修灵场练习灵技。而石宋的儿子石海性格比较好强,仗着他父亲的势力在学院里欺压同学。从这两个孩子的性格特点来看,想要制造矛盾会比较简单。”彦润凌说道,仔细分析这两个孩子所存在的破绽。

    “这两个孩子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都有家中护卫接送,从这点上看来只能在学院里下手了。但学院里还有老师保护着,让他两自己产生矛盾,我想会比较自然。”王昆说道,他非常清楚贵族家中的孩子的安全保护措施,无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都免不了安全两字。

    “两个孩子一颗糖,猜猜得怎么分?”彦润凌暗示着,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如果将它切成两半只会触进两人的关系。”王昆说道,似乎明白了这个道理。

    “那咱们就不让它有切开的机会。”彦润凌坚定的眼神直视着王昆。

    “如果有一方大度的松开了手呢?”王昆又问。

    “那咱就把那颗糖换成他们之间所存在的共同兴趣。”彦润凌回了他的疑问。

    “很烫手而又让他们不肯放弃这件东西,或许才是这项计划的关键。”王昆说道,很想知道问题关键在哪。

    “相信很快,那个东西就会浮出水面。”彦润凌说道,把问题的关键指向时列。

    “但它不能出现在人们眼前太久,不然会被怀疑。”王昆谨慎道。

    “等事情结束了,一切都将化为乌有。”彦润凌回道,表示知道事后的处理程序。

    两人的观点走到了一块,这对同谋者来说很值得欣慰。无论是借刀杀人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两都是最终的赢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