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你还有我
    太阳划到天边,暗红了那座山,洒下了刺眼的红霞。

    白燕飞过龙城上空,红霞已渲染了它们的衣裳。留下了几声呐喊,渐渐地随着太阳方向追逐而去。

    西区,时宅。

    尽帝国首富时列的私人宅院,门外自然得简陋一些,一旦跨过那扇大门,里面却是另一个世界。

    富甲一方的时列,所生活在的宅院毋庸置疑得超越平民或与贵族并肩。

    时宅面积广阔,毫不逊色于贵族府邸。无论是花草还是树木,里面应有尽有。豪华的木桩都带有金光,更别说那石板上的符文了。

    辛得清风的提示,让人远远就能认识了时宅里所养殖的香树以及花种。

    此刻,时列正泡在石澡堂中。这是由一块大石头打磨而成的澡堂;原石形长方形,随后由工匠打掏而成。

    这是一间小院子,石澡堂的周围全种下了花草,光着脚丫踩在上面还会感到有点儿扎脚。除了这些,就只剩那座木亭了。

    光着身子泡在里头,享受着热水浸泡的过程,再加上夕阳的色彩,更是让人感到无比的舒爽。

    “平白无故让两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看来这两百万有些滑手啊~”时列闭目感叹道,消极的时光不由让他起了一丝犹豫。

    若想对那两个孩子下手,就得躲开他两家族的看管范围,而这个范围唯有在龙一学院才能实现。

    按照彦润凌的意思,他是想让时列的女儿去完成这件事,因为在院内下手比在院外下手要安全得多,更何况一个学生并不会引起老师们的特别关注。

    “老杨——”

    时列张开大喊一声,随后嘴巴关上了,然而那声呼喊还回荡在院内。

    几秒钟的时间,杨管家的身影便匆匆而来,且小心翼翼地踩过青草,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时列身前。

    “老爷,您有何吩咐?”杨管家鞠躬问道,凝视着时列的眼神。

    “你去查一查王俞明和石宋那两位大臣的儿子所在的班级资料,最好把那两个孩子所在的班里中每一位学生的生平资料,越快越好。”时列指示道,语气有些紧张。

    杨管家想了想,随口问道:“私下收集还是直接从老师手中买来?”

    “用最快的方式!”时列坚定的眼神给了他肯定的做法。

    “好,我这就去办。”话后,杨管家转身而去,身影划过了这片花草,从石门处消失而去。

    “这么危险的任务,还是让其他人去办比较好。这两百万看来只是一个虚数,还不知事后会折掉多少。”时列靠在石膀上,闭目凝神,对苍天叹去一口暖气。

    龙一学校,教师楼底层通道口。

    王昆顺着教室楼梯走上去,高冷的身影看不出一点儿端倪,他今天直到现在才来过学院。

    校长办公室。王昆往封闭中的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随后听到里头一声回应。“请进!”

    王昆轻轻地推开了木门,身影钻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二皇子,您有事吗?”沈州问道,从办公椅子上站了起来。

    沈州,龙一学院校长,戴着一副眼镜,年过三十任然神采飞扬,左边脸上长着一颗黑痣,严肃的表情总能让人联想到潘松。

    王昆很懂礼貌的指引沈州坐下,随后自己坐在了木桌的对面,与他对视。

    看着他桌前摆放着的文件和潦倒的钢笔,可以判定他现在很需要时间。

    “今天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今天直到现在才到学院报告,希望校长能够包含,替我向班主任老师解释,谢谢!”

    王昆倒是很放得下身价,竟直接以学生的身份向校长回报他的落课原因,这还不得让沈州横竖都得一个答应。

    “既然这样,那我待会向你们班主任说一声便可。”沈州说道,露出的表情很是尊敬。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让每一位老师都感到厌烦,但王昆是皇族,身为校长的他也不好意思批评,只能希望王昆今后能够自觉。

    “也没有什么事了,你忙吧,本皇子就先走了。”说着,王昆起身道别,冷冰冰的眼神让人看不到一点儿真诚。

    只听沈州轻轻回了一声“好”,王昆早已拉开门走了出去,从那条门缝上穿过来的白光照到了沈州的镜片上,反射着一道白光寒噤了这片气场。

    修灵场内。

    随着下课铃的响应,幽魅班的学员纷纷从场内走了出来,带着放学的喜庆,不得让人活蹦乱跳起来。

    芗兰紧紧地随在廖云身后,怕他逃走。

    灵襄牵着廖云的手臂,对廖云眉开眼笑,她已然把前方的安全交给了廖云,眼神离不开廖云的脸。

    这时,灵襄往周围扫荡了一眼,结果发现了一个问题:“云,秦歌还没出来吗?”看着人群之中少了秦歌,不觉感到好奇。

    “他呀~很有可能往厕所方向去了。”廖云淡淡回道,其实心里已经知道了秦歌的真正去向,只是不愿说罢了。

    灵襄又扫荡了一眼,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杨慧敏呢?”

    灵襄的问题开始让廖云有点无奈了,便回道:“问那么多干嘛?说一定他两一块去了厕所也说不定啊。”廖云无奈的笑了笑。

    只听灵襄回了声“噢~”便不再多疑。

    “死廖云,居然当我不存在?!”芗兰在廖云身后默骂道,很是不服,看着他两这么亲密,而自己却无故紧紧的跟在身后,总感觉身旁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她似的。

    白苍亭,位于修灵场左侧一百米。白苍亭是由第一任校长白苍命名,那里树立着白苍校长的石膏像,石膏下立了一个碑,碑上刻画着他的平生资料。

    白苍亭以白苍碑为中心,围成五十米的半径,唯有一条路穿过白苍亭,其他角落尽是青草和名花。白苍碑旁有座木亭,亭中站着秦歌和杨慧敏。

    “说吧,现在这里就咱俩了。”杨慧敏笑道,以为秦歌把她拉过来会给她一个惊喜,所以迫不及待的想摘下面纱。

    秦歌犹豫了一会儿,总感觉说不出来,纠结的眉头让杨慧敏感到有些好奇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杨慧敏关心道,看到他委屈的模样,顿时为他操心起来。

    “慧敏,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可是…”说到这,秦歌卡住了喉咙,表情很是别扭。

    “可是什么?你快说呀!”杨慧敏疑惑重重,很想知道是什么事能让秦歌如此难以出口。

    秦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气勇气用坚定的眼神直视着她的眼睛。“你父亲,在去杨家村的路上遇害了。”

    杨慧敏听后并未茫然,以为秦歌是在跟她开玩笑。“你骗人~”

    “我是认真的!”秦歌用坚定的语气肯定了这个事实。

    “不可能…”杨慧敏有点动心,即便还未清楚事发情况,也被秦歌的说辞给动荡了心灵。

    “知道杨康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吗?那是因为杨康也遇害了,现在正在大韩府里躺着呢!”秦歌说道,语气有些哈气,心跳加速。

    他知道这个事实很难让她接受,但只要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想必她也会半信半疑。

    “不会的,你肯定是在骗我!”杨慧敏哭了,她不愿相信眼前这名男子的话;她宁愿为父亲抱有希望也不愿相信他,哪怕还有一点儿转机。

    “这件事今天早上已经在君与殿公布了,案子也已经结了,凶手也已经找到了。是云亲口告诉我的,凶手的尸体就在我家府上。最迟在明天早上,真正的答案就会传到你家府上了。”

    秦歌说道,他知道她此刻心里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嘴巴还在倔强而已。

    “我不信…我不信…”杨慧敏的头紧紧地靠在秦歌胸口上,滔滔大哭,泪水划下了秦歌的胸膛,顿时让他感到有一丝的心痛。

    “无论你信不信,这个事实永远也无法改变。”秦歌温馨道,抚摸着她的头顶,呵护着她的脑门,真挚的嘴唇亲吻在她的额头上,呵护着她的每一次呼吸。

    “呜呜呜~”

    杨慧敏捏紧了秦歌胸口上的衣服,拳头紧紧地贴在秦歌胸口上,让他无奈而又担忧。

    “怎么会这样…会这样…”

    杨慧敏泪流不止,哭泣声回荡在白苍亭中。清风拂过,掀开了一把头发盖住了她那柔弱的脸颊。

    “笨蛋,你还有我呢,相信我,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直到永远的尽头……”

    秦歌的心终于被杨慧敏的哭泣声给软化了,灵动的心含着一口冷风难受而又想哭泣。

    秦歌的眼神闪过一瞬白光,寒噤了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紧紧地将她搂住,怕她逃走——难以追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