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被强制的名义
    王庭筠明白王非的意思,王非是怕王非的异动会给自己的地位带来改变。从皇家角度来讲,王非所担忧的恰好符合了皇家以史以来的皇子之间的顾虑。

    从某种角度来讲,皇太子的名义只是为了平息皇子之间所存在的争论,并不代表一切都能稳定发展。

    王非所顾虑的,情有可原,王庭筠也不会加以批评。

    “虽然现在还没有出现过任何有关于它的躁动,但总能给人一种很纠结的感觉,犹如琴弦上的蚂蚱,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它想干嘛,因为它什么都不说。”王非暗示道,顿时沉默了,微微低着头,或许是感觉到了王庭筠的眼神。

    王庭筠听后有些不和气了,眼神中充满了质问,因为他不想看到他们两兄弟互相残杀,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理应让大子接任皇位才符合传统。

    “无论昆儿做出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身为哥哥,就要学会去包容!本皇知道,把皇太子的名义压在你的头上是一件很争纷的事情,这代表着你们兄弟两的矛头会越发得锋锐。若本皇不早些果断,你们兄弟两就没有今天走得这么近了…”王庭筠感叹道。

    一年前,王非与王非为了竞争皇太子之位,将大殿官员分成了两派,以之暗斗,为龙城带来了一声枪响。

    身为父亲的王庭筠手握大权,为了不让这两兄弟互相残杀,之所以以传统方式为理由,将长子王非立为皇太子,昭告天下,其次给了殿中官员一个醒目,这才稳固了臣心。

    即便皇太子已立,可有些人还是野心未灭,总想以恶劣的手段来为自己争取机会。王非今天前来,正因此事。

    “父皇,我…真的可以吗?”王非结巴道,对自己突然没了信心,一副很委屈的模样顿时让王庭筠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只是缺少一份自信,一份对国家利益鹏达的信心,你现在还年轻,还有时间去学习未来将要掌控的知识与策略。”王庭筠说道,眼中闪出一丝期盼,微笑着,希望能给他添上一滴勇气与信心。

    “可皇儿只想平凡一生,与民思语,同与日月,笑议西山…”王非呻吟道,眼中流露出对生活的渴望,对权势的轻重。

    “你这是在自私!生在皇家,有些事逃避不了,有些事不得不做!你要记住,本皇不想再听到你刚才所说的话,因为那意味着皇家的耻辱!”王庭筠轻怒道,为王非的闲情雅致而感到失望。

    王庭筠很了解王非的性子和意念,他的平凡之路早在年幼的时候就与王庭筠述说过,只是当时王非还年幼,王庭筠也没太注重他的想法,可现在看来,当年的小小玩笑,成了如今的意念,这让王庭筠很失望,但更加懊悔,悔恨自己没有把王非教好,没有给他设定一个目标,只是一味地呵护他的成长,他得以在自由的环境中养成了一个脱离皇族的远大理想。

    “皇儿不想要皇位,皇儿只想母亲每天都能够摸着我的头,问着我、看着我、对我笑着…对我说着…”王非轻声说道,语气凋零,低着头不敢再直视王庭筠的脸,因为他知道,这句话意味着王庭筠将面对一个来自子辈的批评。

    “你…”王庭筠急躁起了又食指,指着王非的额头狠狠地使去一个眼神。

    王非与王灵襄同一母所生,因母亲被无故禁闭,顶着无名的名义被设入冷宫。

    王庭筠为这两兄妹宽容了一个机会,每个月只允许去探望几次,且不可连天进入冷宫。

    这种命运毋庸置疑折磨了这两个孩子的成长,为了能够见到母亲的笑容,王非总会带着自己所获得的小成就拿在母亲面前摇摆,以此来博得那难得的泪笑。

    与其说学习是为了自己能够明白更多的事物,还不如说是为了赢得父皇更多次的入冷宫资格。这种信念成了他的一种习惯,但凡王庭筠喜欢的、希望的,他都要去接触,因为那样会更有机会与他求令,一个进入冷宫的令牌。

    两人盘膝而坐,对着夕阳抒发内心的心声和那对权势的看解。

    “对不起父皇,让您生气了。”王非很委婉的道歉道,随后微微起身跪坐在他的身前,低着头,总是摆着一副很失落的样子,然而说出来的话犹如战场上的利刃。

    “算了,儿不志,父之过。”王庭筠顿时沉住了怒气,调节着气息。

    王庭筠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德行,但凡对他软中叫硬,即可让他无言以对,依顺民意,可全天下能够这样跟他说话的,除了韩钦也就唯有王非一人了。

    “本皇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王庭筠严肃道,很是期待接下来的问题会获得怎样的答案。

    只听王非一声:“父皇请问。”微微扭动了一下身子,因为这样跪着,很是痛腿,但他愿意坚持,因为他已没有理由祈求正坐。

    “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从书房中带走一本书,你会选哪一本?”王庭筠严肃问道,缩紧了眉头,很关切这个问题。

    王非扭头扫荡了四周,眺望着满载书架中的书籍,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微笑。低着头沉默了许久,随后微微摇着头,很是莫名其妙。

    “这些书都是父皇的珍品,皇儿怎可拿父皇所爱,岂不是犯上了?”王非回道,这才停止了摇头,嘴角也恢复了平静,沉着头,让王庭筠看不清他此刻的脸颊。

    “可本皇现在要将它们都交给你!”王庭筠严肃道,眼神中充满了强制的气息,让王非顿时感到紧张。

    “可皇儿并不喜欢它们,就算您强行送到皇儿的宫中,皇儿也无法将心都放在它们身上。”王非很是诚恳,坚定的语气给了王庭筠一个无懈可击。

    “你…”王庭筠大发雷霆,猛然起身,指着王非的额头气喘吁吁,眼神中尽是怒火。

    当他看到王非那副无所谓的表情时,顿时越发得火大。

    “跪在这,什么时候想好了再起来!”话后,王庭筠怒气熊熊地绕过了王非的身影,带着哼声直步离去,走出来皇书阁。

    王庭筠的身影划过王非眼边的那一刻,王非悄悄地闭上了眼睛。“真的要这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