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丧失意义的灵魂
    太阳开始偷了懒,躲在云层一直不肯出来。软绵绵的浮云犹如绵羊的外衣,随在左右的肯定是它的幼崽。

    龙一学院,幽魅班。

    随着黑板被白粉末基本上给侵占过后,本节课的老师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台下所有学生。

    从他犀利的眼神和那推眼眶的动作来看,潘松老师似乎有话要讲。

    “期末考试将近,我听熊老师说咱们班的体育成绩很不理想啊~廖云!”潘松那狰狞的眼神给了台下一惊,纷纷端端正坐,不敢有半点嘈杂声。

    听到潘松的点名,顿时让廖云站起了身。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紧张,平静的嘴角反而露出一丝微笑,镇定自若。

    “上个星期熊老师对我们班进行了灵器测试,基本上全班同学都已学会了控制自己的灵器…”说到这,廖云不想继续说下去了,顿时沉默了。

    “我不想听到基本完成和差不多完成这两句话!与自己的灵器心灵相通,达到随心所欲、举器横方,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还能在一个尖子班听到基本完成这句话?”潘松批评着,顿时情不自禁,拳头不停地捶在木桌上,震撼了学生们的心。

    就在全班默不吭声的时候,灵襄的小拳头紧张了一下,紧紧地捏着,抿着嘴看样子很是难受。

    潘松的右手指划过众人眼边:“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上个星期的体育课在修灵场的成绩,希望…”说到这,话被打断了。

    灵襄猛然起身,起身的瞬间让廖云目瞪口呆。“对不起老师,怪我不用功,让您操心了。”话后,灵襄对潘松鞠了一躬,为了表示歉意,她肯放下身价,此刻的她只是一名学生。

    “我已经知道了,你坐下吧。”潘松和气说道,用遗憾的目光把灵襄扶了坐。其实这件事他已经听熊剑华说过了,他只是想让灵襄有自知之明,虽然他没有让灵襄转到其他班级的胆量,但脾气不让他消停。

    顾名思义,这个尖子班因廖云而成立,也因王灵襄而失落。不过总体来说,以长补短已经掩饰了这个弱点。体育老师的考核不仅要明细学生个人的体质、内灵境界、独立灵技熟练度以及灵器的管理与使用技巧。

    体育的成绩是单项的,不可以融合为总体成绩合集体评分。在学院里,老师们评比体育成绩都是以全班体育测试得出的个人成绩中挑选出最低评语的那位同学来做比较。从此可见,王灵襄在体育成绩这点上,已经给了潘松一个脸色。

    可人家是皇族,做为老师的他即使有学院庇护,也不敢纵然私自或群体针对她,除了忍气吞声,他别无选择。

    叮铃~叮铃~

    门外走廊上的风铃收到了时间控制室的回应,声音传达到了学院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风铃的提示,潘松这才松了脸皮,悄无声息的整理好教课本之后,一道白光从他的镜片闪来,划过众人的眼边。

    潘松跨出教室的那一瞬,众人无不目送。当他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中后,这才给了学生们一个安逸的喘息。

    芗兰的眼光划过门边,放他的视线回到桌面的时候,无意间把目光投向了——在廖云怀中哭泣的灵襄。

    上个星期那节体育课上,灵襄明明带来了自己的灵器,然而却不想在众人眼中施展。当时唯有廖云等比较亲近的人知晓,其他的人都被蒙在鼓里。从潘松的眼神和此时灵襄的哭泣声中,廖云已经知道了答案。

    此刻,廖云和灵襄已经成为了全班同学眼中的焦点。她哭泣着,她流泪着,眼泪不停地从廖云的胸口滑下去,总能给廖云一种心痒痒的感觉,但他坚持着,或许只有哭够了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堵在心头很不是滋味。

    大韩府,后院走廊。

    一名女仆正从中院走过这道走廊,轻盈的步伐仿佛微风拂过一般清净。

    午后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穿透下来,地板上树枝的影子随着清风而舞动。

    “啊——”

    后院传来一声尖叫,从口音上能分辨出是来自于一位女仆。

    这声尖叫传过通往中院的走廊,向中、后院传达了一个惊人的讯息。

    “快!快去通知刘管家!”

    “好!”

    通往后院那道走廊传来呼喊声,随后好几双脚同时踏过这道走廊,纷纷往杨康的房间跑去,唯有一名家丁是往反方向跑。

    忘忧亭。韩钦和刘管家正坐在石亭中喝着姜茶放松放松,很是闲情逸致。

    “老刘啊,在府里也就你才敢喝我这姜茶了,怎么说也得30年了吧?”韩钦说道,语气温润。

    “是啊,自从我与家人失联,就决定跟随国老您一辈子,现早已把大韩府当做自己的家了。”刘管家很欣慰,他能在走投无路且一无所有的情况下与韩钦偶遇,这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就是这个把柄,让刘管家尽心尽力地在此贡献自己的青春,正是那匆匆的时光,留下了不止一段时光能够让对方感到信任。

    “国老,刘管家,出事了!”

    正当两人谈得正闲的时候,石门外传来了一名家丁的呼喊。

    从他那急匆匆的脚步来看,这件坏事已经吊起了韩钦的好奇心。两人放下茶杯,期待着他下一次开口的内容。

    那名家丁不敢怠慢,奔到石亭中就开起了口,毫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微胖的身材给了他一脸汗水,但也来不及擦擦。

    “国老,刘管家,那位客人刚刚已经自绝了!”

    “什么?!”刘管家情不自禁猛然站了起来,一脸膀胱,还来不及问问缘故,就已跨下了眉头。

    对于这个坏消息,韩钦反而不以为然,他似乎猜想到了这件事会有所发生,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刘管家已经被这件事给深深的吓到了,随即回头望着韩钦的脸,顿时心里多了一个好奇的疑问。

    “去看看。”韩钦轻声说道,那名家丁赶紧带了路,把两人引出了石亭。

    韩钦不急老刘急,这倒是甩了老刘一头汗,犹如韩钦把自己那份着急送给了老刘。

    那名家丁在前面引路,老刘负责擦汗,而韩钦负责替两人安逸。

    韩钦跨进了房间,只见两名女仆低着头守在床边,等待家主和管家的来临。

    这时,杨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从冰冷的脸能看出他已经全身僵硬。韩钦步步逼近,杨康的脸也越看得清晰。

    “他终于…还是做出了选择。”韩钦轻声说道,感慨之气脱口而出。

    韩钦这句话让刘管家很是好奇,便问道:“您已经知道了他会寻死?”

    “他会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他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早就做出选择。”韩钦解释了他的无慌自述,眼中闪出一起怜悯。

    “原来您已经知道了他会这么啊…”刘管家问道,这才消极了心中的疑问。

    “将他埋葬到杨家村附近。”话后,韩钦挽手背着离开了这间房。

    他的身影看不出对杨康有一点儿怜悯,可能是两人平常没有关系的缘故吧。

    从韩钦要埋葬杨康这一点来看,他与其他贵族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韩钦的身影飘然而过,悄无声息的划过了通往中院那道走廊。

    刘管家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吩咐下人把杨康移到杨家村,至于如何搬运很是让他头疼。

    “看来那杯姜茶是来不及喝掉了。”刘管家叹息道,似乎有在指责杨康坏了他的心情。

    龙一学院,广场。

    叮铃~叮铃~

    上课的钟声已经敲响,然而幽魅班全体学员都出现在广场上,结伴而行,看似要往修灵场而去。

    “云,我已经想好了。”秦歌靠着廖云悄悄说道,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灵襄的注意。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太理想,愁眉苦脸的。

    灵襄把脸挤了过来,露出那颗可爱的虎牙,对廖云眉笑着。“在聊什么呢?”

    只听廖云随口“嗯”了一声,便加快了脚步。他并不打算回答灵襄的问题,因为这是秘密。

    “怎么不回我啊?”灵襄感觉两人这会儿怪怪的,肯定有事要瞒着她。

    “偷窥别人的内心,可是很不好的哟~”廖云笑着,脚步更是快得让灵襄难以跟上。

    “云~你说嘛~好不好嘛~”

    尽管灵襄如何卖萌去讨好廖云,廖云都不会泄露一点儿风声,这让灵襄渴望而又不可及立即了,还不是胡搅蛮缠的拽着廖云的手臂。

    撒娇啊~淘气啊~都无济于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