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修灵场的灵动(二)
    那块冰盾带来了恐惧,与时俱进,向石海传达了不可污蔑的警告。

    情急之下,石海唯有聚气凝光,召唤出本体的灵光护盾才能与其较劲。

    石海咬牙切齿,丝毫不敢松懈。双掌已将红灵控于掌心之外,随着冰盾的逼近,石海忽然红瞳闪耀,血红色光盾披在了掌心中,形成一个透明的正方形庇护了全身。

    嘣——

    冰盾毫不逊色,直接撞击石海的掌心,那股寒流随着石海的抵抗而慢慢地爬过了他的护盾。

    冰盾很是倔强,已知不可突破石海的防御却任然坚持着,它貌似在寻找一个弱点或等待弱点不唤而来。

    冰盾撞在石海掌心那道光屏之时一股寒流随着反冲力朝左右喷散开来,寒噤了这片气场。幸亏以王晨的境界还不足以达到让寒流随带冰冻效果,不然此地将如同冰川那般光滑。

    眼看着寒流爬过了石海的护盾,正要直入石海的身体。这一幕,石海感到了彷徨,因为他知道这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王晨在逼迫自己,逼迫自己跳转冰盾的攻击形态,从而将冰盾的冲击力降低。

    “原来如此。”石海突然斜嘴一笑,眼神显得有些得意。

    看着石海身临险境却还不慌不忙,王晨顿时有些分心了。

    只见石海眼中闪过一束红光,身后纵起烈火,刹那间燃烧了身体,这股烈火掩盖了他的身影,仿佛被火吞噬那般可怕,掌心那道光盾也随着消散而去。

    当看到石海收回了护盾,将自己从容于危险之地,王晨高兴极了,以为他这是在束手就擒。

    只听王晨一声呐喊:“找死!”冰盾与寒流一同扑向了石海。

    “什么?!”王晨震撼,目瞪口呆。

    没想到石海竟然直接用手掌去拦截冰盾的冲击力,随着身体的炙热得以抵御了寒流的偷袭。

    石海以火抵御了冰盾的寒,将两种元素抵消而去,随后便只剩下那道没有元素力的盾牌。

    王晨削弱了冰盾的冲击力,从而使寒流得以爬过了石海当时的护盾,却不知分心的后果,将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后果。

    石海成功的将冰盾给拿下,此刻的冰盾如同一只失去毒牙的蛇,再也没有能力将石海置身于恐惧之中了。

    “你哪来的自信?”石海微微一笑,随着声音回荡在四周,他的身上的火焰渐渐消退,身影也随之变得清晰。

    看着石海手中拿着那块冰盾,从他的微笑中一捏粉碎,粉碎后的冰盾化作青灵消散而去。那一幕,让王晨铭记于心,眼神中不知印着多大的恐惧,让他一脸茫然,惶恐万分。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王晨慌问道,已快经不过这般打击。他的双腿在颤抖着,随着石海的步步紧逼,他缓缓往后挪步,心里已不知吃了多少恐惧,让他不敢再战。

    “冰与火的元素定力及原理、抗性,难道你没有认真读过吗?光有一身蛮力还不够,还得有脑子!”石海歧视道,随着得意的哼笑声,他将王晨逼退了十步。

    的确,王晨若想完全超越石海,不但要重视内灵境界,还有更重要的知识点等着他去铭记。

    东区,龙一学院附近一家茶馆。石小研慌忙地从学院门口跑出来,之后便直往这间茶馆跑来。

    好来客茶馆二楼。时列、杨管家和石老目正坐在这件包间静候石小研的消息。

    石老目似乎很在担心石小研,不停地往楼梯口看去,期待石小研能平安的回来且带来好消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虽然这件事太过于冒险,好在有了挣脱的条件。

    这时,石小研的身影从楼梯口出冒了出来,当他看到自己的父亲时,心里不知该有多高兴,更是加快了脚步。

    “爹!”石小研笑逐颜开,不过几步便跑入了石老目的怀抱中。这个笑容让在座的都放宽了心。

    “儿子,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石老目问道,为他的平安感到欣慰。无论事后如何,只要钱和平安都在手,那么在他眼里一切的付出都值得。

    “我把王晨那颗珠子偷走后放到了石海的座位理由,刚刚我看到他们一起去了修灵场,应该是要打起来了。”石小研回报了情况,且点明了这件事的顺利都在计划之中。以王晨和石海的性子,石小研敢肯定现在的修灵场一定有灵力暴动。

    “好!你做得很好!”时列眉开眼笑,为这个情报感到兴奋,立即站了起来,突然感觉眼前这个孩子很是顺眼。

    听到时列满意的笑声之后,石老目心里略起贼心,猥琐的眼神向时列飘去。“时老爷,事情已经办妥了,那么…”他微微伸出了双手,很小心的看着时列的表态。

    话音刚落,时列点了点头,轻“嗯”了一声,随后杨管家从腰间上取出几张纸票,塞进了石老目的掌心。

    “谢谢时老爷!谢谢时老爷…”石老目鞠躬谢道,手里捧着纸票高兴得全身颤抖,眼中闪过盲目的感叹。这是他这一生当中摸过最多的钱,也是他获得最高的报酬,自然得笑逐颜开,忘乎所以。

    事情办完了,接下来也轮到时列去拿赏金了。

    时列微微起身,无神的眼光划过石老目的身影。随后离开了坐凳,身后紧跟着杨管家,两人离开了这间包房。

    两人走得缓慢,却令石老目茫眼无神,不知何时人走茶凉,当石老目回过神来,才发现人已远去。

    好来客茶馆门口。时列抖了抖衣领,观望着四周,确定无异样之后才把头转向了杨管家。

    “石老目不可留,今晚解决掉。”时列用坚定的眼神向他确定了这句话。

    “那他的孩子呢?”杨管家问道,因为石小研涉及此事重要人物,若不清除此人,怕是蛛丝马迹的起源。

    “你觉得呢?”说着,时列含着笑跨步向前,豪迈的步伐得意洋洋地离开了这个定点。

    杨管家从时列的笑声中听出了一个暗示,来自于行动的尾声,而这个暗示…你觉得呢?

    这场噩梦,最先醒过来的人不一定就是最幸运的。

    修灵场。

    经过一次比拼,让王晨清楚的明白了他与石海之间的差距,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蛮力与头脑——定向与变向。

    “你输了。”石海说道,耿直的语气明显不想与王晨再斗争下去,因为他刚才那招火噬焚身,已快将体内灵力燃尽。

    本不愿屈服于石海膝下的王晨,怎会说跪就跪?可事实已摆在眼前,他有何德何能。

    “呵…是啊…我输了…”王晨低着头,嘴角暗笑着,他的眼神也越发得阴深。

    既然王晨已服输,石海也不想再与他争吵,便静静地看着,希望能找到更好的尾声来给自己一个下台的动机。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在这个班里你不是唯一恨我的人,但我只想说,实力就是一切!他能使我快乐,能给我想要的快乐!”石海说道,嘴里含着笑,猖狂且自豪,给了王晨一个歧视的眼神。

    “呵…所以你就欺压同学,从他们的哭泣中寻得快乐,让所有人都惧怕你,不敢和你顶撞,甚至不敢超越你。”王晨淡淡笑道,狂暴后的他消耗了太多的灵力,此时全身发抖着。

    “没错!我就是要让你们都知道,我才是这个班的老大!”石海豪迈的语气回荡在场内,动荡在王晨耳中。

    “对,就是你这种笑声折磨着我,让我不得不以最快的方式来超越你,虽然过程有些惊险,但也值得一试,不过我很幸运,竟然适应了紫元坠的灵气,且成功的在成绩榜单中将你的名字滑下了一行,呵呵…”

    王晨有些失意了,怦然傻笑起来,他的笑容看似可怜,而又心酸。

    为了打破石海的狂语,为了自己在小眼睛班的地位,更是为了将来,王晨学会了适应紫元坠,学会了早起晚睡,学会了沉默。因为他发誓,他总有一天会超越石海,把他的名字从班级成绩首榜中抹去。

    “你现在能够做到了,并不代表你以后还能够做到,属于我的东西,我会把它夺回来的!”

    话后,石海转身而去,轻盈的步伐没有留下半点声响,随着风声的接待,与他一同离去,离开了修灵场。

    石海留下的尾声,使王晨对石海的恨,又多了一层坚定。这是来自未来的要挟,并不单单指校内的单纯之事,因为这是贵族后生之间的竞争,未来的官位可是要留给有实力的人。

    “你现在能够做到的,也不代表以后你还能够做到,你现在能够做到的我以后也一定能够做到!我记住了你今天的话,日后我定会还给你!”

    王晨咬牙切齿,眼角闪过一丝坚定,严肃的脸颊盯紧了石海离开的步伐。

    这一念,不知给未来增重了多少负担;这一战,不知给心灵留下了多深的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