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小眼睛班
    龙一学院的广场上追赶着一群野孩子,散步的、横跨到教学楼的、做运动的——很是密集。

    钟楼的大钟还未被敲响,学员就已自觉入院,享受着清晨的广场上清特的气息。

    修灵场内。此地很是寂静,如同深夜中的银湖,幽凉而空瑜。偌大的场地却被一个人影子所踩在脚下。

    “飞菱炫!”

    一名青少年在此练习灵技,空荡中回荡着他那坚硬的语气,清脆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憋气。

    就在修灵场最中央的那道图案上,站着那名青少年。

    他胸前浮现着一颗立体菱形水晶,洁净透明中闪耀着耀眼的白光。

    它被定住了脚点,仅凭着这名青少年用双手小心翼翼的操控着它原地旋转。

    这名青少年的双手隔离菱形水晶大约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他的眼神不敢离开它一毫,因为一旦分心,下一秒它将很有可能坠落。

    从他坚持了这么久,看来他已经学会了掌控它的基础动作,但离释放(运用于攻击、防守)还需多下点功夫才行。以他小小年纪就能领悟此紫品灵技的基本功,也是可喜可贺的。修灵场也为他的努力而感到欣慰。

    这时,它放下了双手,轻轻地呼了一口闷气,紧接着菱形水晶化作白色灵体消散于这片气场。

    这名青少年名为王晨,是最高司法官王俞明的独生子。凭家族的条件及自身的努力,在小眼睛班拿到了修灵榜第一名,深得老师看中,特批准他在修灵场未开门之前可向持有钥匙的老师申请提前进入。

    “终于可以了,呵…”王晨笑逐颜开,酸痛的双臂顿时给了他一个咬牙切齿。

    他应该是在控制菱形水晶的时候,为了让它的脚点得到稳定,所以伸直了双臂,双臂保持静止状态过久而引起。

    咚——

    学院的大钟敲响了,给所有学员传达了一个重要的讯息。

    “该回教室去了。”

    王晨沉住了气息,刁起孩子气一个劲的往门口跑去,笑得纯真。

    他穿着全院学员统一的蓝装校服,有些调皮的他在腰间上绑上了一条蓝带,奔跑的时候,它飘荡在他的身后,给潇洒添了几分度数。

    幽魅班。廖云牵着灵襄的手走进了教室,两人回到了自己的桌位上,其余人也随之。

    叮铃~叮铃~

    教室外的风铃叮铃响起,把教室里那阵嘈杂给压住了。

    随着风铃的尾声,一位身材窈窕,身穿淡红色旗袍的女老师走进了教室。没错,这位就是杨紫仙老师,同学们心目中的女神。

    “同学们早上好~”

    “杨老师早上好!”

    她那清脆且甜美的声音顿时就拿下了台下所有学员的微笑。她扭动着身姿,还来不及看清她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书本,那迷人的身姿就已躲进了讲台。

    “老师刚接到一封信,杨慧敏同学今天要请假一天,麻烦班长记一下笔记。”杨老师说道,眼神凝视着廖云。

    话音刚落,廖云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他那本笔记本,提起笔,紧接着记录了这件事。

    “嗯?”廖云抖了抖眼皮,看着笔记本中鼓起的那个皱纹。“有东西?”心想到,好奇的那双手迫不及待的想要揭开真相。

    就在廖云好奇而缓慢的举动之中,芗兰紧盯着廖云那双手,抿着嘴期待着那一刻。正时,芗兰的举动也被灵襄所监视着。

    原来是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什么呢?灵襄很乐意的帮咱们念了起来:“放早学后送我回家!”

    话音刚落,廖云和芗兰愣了。同步间,抬头对视着灵襄。这一刻,三人哑口无言。

    就这样僵着,没人站出来辩解,不知不觉,灵襄那坚定的眼神很自觉的淡了下来。

    这一刻,芗兰感应到了灵襄的心声。她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她摊上事了,她摊上大事了!

    芗兰心想:为什么王灵襄看我的眼神…会那么的瑕疵?

    “王灵襄同学,请认真听课。”杨老师喊道。这一刻,三人的目光眨了一下,断掉了三人之间所存在的尴尬。

    随后,灵襄转身回坐,逃避了这个焦点。她的脸庞保持着微笑,这一笑仿佛淡忘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廖云从她刚才的眼神中看到了宽容。

    廖云心想:她…看到了什么?是卑微的祈求,还是该死的好奇?

    芗兰心想:她该不会是在吃醋吧?或者误会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死廖云!都怪你!等叔叔完成了大计,我就把你给剁喽!

    王灵襄:既然那份好奇已经深到了此处,何不如他所愿,让宽容来表态我对他的爱,还有另一层深意。

    “双控凝灵的要点在于对灵力的掌控和灵气的自由形态,这种巅峰技能唯有念力达到念物起物、聚气成沙的人才能够做到。唯一利处在于能够以一只手施展灵技,曾有一名伟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有两只手,一颗心,两个意,但我还缺少一份肯定。这句话说的就是,能同时产生两个念意,犹如一心二用,但还从未敢试过,因为一旦失败,将会玉石俱焚,一切都将在逆灵中灰飞烟灭。”

    杨老师向学员解释了双控凝灵的起源和未来的预言。从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了这个逆灵之法。

    如果廖云没记错的话,他父亲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还没有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在他人眼里已树立了不可能的标签,且没人去努力过的,那么,都将有可能会被实现。

    窗外逃窜着小鸟的声音,清脆的叫骂淡没在广场上、树梢上,以及人们的心上。

    太阳洒下一盆火辣,躲在教室内的人自然得意,却苦了食堂阿姨们正在晾晒晒菜的苦黄手。

    叮铃~叮铃~

    下课铃声被火辣的太阳给吓慌了手脚,一不小心响却了整栋教学楼。

    教学楼二楼,“小眼睛”班。

    小眼睛班命名至今已有4年,以学员6岁开始建立班名。班内学员平均年龄在10岁。

    随着下课铃的指示,这个班已经开始骚乱起来。从老师走出教室的那一瞬间,宁静的桌凳如同猛兽般惊醒,躁动不堪。

    一群青少年相拥而上,把教室门都差点给堵上了。还被老师拖课的班里都被这个班的喜气给渲染了,弄得老师头脑发疼。

    过了一会儿,小眼睛班的学员基本上都已逃出了这个教室,目前为止宁愿待在这儿的也不过一名男生和三名女生。

    这时,一名青少年坐在凳子上眺望着周围,似乎在找什么。鬼鬼祟祟的举动很是小心谨慎,那三名小女生只顾着看书,根本就没在意那名小男生的异动。

    这名小男生名叫石小研,是石老目的独生子,平时像下课这段时间,他也该与男同学一起在广场上奔跑。

    但这次不同,他拿着一张画纸,瞪大眼睛记下了画中的玩意儿。鬼鬼祟祟的紧盯着那三名小女生,在确定她们不打算扭头之后,石小研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轻轻地把那张画纸挪成一团塞进了裤兜。

    石小研鬼鬼祟祟的走到了一张桌位旁,小心翼翼地把手伸了进去,他似乎在摸索着什么。

    看他那敏锐的眼神和嘴角那一丝微笑,就已知道他摸到了一样与图纸中所画的那个玩意一致的东西。

    此刻,一个孩子的心跳越发的迷茫,他稀里糊涂的相信了他父亲的话,相信了一句毁了他一生名誉的诱言。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是王晨的座位。把一只平庸的手伸进了一名家族势力庞大的孩子的私密处,这是一个令人胆怯的做法,是一场与死亡做赌注的局。

    广场上,王晨正与一群小伙伴追赶着,玩闹得不可开交,偶尔摔了一跤也不碍事,很是和睦的一个群体。

    这时,一名小男生捏紧了拳头,瞪着欢笑中的王晨,他的眼神很是挑剔,只盯着王晨的步伐。

    “下一次单元考试,我一定要超越你!”石海坚定的目光对王晨悄悄说道。

    石海,最高司法部副执法官石宋之子。性格好强,向来不服王晨的性子,对于石海而言,王晨的活跃就是对他的羞辱。

    他一直把班级修灵榜第一为自己的荣耀,自从王晨得了一样宝物,那样宝物让王晨的灵力得到极大的提升,更是让他突飞猛进,最终超越了石海,一月之内跟石海比了个高低。

    也就在前不久的一次单元考试,就在石宋信心十足的时候,听到了王晨的一句话,顿时给了他一个脸色。

    刚开始以为王晨只是在不自量力,然而通过了那次考试过后,石海就变了个脸。

    ……

    王晨:“等着被我超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