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等风,也等你
    夕阳越发得昏暗,西山已快隐默了它的头顶。飞鸟群游在高空之上,天色已分不清它们的名字,只能凭鸣叫来区分它们的名字。

    龙一学院,校门口。

    一群持剑、身穿铁甲的护卫正守在校门口迎接自家的小主人。随着校内的贵族后生的数量,校门口此时已被护卫给霸占了空地,相拥而立。

    从而导致了学院放学的时间制度得以改变。以学龄7年以下的班级每日放晚学的时间提前了学龄8年以上的班级一节课,这也是维护了放学后的安全通道秩序。

    随着接待,很多名贵族后生得以安全入了军队的维护,与其一同回府。

    随着时间的流逝,校门口的人群逐渐稀少,渐渐地只留下了一队武装,依然等待着自家小主人的入伍。

    这时,王晨的身影从安检门内穿了出来,正慢步走向那留下来的最后一支军队,当他走出来的那一刻,第一眼便认出了那支队伍的队长,所以很是欣慰,也很感激。

    看着王晨正慢步跨下石阶,那支队伍的队长便走向前去迎接,但他不敢踏入石阶半步,因为这是学院的规矩,学圣之地不容侵犯!

    “少爷。”那名身穿盔甲,手持长剑的青年,也就是这支队伍的队长,为王晨的出面而恭迎。

    只听王晨轻声“嗯”了一声,身影便划过了他的脸颊。随着王晨的步伐,他守在王晨身后,十分谨慎王晨的每一步所带来的讯息。

    “您是想飞回府呢?还是让属下护您步行?”队长问道,很关心自家小主人的意思,因为以王晨的性格,有些时候步行反而更合心意。

    “步行吧,我想走走。”王晨说道,身影融入了那群护卫之中。

    随着王晨步伐的逼近,那群护卫很尊敬的散成了两排,将王晨引入了中间。

    听了小主人的意愿,那名队长很乐观的回到了王晨身边,且随在左侧,身姿稍微比他靠前。

    步行中的护卫,摇动着身上的盔甲,为这个群体添加了一点儿威严。路过的城民也很懂事的为他们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

    “长风,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王晨问道,有些吞吞吐吐,他故意扭过头去,或许是不想让长风队长看到他的神情吧。

    “有事您直接问便是,属下若知必答。”长风很是坚定,很是乐意回答王晨的所有疑问,就算不在公务范围之内,他也将若知必答,因为在王府之中也唯有他才有具备接送王晨的资格。

    “父亲说,这颗紫元坠还有另一种用法…我的意思并不是想要违背当初我向父亲求得它的约定,我只是…想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效果,或许…我不该想这些……”

    王晨自问自答,内心很是纠结,从他的语气中,长风感应到了一种风险,那就是有某种因素正在催促王晨念起紫元坠的秘术。这滋味着他的逆反心理正在日渐膨胀,这一点,让长风很是担忧,毕竟紫元坠这个东西可是王府的宝贝,原属于家主的随身之物,现在却到了小主人的手中,不但有丢失的风险,还会有自狂的理念。

    “既然您已经知道了它有着一种很神秘的力量,那您得小心使用了,因为您一旦用紫元坠犯下了错误,那么老爷会不高兴的。”长风不知该如何说才能消除王晨心中的叛逆心,唯有以最简单的语言来给他提醒,希望他能够理解且放下那种念想。

    听了长风的提示,王晨心中也有了变数,只是那种不服的躁动,随着对石海的映像而越发得身不由己。

    “我懂了…”王晨失落道,最后一抹夕阳划过了他的脸庞。

    听到了王晨的觉悟,长风很是欣慰,他相信,王晨一定能守住初心,不做内外之事给王府带来尴尬。

    这支护卫兵横跨十字路口,直往西区。豪迈的步伐夹杂着盔甲的躁动,威严而又气派。

    大韩府,忘忧亭。

    清风返回了亭院,带来了最后一抹夕阳刚刚离开的快讯。凉风划过燕园园的脸庞,暗淡的夜色被她那双玲珑的眼珠印在了眼中。

    “都快一天了,他还没有回来么…”燕园园举头回望北方,眺望着那座被夜色蒙住身影的嵩山,嘴唇很是平淡,眼神淡淡流露出期盼和孤独。

    微微从石凳上起身,挽着裙角,走出了石亭。随后蹲下整理了裙角垫在石阶上,最后坐在了地上,双手撑着下巴,模样很是孤单,又看似无奈。

    躺在地上的花瓣随着风的流动,自由的聚拢在一起,像是在讨论着什么。随着清风的无所事事,赠与了燕园园一阵凉风,恰好给了地上的花瓣一次起飞的机会。

    看着燕园园那张愁眉苦脸的模样,花瓣们很是心疼,可又无手无脚,只好等风儿哥哥来帮忙,将它们送到燕园园的身边,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缓和她的情绪。

    幸好花瓣儿没有嘴巴,不然廖云得被骂上多少次数都数不清。

    幸得风的帮忙,成功地将四片不同颜色的花瓣做为这儿四种不同颜色的花儿的代表,为了使燕园园能感应到它们的存在,之所以要求风哥哥将它们四片落到了燕园园的裙子上面,让她一眼就能感应到这份温暖。

    当燕园园看到了它们的礼貌招呼,脸上顿时画出了一面笑容。多么难得的微笑,也只有花瓣儿才能做到随叫随到吧?

    “无论你现在在做什么,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时间,请你记得,我在夜里,等风,也等你。”

    燕园园对天眯笑,两手指尖捏着那四片花瓣,为了道谢,她选择了送出一个吻。很深情,很温暖,它们突然感觉到身体都快要融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