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城西地牢
    龙一学校,食堂二楼。

    芗兰在王灵襄的追问下,最终放弃了中午回家的打算,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自己像是在厚着脸皮的与他(她)们同桌吃饭,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坐在了廖云身边,感觉尴尬一直伴随在自己左右。

    廖云默不吭声,感觉保持沉默对灵襄和芗兰都好。

    “唉?秦歌这是怎么了?平时就你话最多啦,怎么今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灵襄随口问道,看着秦歌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感到很好奇。

    沉默中的秦歌,筷子也变得懒惰,那副模样还真有点让人跟着忧伤,要不知他有心事,还以为他失恋了呢。

    廖云可是猜想到了原因,毋庸置疑是与杨慧敏有关。

    “没什么,就是胃口不太好。”秦歌乏力回道,一副很虚弱的口音和那若无其事的怪样让人有点看不懂。

    “如果感觉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看看吧。”芗兰也来关心道,看秦歌那副样子很是可怜。

    就在两人为秦歌瞎操心时,廖云咳嗽了一声。“吃饭。”

    接受了廖云的提示,两人这才收回了疑问,精神回到了饭食上。

    “我该不该去看看她?杨府此刻,应该充满了她的哭泣声吧…”秦歌默念道,随着这一记忧愁,足够折磨他一整天的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在事故的另一头自讨苦吃,才是个愚蠢的做法。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的话,那就去一趟杨府吧。”廖云默念道,为他的表情而感到无奈。

    啪!

    秦歌猛然起身,一把手把筷子摔在了桌上,这一声惊起了众人的眼神,纷纷往他质疑而来。

    “我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云待会帮我向班主任请个假,先这样。”还没等众人发问,秦歌便直言而去,匆忙的脚步让人一脸茫然,晕头转向不知为何。

    灵襄指着秦歌离开的背景,质疑道:“他今天怎么了?”

    芗兰看着秦歌的菜盘,基本上没被动过,心里想道:有什么事能比吃饭还要重要吗?

    “没事的,让他去吧。”廖云解释道,若无其事的吃着饭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因为他已知道秦歌的去向与原因,这事还轮不到自己操心,瞎操心只会越操心。

    “云是不是知道,是不是?你说嘛~”灵襄摇着廖云的手臂,撒娇道,使得廖云无法正常夹菜,顿时让他烦恼起来。

    廖云原本不想说出来,因为公告会在今天公布于世,与其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是质疑,还不如让皇告书来得彻底一些。

    就在廖云一意保密时,灵襄越闹得厉害,引来了很多双眼睛,这就让他有点为难了。“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说我说…”

    无可奈何,廖云最终还是将整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两人。

    西区,城西医院,住院楼,5楼,525病房。

    一名白衣护士,脸蛋嫩白,身姿窈窕。她双手握着一块塑料板,长方形塑料板上夹着几张病人情况登记表。她悄悄地走进了525病房,因为怕打扰到病人休息。

    进入病房之后,看到杨羽已无睡意,这才快步走向了他的床架。

    她念着手里那张表:“你当前身体免疫力正常、内灵激发经脉正常、血压正常、意识正常,经过刚才的检查,已证明你已完全康复,你现在可以出院了,医疗费已由大韩府代付。”

    听着护士的报告,杨羽脸上露出了微笑:“谢谢你。”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希望你出院之后多多注重身体,经病状表显示,你的内伤是由灵力耗尽之后所导致的。”话后,她踩踏着她那双小白靴,扭着那窈窕的屁股走出了这间病房。

    杨羽目送那位可人的护士离开了病房,随后留下来的,就剩他那无聊的眼神和着清凉的空间了。

    “少爷,我这就回学院。”杨羽默念道,眼中浮现出廖云的身影,和廖云那倔强着嘴皮想要保护杨羽的情形,让他顿时笑出了声。“我只是一个下人……”

    韶楠,位于龙城西南方。西城地牢。

    这里有一间地牢,牢房深入土里五十米。牢房入口形成地下室楼梯,由大理石块搭建而成。

    牢房门口附近形保密式,外无重兵把守,但里头却是一道生死闸。

    一股凉风吹来,从牢房里头逃出一股气息,那是来自怨恨、懊悔、死亡的味道。

    静静听去,里头会传出一阵回声,那是来自挣扎、哭泣、恐吓,带来了凄凉和神秘。

    戾气最为浓重的地方,莫过于有这些气息的密室。

    这时,有一个人影随风而来,悄悄划下那条大理石块,身影随着堕入地牢而变得阴深。

    当闻到地牢里头的气息之后,便会有一种想要回头的预感。但是这个人,他勇往直前,他不畏惧这种感觉,反而适应了这种气息。

    随着他的脚步,响却了这条入口。随着深入的步伐,眼前越是一片漆黑,直至走到了地牢的闸口,才会看到火把的照明。

    “二皇子。”守闸的两名士兵向前恭迎道,话后立即打开了闸门为王昆放行。

    “把你们的头儿叫过来。”王昆吩咐道,气宇轩昂的跨进了闸口。

    这是一道铁门,高有七米,宽足五米,枷锁犹如成年人的两个拳头那般大小。给人坚硬且插翅难逃的感觉。能在这里享受的犯人,看来很有面子。

    听了王昆的吩咐,一名士兵立即往里头跑去,步伐摇动着身上的盔甲,很是威严。

    静静地朝里头看去,即便有火把照明也还看不到犯人的房间。

    在这分不清白天和黑夜的地牢,简直就是犯下了白与黑的罪孽,才会有此待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