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紫元坠的误解(二)
    当紫元坠被老师从石海的课桌内搜到之后,亮在全班同学的眼神时,老师已经做了初步判断。

    “石海同学,你怎么解释?”老师质疑道,缩紧了眉头,对石海的态度很是失望。

    看着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自己的石海,不由感到心慌,他完全不知道紫元坠为何会从自己的课桌里能搜到。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诬陷,肯定是诬陷!这东西我根本就没有碰过!

    石海:“老师,不是我偷的,我不知道他的东西为什么会在我的课桌里,我…”话音未落。

    “就是你偷的!不然怎么会在你的课桌里找到的!”王晨怒吼道,狠狠地指着石海的头。

    王晨知道,两人的竞争力就在这件灵物,若王晨没有了紫元坠,就表示败给了石海。

    老师知道,紫元坠丢失,得益者必定是石海。从往常两人的关系来看,这一点已经很准确了。尚且在这个班里,除了王晨便没有人敢与他对峙。

    从当前情形来看,老师给出了两个看法。第一:石海出于嫉妒偷走紫元坠。第二:王晨哗众取宠,贼喊抓贼,给石海的名誉抹黑。

    在没有证据,没有证人,只有案发时间和寻回目标的情况下,老师出于体谅年幼无知的童心,有些纠结。

    “既然东西已经找到了,那就归还给王晨同学吧。”

    说着,老师拿着紫元坠往王晨的座位慢步走去。老师终究还是做出了选择,他选择了放下,用行动解释了这个道理。

    老师的身影划过石海眼前,下一秒看到的,却是王晨放不下的食指,和那冷冰的眼神。

    石海:“老师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我偷的!我保证!我发誓!我…”话音未落。

    “老师知道了,不管出至于什么原因,栽赃陷害还是有心为之,只要东西找到了,就该物归原主。我希望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都听到了吗!”老师严肃道,针对着全班学员。

    老师把这次的嫌疑扩散给了全班学员,无非是想告诉那个人,适可而止!

    听了老师的话,石海也有数,老师是相信他的,即便初步判断已经把嫌疑指向了他。

    老师心想:如果真是石海偷的,他不可能笨到把东西藏在自己的课桌里,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时,老师把紫元坠递给了王晨。“拿好了,贵重物品应该时刻带在身上,如有一时之需呢?”老师很委婉的说。

    王晨这才逐渐恢复了情绪,伸出双手接过紫元坠,并向老师点头“嗯”了一声。

    从老师这句话可见,若涉及嫌疑,王晨也逃不掉。若把上课时间来处理这件事,只会耽误其他学员,与其浑水摸鱼,不如海阔天空,掩埋此事,对大家都好,毕竟事情也没达到有必要的地步。

    随后,老师转身离去,离开了王晨的座位,离开了这个问题。回到讲台之后,一副无所谓的眼神忽略了这件事。

    “现在是上课时间,请同学们打开修灵理论第五课,老师为同学们讲解一下哪些是在凝灵时需要注意的。”老师说道,翻开了讲台上的那本教科书,把精神集中到了书本上。

    随后,台下响起一阵哗啦哗啦的翻书声。

    这时,石海斜眼描着王晨瞪眼皱眉,仔细看去,两人已在对视。

    来自不服与指责的眼神,和那你给我等着的暗语。成功地在这一刻打响了待续。幕后着,却能独自偷乐。

    大韩府,大门口。

    杨袁的身影立在了门口,他的突如其来让守门的家丁有些困惑。

    杨袁踏上了石阶,来到了门槛旁,守在大门两旁的家丁很恭候:“三国老好。”两人低头问候。

    只听杨袁“嗯”了一声,便跨入了大门。走路的姿势很是气派,而又有点儿霸道样儿。

    忘忧亭。韩钦独自一人坐在亭中,翻阅着上报到此的批文。

    这时,杨袁的长袖随风而来,身影走进了石门。

    悄无声息的步伐没有留下半点声响,因为他知道韩钦的感知能力很强。

    杨袁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盈的步伐连睡在地上的花瓣都不从得知。

    不知不觉,杨袁的身影踏进了石亭,然而正全神贯注的韩钦还未知晓杨袁的到来。

    “韩老鬼——”杨袁站在韩钦身后呐喊道,声音震撼了忘忧亭。

    “呀——”

    刹那间,韩钦一声惊讶,全身一抖,批文从手中滑下。紧接着猛然起身,惊白了脸。转身面向杨袁的瞬间,他的脸已是沧桑。

    “哈哈哈~”杨袁怦然大笑,指着韩钦那哭笑不得的脸颊,嘴巴已是笑不拢口。

    当韩钦看到惊吓自己的是杨袁的时候,顿时火冒三丈,心如惊雷,伸手就是向他掐去。“杨袁——”

    杨袁看似有些过火了,赶紧用手挡住了他的怒火,顿时一个不稳,被韩钦推到在地。

    “喂,喂喂喂!行了行了…”

    被按在地上的杨袁有些急了,动弹不懂,随着韩钦那股怒气,越压得他直喊“疼疼疼…”

    看着韩钦那张闷红的脸,和那翘散开来的胡子,杨袁又是一声长笑。“哈哈哈~你的胡子。”

    此刻,杨袁已被韩钦的模样逼出了笑泪。两人闹得不可开交,仿佛两个小孩在地上打滚着玩。

    听了杨袁的提示,韩钦这才压制住了气愤,赶紧伸直了腰,用手呵护着胡须,嘴里依然含着火气。

    “你来干嘛!”韩钦怒道,质问着。

    看着韩钦气喘吁吁的模样,杨袁悄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衣服,嘴角尴尬的笑着,眼神闪出一丝畏惧。

    “坐,来,来坐!”杨袁假意道,指着韩钦坐下。暗地里回笑不停,顿时不小心又喷出了口,眼神很是猥琐。

    韩钦看杨袁那副猥琐且得意的模样,越想越气,但又看在他半诚恳的态度下,也就暂时压制住了怒火。

    因为韩钦知道,杨袁无事不登三宝殿,万一为了这件玩笑而坏了正事,有些不值得。

    韩钦坐在石凳上,对杨袁冷眼旁观。那种眼神,来自于刚才的心跳,和那突如其来的恐吓。

    “你来干嘛!”韩钦斜眼问道,表示不想理睬,但又想知道缘故。

    这时,杨袁也坐在了石凳上,哈笑着,又默默地稍微沉了气,情绪慢慢有了好转。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杨袁淡淡问道。

    “什么?你要我动手打你?”韩钦秒回,很好奇的反问道。

    “不是…是金平城救灾和河道开凿那事。”杨袁解释道,无奈而又无语,有些怀疑韩钦有意说之。

    这时,韩钦犹豫了一下,缓缓抬头仰望着浮云,眯缝着眼说道:“我已经下令去寻找工匠和工人了,相信很快物资也将准备就绪。”

    浮云软得像颗糖果,高高在上的浮云很少有鸟兽能够接触到它的身体。

    “我那边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你这边了。”杨袁淡淡说道,语意有些催促。

    “你先去把当地百姓的田园整理干净,等我干嘛?”韩钦说道,话意有些孤僻,表示不想与他同路。

    “嘿~要不是皇尊让我跟你一起同行,我还真不想来你这问了,跟你说话简直浪费时间、浪费表情!”杨袁说道,有些浮躁了,无奈而又不服的眼神对韩钦冷眼旁观。

    “你这家伙刚刚吓我一跳也就算了,在我的地盘还敢这样跟我说话?信不信我打你啊!”韩钦怒道,指着杨袁的脑门,咬牙切齿,缩紧了脸颊。

    听了韩钦这句威胁,杨袁顿时就来气了,立刻捞起衣袖就捏着韩钦那只手,往他推去。

    两人相互推移,先是比力气,看谁被推得狼狈。后来就是指手画脚,比个你丑你坏。吵得不可开交。

    这时,燕园园碰巧经过,刚好看到了这一幕。随着两人的争辩声,燕园园快步赶了过去。

    看着两人脸上已丑起了那副沧桑,这可把燕园园给憋急了。因为她知道,杨袁和韩钦平常是对手,在政治方面也互不相让。

    束手无策的她只好先走到韩钦的身后,静观其变。

    燕园园抿着嘴唇,嘴里鼓着一口气,看着两人推来推去的互相顶撞着,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爷爷!三国老!”燕园园喊道,可并未收到回应,只听一阵争吵。

    “哎哟!你敢拧我?!”韩钦大叫,一拳朝杨袁捶去,趁他不注意瞬间打在了他的脸上。

    “好啊!你敢对我动手?!”杨袁大怒,回了韩钦一拳,幸得韩钦反应快,迅速扭头得以躲过了这一拳。

    这时,憋急了的燕园园跑到了两人身旁,拼力用手扯推开两人,可弱力的她加上没有修炼的经历,对此也是无济于事。

    “怎么办啊?”燕园园慌了,蹬着脚无奈道,咬着嘴皮,眼神闪出淡淡的忧愁。

    突然,杨袁在与韩钦打手中一不小心,手腕碰到了燕园园,恰好碰到了她的额头。

    “啊!”燕园园大叫一声,用双手捂着额头,有些阵痛。

    这一刻打破了两人那炙热的争吵声,顿时放开了手,赶紧围着燕园园,那份急躁瞬间换做关心投向燕园园。

    “园园,没事吧?快告诉爷爷!”韩钦急切问道,扶着她的肩膀。

    韩钦眼中闪出一丝悔意,若他大度一点,燕园园也不会被无意伤到。

    “园园姑娘,疼吗?”杨袁也心软了,看到如此貌美的姑娘在自己手中碰伤,他感到自责。

    “爷爷,三国老,您们能不能不要再吵架了?”话后,燕园园哭了,终于在伤痛中被两人刚才的举动给逼出了泪声。

    燕园园那细嫩的脸蛋连续滑下泪珠,静静地落在了地上。嘴唇在颤抖,被泪珠浸泡过的眉毛也显得软弱。

    随着风声,一想到两人刚刚的动作,她就越哭得伤感。在风花泪语之中,两人身为长辈在晚辈面前出丑,双方都很懊悔,为燕园园的泪声炯炯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