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来自星空的尾声
    夜虫开始起来作怪,冥冥之中听出了蟋蟀的呻吟。暗淡的街角早已看不清前方地板上的图文,这个城,已被黑暗所吞噬!

    “谢…谢谢你…”

    一街角隐隐约约传来芗兰的道谢,回荡在廖云耳中。

    即便街边的灯笼如何点睛,也有照料不到的暗黑。

    躲在黑暗中的她,早已看不清他的脸庞。

    “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在完成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朦胧的夜色,只见廖云那模糊的嘴唇,和那口是心非的语言。

    “哼!这是你欠我的,是你理所应当的才对!”芗兰一口反驳,理直气壮的眼神闪过一束杂光。

    廖云被她的天真深深地刺激到了笑意,悄悄地露出一角微笑。“回去吧。”

    突然,一股凉风吹来,掀起芗兰头发的身影,印在了廖云眼中。

    “那个…你额头没事了吧?”芗兰很尴尬的问道,握紧了手,表示对那天晚上的失态很不好意思。想对他道歉,但娇气不让她说。

    听芗兰这一问,廖云顿时想起了那件事情。“噢~你不说本少爷还真给忘了,你记好了,从今天起,你每碰伤我一次,就抵消一次护送的行程。”廖云气质蓬勃的说道。

    “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了天空的静美和详宁。”芗兰突然说出了这句话,顿时让廖云谨慎了心态。

    “不用谢我,因为那是你应该看到的东西。”说着,模糊之中看到了廖云转过身去,看似要离开,丝毫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那我回去了,你…路上小心。”芗兰吞吞吐吐的语气顿时心跳加速,不知为何她竟有这种反应。

    只听廖云的背影淡淡回了一句:“龙城很安全。”

    “刚才在空中的时候我感应到了你的气息,你现在很虚弱…”芗兰低声说道,淡淡的口音还带有一丝关心。

    原来当两人翱翔在夜空的时候,芗兰的后脑勺紧紧地贴在廖云的胸口上,他的每一次心跳以及呼吸都被芗兰窥视着。

    从他呼吸的频率和气息的声重,芗兰敢判定此时的廖云正处于虚弱状态。然而他还坚持以飞行的方式送芗兰回家,他虽不知廖云这几天都经历了什么,但她为廖云的行动而感动。

    廖云默不吭声,或许是他不想亲口说出自己的秘密吧!

    “别总是装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拼了命的伪装自己,最后连珍惜的本质都不懂。”芗兰喃喃细语,看着廖云那副沉重的身影,心里顿时感到不安。

    她害怕廖云会因此而生气,毕竟他是一个爱面子的男生,偷窥他的内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珍惜的本质?这是一个很令人纠结的话题。”廖云的语气开始有些不和,纹丝不动的他,背影越发得冰凉。

    “不懂得珍惜自己,一心以仁义为命题去执行的人,就是丢失了珍惜的本质。”芗兰坚定的语气告诉了廖云,其真正意思是想要告诉廖云不要把自己伪装得太好,不要让他人找不到关心他的地方。

    “在我小的时候我父亲曾告诉过我,珍惜是留给别人的。”廖云坚定的意念肯定了他父亲的想法。

    廖云的想法让芗兰顿时感到好笑:“你父亲在世时的确是灵界中境界最高的人,可那是从他的角度说出来的珍惜,现在的你根本就还没有资格去信仰。”

    “你了解我父亲?”廖云淡淡问道,并不怀疑她有不敬。

    “呵…并不了解…”

    说着,芗兰掉下了眼泪,一滴滴黑化的泪珠打在了她的脚尖上,幸得黑夜掩盖了这个真相。

    十年前在龙城外的那场暴动,被长渊林的一名史官用记录了廖琰吞噬轩灵剑前后的整个过程。

    芗兰转过身去,迷茫地往前跨出了一步。

    “这些年来,你可知我是怎样活过来的吗?”

    “你又可知我的命运…”

    芗兰的语气有些颤抖。两人背对着,摆着一副离开的样子,然而却纹丝不动的站着。

    “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活在我父亲的阴影之中,每天反复的提醒自己未来将要背负的使命。”

    “是啊~多么沉重的使命,足以改变了一个人的心智。”芗兰淡淡道,心中默默地忧伤。

    芗兰这句话让廖云顿时感到好奇,“你在说什么?”

    芗兰一听愣了,冥冥之中竟被廖云给感染了,差点儿就露馅了。

    急忙补上:“我…感叹一下你的人生…不可以吗?”芗兰的口音有点儿结巴,随口就是这句,还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这才消极了廖云的质疑心,“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吧。”

    “怎么?你在关心我?”芗兰挑逗道,感觉廖云对自己起了心意。

    “不!我是怕你在耽误我的时间。”廖云解释道,给了芗兰一个哑巴。

    “死廖云!”说着,芗兰耍起了大小姐脾气,随后听到她的脚步声渐渐地消失在了这个地点。

    清风拂过了廖云的脸颊,月光照出了廖云的身影。

    “对不起灵襄…”

    皇殿大门前。月光洒下一盆银水渲染了大地,寒风也随之作怪。秦歌和灵襄并步来到了皇殿门前。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灵襄淡淡说道。

    “真的不用送你回宫吗?”秦歌疑问道,很是好奇。

    “嗯,你回去吧。”灵襄的语气有些微凉,眼中闪出一丝寂寞。

    “那好吧。”话后,秦歌转身离去,他的身影看似沉重。

    秦歌心想道:按理说,以云的飞行速度,现在应该早就回来了呀?唉——云是不是糊涂了?这可是在灵襄面前啊!

    秦歌感觉廖云的做法很是不妥,虽说贵族能三妻四妾,以当前的情况来看廖云的确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但从灵襄的角度来讲,廖云不应该这么做,毕竟皇尊赐婚,可不是能开玩笑的。

    渐渐地,秦歌的影子已看得模糊,慢慢地往前消失而去。

    “如果真是那样,你一定要记得跟我说,因为我不会怪你,更没有权力责怪你…”

    灵襄悠静的步伐沉重而又孤单,像是一只小猫失去了可爱的胡子,晓得十分忧愁。

    西区,时宅。

    这时,石澡堂传来连连不断的脚步声。不久,杨管家的身影气喘吁吁的来到了这里。

    随着脚步声一同而来:“老爷,资料到手了。”

    时列正观赏着夜空,等待着星星的苏醒,顿时被老杨这一喊打消了兴趣。

    几息之后,老杨来到了木亭之中,时列身前,手里还握着一卷纸。

    “给我。”时列随手抢走了那卷资料,紧接着打开看了看。

    “为了不让老师起疑,所以我就说是您要捐助龙一学院这个班级,所以需要一份学生的资料,老师这才给的。”杨管家说道,说话时沉住了气,话后又是一阵气喘吁吁。

    时列:“嗯,你做得很好。我看中了一种孩子,或许他能帮到咱们顺利取出那200万灵币……”

    ……

    璀璨的星星伴随着寒月在夜空争鸣着,星空中的光点绘画出无数个似马似牛的形状,像虫子,像灵兽,更像仙女的眼睛。

    大韩府。廖云回到了府中,现在正往忘忧亭走去。

    他看上去很虚弱,虚弱到难以伪装,他的脚步显得缓慢,每一次呼吸都显得凋零。

    忘忧亭。韩钦正坐在石亭中,那是一个人的影子,一个让廖云感到好奇的影子。

    “师傅!”

    远处传来廖云的呼喊,几息之后还不见回应,于是廖云继续迈步。

    寒风掀起了花瓣,伴随在廖云脚边不肯离去。廖云的身影也在月光之下变得模糊。

    廖云踏进石亭的瞬间,韩钦的眼皮轻轻跳动了一下。

    “师傅,我回来了。”廖云蹲在韩钦身旁,微声呼喊道。

    心想到:园园这么早就睡了么?

    这时,韩钦悄悄地笑了一下,这个小小的举动立刻就被廖云给抓住了。

    “师傅,园园呢?”廖云问道,已经知道了韩钦此刻正是醒着的。

    只听韩钦淡淡回了声:“回房间去了。”

    知道了燕园园的去向,廖云也安下了心,微微起身,往韩钦身旁那根石凳坐去。

    “师傅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您说。”

    这时,韩钦眼中反射出一道寒光。“杨康自绝了。”

    韩钦坚定的眼神明确了这个事实,顿时让廖云愣了一下。

    廖云并不为此事而感到惊讶,因为他也早料到了这个消息会诞生,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我相信,这个选择并不会让他感到后悔。”廖云感叹道,抬头仰望着星空,眼中闪出一丝白光。

    星空真的很华丽,但在不同人的眼中,会呈现出不同的评价。

    你不一定要看懂它,也不需要去理会它,你只需知道,它的每一次闪耀,都是你人生中的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