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修灵场的灵动(一)
    清风略过修灵场,当它碰到了王晨和石海的身体,顿时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两人相约修灵场,为的就是一次肯定,肯定一个距离,实战能力!

    蓦地!王晨眼中闪出耀眼的青光,渲染了身姿的光泽,随着他激发内灵的时间,青光已护住了他的身体。“来吧!”

    石海嘴角微微一笑,瞬间红瞳闪耀,内灵一触即发,一阵火光渲染了他的身影。“我对你的新灵技很感兴趣。”

    “想试试吗!”

    “想!”

    “那你得小心了!”

    “哼哼…”

    石海淡笑着,毫不为王晨的新灵技而感到畏惧,反而歧视。

    王晨:一光八层内灵,善用冰能。

    石海:一光七层内灵,善用火能。

    但凡学龄未满8年,将不可带灵器进入校园,且放于安保室代替保管,出校后才将归还。

    这时,王晨自觉退后十步,每一步都在与石海对视着,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将要发生什么。

    待王晨停住了脚步,石海身上的火焰越烧得狂妄。

    这时,王晨迅速伸开双手,深呼吸,将青灵缓缓凝聚于双掌之中。

    紧接着,石海也不怠慢,很紧了王晨的动作,以防一时之需。石海自由撑开双臂,轻轻抬起头,眼中散发着红灵,迅速飘散至双掌之中,缓缓凝聚成火球。随着时间的凝聚,它越发得庞大,已块达到了石海的承受上限力。

    王晨忽然双掌合并,顿时拍出一阵青灵扩散开来,弥漫着他的身影,一点点青灵随着王晨嘴皮的颤抖,它慢慢成长,最终长成了上百课青色冰球。

    “如果我打赢了你,那么紫元坠这件事…”

    “如果你打赢了我,那么我将不再计较这件事!”

    石海成功与王晨达成了协议,虽事与自己无关,可王晨一再打击,将会给自己的名誉点黑,所以想用这个机会了断这个迷,或许对两人都有好处。

    石海怀着兴奋,咬牙切齿,随着双掌慢慢合并,他的眼神也越发得狂暴。

    这时,石海双掌之中已合并出一颗火球,燃烧着炙热的火色,照红了石海的脸庞,显出了他脸上所带来的恐惧。

    “啊——”

    石海一声呐喊,随着声音越发得剧烈,那颗火球再也不受他的控制。刹那间,它脱手而出,极速冲向王晨。

    同时间,王晨已做好了准备,随着石海的主动出击,他已将身旁那群冰球挥霍出去。

    上百颗冰球缭乱了石海的眼睛,让他分不清这是恐惧还是福利。因为灵技越散数,就代表灵技的单数攻击力和抵抗力将受到衰弱的影响。

    将技即将相撞之时,王晨顿时皱起眉头,右食指指向冰球。数百颗冰球受到了王晨的形态改动命令,立即汇聚成一面冰盾。

    数百颗冰球凝成冰盾的瞬间,石海的眉头微微跳动了一下。

    哄——

    火球狂热地撞在了冰盾上,顿时震出一阵气波,反冲着两人的身体,仿佛一股狂风吹捧着身体,让人难以睁眼,不过两息之后,这片气场沉静了下来。

    眼看冰火对峙你我难侧,两人依然坚持着,不断地给灵技续灵,这表示了灵力的消磨和不屈的两败俱伤。

    随时时间的压迫,两人都快支撑不住这种消耗了,不得不将心比心,各退一步——放弃了续灵,等待灵技的原态时间来破坏掉它。

    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王晨怎会轻易让“平局”出现在眼前?

    “呃——”

    王晨突然一声呵斥,咬牙切齿,他的脸庞也显得疲惫,但他此刻并不想爱护。

    这时,冰盾吸收了王晨所释放出的灵力,冰盾的寒气越发得浓烈,正逐渐压制住石海的火色。

    王晨这个举动顿时让石海大吃一惊,因为他知道,以王晨当前的态度,这已不再是一场和谐的切磋,而是一次致命的眼神。

    石海默默地为王晨的意念而感到失望,他既然不惜一切代价的消磨体内的灵力来给他致命一击,那就证明了王晨对石海的恨,已深入骨髓。

    是啊——这么多年来,石海以天生资质和自身的努力,在小眼睛班里霸占了修灵首榜的名号,身为最高司法部的儿子(王晨),当然不服于他。且以石海对同学的歧视态度和那骄傲任性的语气,已在班里树立了一个同仇敌忾的标牌。

    “我要为这些年来,你对我的每一个态度、每一个歧视、每一次甩手付出代价!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这个班的老大——”

    王晨一声长哮,青瞳闪烁,已释放出了体内珍藏多年的戾气。随着这声咆哮,石海脸上轻轻滑下一滴汗水,眼神也有些淡红。

    终于在王晨的狂暴下,冰盾得以完全压制住了火球的光泽,慢慢地将火球推移而去。

    眼看火球被冰能压制,想在这个时候续灵已来不及了,就等石海嘴里喊着“怎么办”的时候,他脸上那滴汗水落到了地上。

    那滴汗珠含着恐惧和冷缩,砸在了地板上,动荡了石海的心灵,让他感到了恐惧的袭来。

    “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享受一下这种滋味!”

    王晨大喝一声,冰盾越发得坚硬,最终一气之下将火球一推而散。

    火球由炙热的光泽到被冰盾的寒气压迫,最终失去了最初形态的保持能力——它被撞碎了,像一颗玻璃球,被那坚硬的冰盾一击而散,最后化作红灵,划过了冰盾的身体。

    石海眼中印着冰盾的模样,随着寒流的侵入,让这片气场变得含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