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死亡与怨灵的白与黑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彦元帅,事情已经办妥了。”

    “很好,我会按照当初的约定给你相应的回报。”

    “哈哈~能跟彦元帅合作,此乃莫大的荣幸啊!”

    房内传来彦润凌和时列的谈话声。门外照旧守着两名手下,一丝不苟的谨慎着身旁细微的动静。

    两人坐在木凳上,封闭了谈话室,除了那束从玻璃窗射进来的阳光,再也没谁能够看到这个秘密了。

    时列完成了之前约定的任务,彦润凌也信守承诺的给予了他相应的回报。

    收下纸票后,时列脸上无不挂起了笑容。对于老财迷,这种交易的筹码最行得通了。

    “这件事你打算做何处理?”时列问道,还未知晓这件事的真正要点在哪,且自己只接手了最基础的一步,那么接下来的行动,他很想知道。

    “该你办的事你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行动你没必要知道。”彦润凌气宇轩昂的神情对时列传达了一个讯息,接下来的行动暂且对外保密。

    “哦,我只是有些好奇,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时列无奈说道,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与彦润凌只是合作关系,或许为某些事情上,时列还是不知道的好。

    “答案在黎明,或从一场噩梦开始。期待吗?我也是!”彦润凌说道,潇洒身姿从木凳上站了起身来,往前轻轻迈出三步,仰头对视着门顶,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韶楠,位于龙城西南方。西城地牢内。

    “二皇子请随我来。”一名士兵委婉鞠躬道。

    王昆很乐意的点了头表示接受了这样的待遇。

    王昆的影子划过石墙,随着烛光的跳动让影子越发得不稳,动荡得像水里的波纹。

    地牢以石头为主料,空间选自于地下室,不但牢固且更加严禁。从地牢入口开始,每隔100米都有一道铁门,随着岔路口的分泌,让这个地牢仿佛迷宫一样令人烦恼。

    为了不让王昆迷路,他不得不跟在那名士兵身后。通过了第二道铁门闸,这才有一股戾气飞驰而来,求救与哭喊声、忏悔与思念声,怨声载道,让路过的人心里感到巴凉巴凉的。

    王昆微微扭头看了那群丑陋的脸,黑与白的交替,共同存活在这片灰暗之中。

    士兵将王昆带离了一个岔路口,仿若迷宫般的地牢,没有人指路还真有点一脸茫然的。

    人犯在铁牢中拼命的针扎着,当他们看到了士兵的影子,便会红起眼使劲的摇晃着铁栏,黑脸黑牙已快认不清谁与谁了。

    看着那名士兵从腰上取出那根黑棍,使劲敲打着伸出手来抓狂的犯人。那一声声的反抗和狂暴的血手,让王昆看傻了眼,顿时让他有点想回头,不想再继续走了。

    离眼前最近那道铁门闸,以被王昆祈祷为守牢官的办公室。因为他快受不了这种凄惨的挣扎了,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脚步声回荡着,已渐渐远离了牢房,看来眼前那道铁门闸的后面,应该就是守牢室官办公室了。

    “二皇子,到了。”那名士兵说道,从腰间掏出一把铜钥匙,将门锁打开了。

    拉开门的那一瞬间,随着一声拉响,王昆顿时皱起了眉头,眼神闪出一丝神秘。

    “将军,二皇子前来到访。”那名士兵朝里头喊道,随后把王昆领了进去。

    王昆随着士兵的影子一同进入了另一个场景,随着王昆的影子划过这道铁门闸,一声拉响,铁门闸恢复了那面严肃。

    “小将黑武有失远迎,请二皇子体谅。”黑武单膝跪道,对王昆很是恭敬。

    黑武,西城地牢管理官,常年生活在黑暗之中,与黑暗作伴,以惩恶犯人寻乐。身穿一身黑甲,摇动身子很是沉重,但对于他来说,这点重量已成了习惯。

    “黑将军日夜整治堕落中的灵魂,很是辛苦,请起。”王昆很是敬佩黑武的态度,因为这种环境可不是闹着玩的。

    没有阳光,没有新鲜的空气,更没有与家人陪同的感受。

    这是一所通往地狱的监狱,注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阴暗之地。

    随着王昆的回应,黑武这才缓缓起身。黑溜溜的眼珠反射着烛光的光泽,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感激。

    先不说官位低微,且与家人天各一方,这是一种牺牲,这种精神应该得到尊重,这也是王昆所想。

    “不知二皇子来此地所为何事啊?”黑武问道,笑得开朗。因为他很久没有见到外面的人了。存活在黑暗中的人突然有一天看到了一点儿光明,会是怎样的概念?此时黑武的反应刚好可以解释。

    “我来找一个人。”王昆说道,立即从左衣袖中取出那张被夹在里头的画像。

    “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王昆紧接道,把那张画像打开,递到了黑武眼跟前。

    黑武伸手接过那张画像,仔细盯着那张面孔,皱着眉头,一副似曾相识的表情核对着脑中曾出现过的每一个人。

    龙一学院校门口。

    清风拂过,棉云在太阳的呵护下变得透亮,飞鸟也变得活泼。

    悚高的石墙和严厉的安检门给学院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因为校规有着:学生家长在非特别情况之下,严禁进入学院。

    “我回来了。”杨羽默默念道,抬头仰望着大门上的牌匾,眼中闪出一丝欣慰,心里顿时心跳加速。

    来自从死神手中逃脱后的身影,被赋予命运与契机的灵魂,终于还是得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