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陌生的身影
    韶楠。西城地牢内,将守室。

    黑武仔细的查看了画中的脸,无论他怎么看,都抖不出一个肯定的记忆。因为那张脸对他而言,就算真的出现过他的眼边,恐怕也会被这个充满怨气的地牢给抹掉了。

    “回二皇子,小将暂时还不敢确定画中男子就在此地。”黑武说道,坚定的眼神给了王昆一个肯定的回答。

    确实如此,此地犯人过千,无论脸庞还是身影,都已被黑暗所笼罩,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谁也不敢确定每一个人的脸和身影的唯一特性,仿若黑潭摸鱼。

    听了黑武的回报,王昆唯有以失望的表情来面对他,顿时让黑武有些为难。王昆的眼神并没有压迫的意思,只是希望他没够好好的查,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王昆一个肯定的回答。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在第一时间内向本皇子汇报。”王昆说道。

    “是!小将一定尽心查办。”黑武抱拳鞠躬回道,很是诚恳。

    “嗯,本皇子还有事,就先走了。”话后,王昆气宇轩昂的转身离去。随着王昆的步伐,那名士兵赶紧走到王昆最前面,为王昆开门,引路。

    待王昆离开了将守室,门已禁闭了风声,这时,黑武脸上顿时感到彷徨,皱起了眉头。

    黑武拉开画像亮在眼前,缩紧了眉头:“十年前长渊林的使臣吗?二皇子找他干嘛?”

    其实黑武已经知道了画中之人身在何处,只是不愿告诉王昆罢了。因为在这条讯息当中,有一个点是不允许让更多的人知道的。

    “他并没有确定此人的下落,只是怀疑一个地点而已,也就说明了十年前那件事他还未知晓,那么…这张画像他是从何处得来的呢?莫非那件事,真的要重现天日了么…”黑武默念道,严肃的眼神盯紧了铁门闸,一幕十年前的旧事,重现在他眼中,让他顿时感到彷徨。

    随着恶灵的挣扎声,让王昆的步伐有些谨慎起来。看着那一个个黑魆魆的毛头,顿时让人感到心寒。

    王昆讨厌这种地方,身为皇室的他,身临黑地,很不符合他的心意。这件事他得保密,所以告别了侍从的招架。

    “放我出去——”

    “有本事放我出去打一场!你个狗官!”

    “妈的!有种给老子进来啊!进来啊!”

    ……

    犯人的挣扎声顿越让王昆感到烦躁了,听得他直想把这些人通通给杀光。

    “吵什么吵?你吵什么吵!不想活了是吧!老大给你孙两棍!”

    那名士兵手持黑棍,一路使劲敲打着伸出手来吆喝的罪人。

    被打过的罪人也都清楚,那根棍子被插上了一排铁钉,被那一棍划过手臂,不断则伤。经过那名士兵的整治,顿时减少了一些吵杂。

    “又黑又臭又脏又吵的地方,本皇子再也不会来了!”王昆自哼道,眼神无奈而又怨恨。

    这个地方终究要吵死人,被分配到这里的士兵,可谓是一种勇气和融入黑暗的磨炼。

    龙一学院,教师办公楼,校长室。

    “这是今天刚接到的告示,都看看吧。”沈州对在座五名教务处老师说道,把手里那两张告纸递给了众人。

    众人围成一个圈,仔细地查看了告纸上的内容。

    这张告纸内容的主题有两个,第一个是“杨家村纵火案”,第二个则是“兵部大臣杨源之死”,主题连贯,把整件事情全推到了盗匪的身上。

    “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一名老师感叹道,他已详细读过了每一颗字。随着那份深意,心里顿时有些失落。

    “是啊!盗匪越发得猖狂,治里不治外,治标不治本呐~”另一名老师暗语道,从他的语言中听出了他对当前政治的敏感。

    “有些事知道就好,说出来或许就会变了风。我们身为老师,只做分内之事,有些事情还得交给相对的官品去负责,通过这件事,学校应该警惕,要确保每一位学生的健康成长和环境安全,就这样,散会。”

    沈州说道,宣布了本次会议的尾声,也明示了学院将通过这份告纸来增强学院的管理制度。

    学校是一个源泉,它抚育了邪恶与正义、光明与黑暗。

    广场上。这会儿的太阳似乎有些疲劳,把浮云强抱入怀中,给自己制作了一个软绵绵的睡枕。

    杨羽的身影从教师办公楼的底层划过,踏入了这片宽阔的广场上。

    一群孩子的玩闹声,给了杨羽一个不变的底数——他回到了从前,他回来了。

    随着杨羽那期待的步伐缓缓地直往教学楼走去,他的心里充满了好奇和喜悦。“少爷和秦歌这会儿会在教室吗?”

    他踏上了一条归航的路,顶着阳光,手握着兴奋,眼神也微微动荡着感恩的光泽。

    幽魅班。

    少了秦歌,这会儿最能折腾的就数杨潇了。

    “小文,你先把愿意参加今晚的聚会的同学名单登记好,记得aa制啊!”杨潇在教室后排一声喊道,随着得到了一声回应:“明白!”

    “云,你去不去呀?”王灵襄问道,趴在廖云的桌上,期待着廖云的回应。

    一听到聚会,灵襄很是心动,但在去或不去这个选项中,还得看廖云表态。

    只听廖云回了声“随便”,便无后话。听了之后,灵襄很是激动,因为廖云的默认说明了要把选择权交给她。

    “那…芗兰呢?”灵襄问道,突然把疑问对象转移到了芗兰那。

    芗兰一听就愣了:“我…我吗?”她有点不敢相信灵襄还会以朋友的态度去对待她。

    只听灵襄“嗯”了一声,就让芗兰顿时沉入了思考之中。

    “可别指望我今天会送你回家。”廖云淡淡说道,脸上并没有一点儿反应,那面沉静而绅士的表情,也没有让灵襄起一丝反感。

    看来廖云是想让芗兰一同前去,毕竟是同学,聚一次餐应该不会过分吧。

    “那好吧,我去…”芗兰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虽然自己很不愿,但在廖云的无助之言中,她还能有选择的余地吗?廖云的脾气她可是知道的,如若不从,今后的免费接送机会谁会给?

    “那好,我这就去交份子钱。”话后,灵襄笑逐颜开地离开了座位,随后朝杨潇喊去:“小文,记一下芗兰、我和云。”边说边走,忙碌地从腰间上那个小锦囊中掏出了一张票纸,直接塞进了人群中,刚好落在了文小文的桌上。

    这时,门口出现了一道很熟悉的身影。他轻轻地划过了讲台,缓缓朝廖云的桌位走去。

    所有人都挤在了文小文的桌位旁,目不转睛的争取录入名单的机会,这会儿能有机会看到那道身影的唯有芗兰和廖云。

    “杨羽?”芗兰惊叹道,忽然感到惊讶。

    当廖云听到杨羽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反应随同芗兰的惊叹声,眼中已录入了杨羽的身影。

    “少爷,我回来了。”杨羽感到,脸上露出了那期盼的笑容。

    他回来了,他完好无损地回到了这个班级,他所带来的康复,或许才是值得廖云露出微笑的对象。

    廖云不言,只是对他微微笑着,眼神中充满了欢迎的蕴意。

    廖云把那份兴奋藏在了心底,因为他相信,杨羽能感应得到。

    杨羽迎着笑,慢慢地来到了芗兰身边,或许隔着一定的距离,才能保证下一次的任务中,被自私的人不再是他。

    杨羽在医院的这段时间已经想明白了,他和廖云之间只能有尊贵与下贱之分,那些情义的存在明显就是一个错误。

    现在如此,未来也不会被改变。为了让别人眼中不再看到愚蠢的廖云,杨羽只能以身为范,就算廖云用未来的旨意去破例,杨羽也不会再与廖云有过分的关系。

    看着杨羽那副陌生的表情,廖云很是好奇,当杨羽脸上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就表示他被人训过话,从而让廖云怀疑起了刘管家。

    “今晚有聚会,你去不去。”廖云淡淡问道,想确认他的反应和决定是否像他所想的那样。

    从杨羽当前的表情来看,廖云有些怀疑与杨羽的距离,有被拉远了。

    “少爷,我就不去了,您和公主、秦少爷一起去吧。”杨羽说道,虽然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但却是那么的瑕疵。他是在有意远离廖云,远离他身边所有的贵族。

    听了杨羽的决定,廖云明白了,他不想勉强,因为这或许是对杨羽最后的尊重。“没事了,你回桌位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