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紫元坠的误解(一)
    枝头上滴下了那最后一颗露珠,阳光穿过它的身躯,闪出点点晶莹的白光,荡漾在树根下成影。

    浮云跟太阳闹了别扭,说什么它们都不会走在一块,这可把广场上那群孩子给急的。

    “王晨,外面太热了,咱们回教室去吧?”一青少年说道,抬起右手遮挡着眼皮。

    在火辣的阳光之下调皮,头发不由冒出几颗汗珠,很快的就与额头起了哄。

    王晨抬起右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眼中闪出一丝脆弱,再看看这群伙伴嘴里都哈着汗气,这才点了头。

    “嗯,那走吧。”说着,王晨转身之间,六名伙伴为他让出了一条路。以王晨为首,七人气质蓬勃的走回了教学楼。

    王晨已在班级内树立了自己的地位,以他傲人的家族背景和自身的努力,身旁有人拥护也是自然的。

    看着七人傲慢的步伐和威风凛凛的气场,顿时让石海看在了眼里,咬着一口气吞到了肚子里。

    “为什么?那些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要在他的手里一样一样的失去?王晨,这就是你给我的回报吗!”

    石海咬牙切齿,瞪着王晨的身影,眼神中闪烁着痛恨的目光。

    “海哥,算了,那些家伙,咱两以后也不要跟他们一起玩了。”站在一旁的龙小江说道,紧紧地抓着石海的手臂,怕他控制不了自己,酿成尴尬的事情来。

    “不就是内灵境界提升得比我快一些嘛,理论知识他还差得远了!”石海说道,哼中带笑。他还没有输,他只是输在了一件灵物,一件能让使用者修炼速度提升的东西。若要比理论知识,王晨的确还得加把劲。

    “我父亲说过,欲速则不达,若依赖上了那些东西,当失去它们的时候,自己什么都不是!”石海说道,语气中倔强着不服。

    看着石海脸颊上滑下的那颗汗珠,龙小江有些不忍直视,便说道:“海哥,咱俩也回室去吧,外面好热啊,也快要上课了吧!”

    听了龙小江的劝解,石海深呼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点了头,眼角闪过一丝光泽。

    只听石海轻“嗯”了一声,便转身与龙小江并不而去。

    那整齐的影子,才属于不变的友谊;那不受新欢所镊变的意念,才值得有这度光辉。

    叮铃~叮铃~

    教室走廊中的风铃响起,赶走了密集在走廊上的玩闹声。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声音笼在了教室内,最后被老师的脚步声给打消了。

    小眼睛班。随着老师到来的倒数中,那群顽皮的孩子立即管住了自己的小嘴。

    “在哪呢?我记得明明是放在这儿的啊!怎么会不见了呢?”

    这时,王晨那边传来叮咚声,像是敲打着桌子的声音。

    一名男老师走到了讲台之后,那犀利的目光立刻投向了王晨。

    “王晨同学,你在干嘛?”

    一句严肃的语气顿时让王晨愣了一眼,赶紧停住了那慌忙的双手。他的表情很是委屈,且带有急躁。

    老师的疑问让他的双腿不由撑起了身子。

    “老师,我有东西不见了!”王晨鼓气勇气说道,闷得一脸红,此刻的他定已心急如焚。

    听着学生的解释,这位老师不由眯起了眼睛,感到很是好奇,便问道:“什么?丢东西了?”

    王晨那坚定的眼神“嗯”了一声,顿时让老师感觉碰上了一件麻烦事。

    “你丢了什么东西?”老师问道。

    “紫元坠!”王晨确定道,从他这一声中就可判定,那件东西对他而言肯定很重要。

    “是什么时候丢失的?”老师继续问。

    “应该就是刚才,下课期间段。”王晨敢肯定,紫元坠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什么人偷走的。

    听了王晨的说辞,老师把目光划过众人眼边。“有谁见过王晨同学的东西吗?”

    话后,台下无人吭声,没人敢站出来。老师眯缝着眼,慢步走下了讲台,众人端端正坐。

    这时,石小研心虚了,眼神谨慎着老师的步伐,很不想让他走到自己身前。

    此刻的王晨,心里已有怀疑对象,只是还没有证据之前,他不敢直呼其名罢了。

    石海心想道:紫元坠么?丢了正好!

    老师绕了一圈,看着全班学员都很镇定,他也不好推断个你我来。

    老师回到了讲台上,那一抹犀利扫荡了台下一眼。“谁拿了王晨同学的东西?”

    原来老师已经猜想到了这件事的涉及范围,他肯定,东西很有可能还在这个班里或校园里。

    几息之后,台下无人承认,老师很失望的点了点头。

    “既然没人主动承认,那老师就挨个检查同学们的桌位。全体同学起立。”老师指示道,随后又走下了讲台。沉重的步伐让石小研不由心跳加速。

    老师先从最前排的桌位搜查起,挨个搜身。原本老师是想让王晨用心灵感应出紫元坠的下落的,可看到他那无助的表情,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老师很清楚紫元坠为何物,因为那是王俞明的随身宝物。突然到了他儿子手里,现在又被有心之人给盯上了,这让老师很无奈。

    此刻,王晨的眼神紧盯着石海,目光闪烁一丝期待。心想道:肯定是你!除了你,没人敢动我的东西!

    自从王晨得到了紫元坠之后,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内灵境界超越了石海,拿下了全班内灵境界最强榜。

    石海性子好强不好输,对王晨的突飞猛进很是好奇,在前不久,石海私下约王晨问了他近来的修炼情况。

    在那一次的会话中,石海刚开始还沉得住气,可一听到王晨那一身傲气和讽刺,他便与石海争辩起来。

    也就从那次争辩,让两人的关系越发得紧张。从对手变成“对手”,这个过程,全都是为了一个标兵奖——班级修灵首榜。

    幽魅班。

    秦歌夸着脸,笔尖点在本子上散漫地划出几道不明实物的痕迹。

    “她现在肯定很难过,躲在床上滔滔大哭吧…”秦歌默念道,嘴里叹出一口长气,束手无策。

    看着窗外那戏耍着的鸟儿,飞过床边的那一刻,秦歌的嘴角不觉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的眼神很是亲和,这一刻,他似乎爱上了窗外的风景,已是人在教室心在外。

    “秦歌!看哪呢?”潘松老师一声怒吼,震撼整间教室,顿时打醒了秦歌的幻想。其他学员也被吓出了冷汗。

    秦歌赶紧把目光投向了黑板,这一刻,他心里已是尴尬。丝毫没有反驳老师的意思。

    “这节理论很重要,在修炼过程中稍微犯一点儿错误,都很有可能在脸上挂上失败两个字,听清楚了吗?”潘松教训道,犀利的目光从镜片闪来,寒噤了秦歌的心。

    西区,时宅。

    时列站在一颗茂盛的大树下乘凉,翠绿的叶片随着风声让时列爽得嘴角露出微笑。

    时列刚接到了杨管家的回报,这件事已在进行中,一切胜算,都将被石老目的儿子握在手中了。

    “这件事,是不是太冒险了?毕竟所挑选的对象,可从未在时宅的账本上记录过得失。若途中发生了意外,那么必定会牵连到我的身上。”时列自言自语道,抬头仰望树枝上穿下来的阳光,顿时有些多心了。

    “石老目这个人——不能留!”时列缩紧眉头,眼神中闪出阴冷的目光,气息也变得沉重。

    龙一学院,小眼睛班。

    随着顺序,老师走到了石海身旁,看来是轮到搜查他的位置了。

    石海很自觉的走出了位置,双手插进裤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让王晨的眼神越发得坚定。

    此刻,石小研悄悄地吞了一口沫。当老师的手伸进石海的储存柜时,他的眼神变得柔弱。他抿着嘴,沉住了气,拼了命的伪装出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这时,老师从石海的课桌内拿出了一样东西。小如拇指,圆中带紫,一根红线穿过珠子的中心。老师敢肯定,这一定就是紫元坠了。

    当老师伸直了腰,右手捏着那根红线,紫元坠在他掌心之下被被公示。这一刻,石海目瞪口呆,心如惊雷。

    老师的眼睛里印着紫元坠的光芒,它很活跃,一直在散发着紫光。老师很好奇,为什么东西会从石海的桌子里搜到。

    这时,石小研吞了一口沫,看来这个黑锅已成功的甩给了石海。

    “果然是你偷的!”王晨大喊道,右食指狠狠地指着石海的头,咬紧了嘴角,眼神中煞出憎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