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来自黑暗的秘术
    王晨用左食指轻轻划过黑色小盒子的边缘,长宽高对齐,很是光滑,加上精致的条纹,让王晨忍不住哇开了嘴。

    王晨赶紧走到了木桌旁,坐在木凳上,随后将盒子放在那张褐色圆圆的木桌上,王晨突然将下巴贴在桌上,对盒子冷眼旁观。

    这时,抵御不住好奇心的来潮的他,顿时将盒子打开了。

    随着光透进盒子里,一张纸卷呈现在王晨眼中。

    这是一张被一根红线卷绑起来的软纸,呈灰色。随着盒子被打开,里头泄露出一股古旧的气息。看来这个盒子是很久没有被打开了的缘故。

    “这是什么啊?”王晨自问道,小心翼翼地伸出右食指去触碰了一点,顿时收回了手指。

    “好臭…应该没有问题吧?”王晨又问道,很想打开它,可又怕纸上有毒,所以现在很是纠结。

    这时,王晨激发内灵,蓝瞳闪烁,随后挽动右手唤来一群浓密的蓝灵环绕在手掌上。

    “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王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很是得意,已迫不及待的想要揭开它的真面目了。

    王晨将那一卷纸从盒子里捏了出来,然后亮在眼跟前。随后伸出左手,唤出蓝灵包裹住手掌,紧接着用左手将那根红线轻轻地往一头挪去,慢慢地,红线被取了出来。

    这时,纸卷被王晨的双手滚开了,仔细看去,软纸上被写上了十几行密密麻麻的字,小得让人看不清一二。

    “这字好小啊!根本就看不到里面写着什么嘛!”王晨烦恼着,顿时埋怨起了给予他盒子的那名痞子。

    “要是父亲在就好了,肯定能够把这些字从纸张里提取出来。”王晨愁眉苦脸,对着这张软纸不知所措。“要是把它交给父亲,肯定会被问出今晚的事来……”

    随着烦躁的心情,灵力也随之隐去。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五名杀手凯旋而归,还没来得及换装就来提交任务了。

    “元帅,事情办好了。”站在最前面的那名手下说道。

    “嗯,你们可以下去了。”彦润凌淡淡回道,对众人使出一个微笑。

    正当众人想要转身时,站在最前面那名杀手突然愣了一下。

    “元帅,这张500灵币面额的纸票是在刚才要挟那个小孩得到的。”说着,他将手里那张纸票放在了桌上。

    “哼~一卷秘术竟然只换来了500灵币,真是个亏本的买卖。”彦润凌笑道,其实心里并不在意这点报酬,因为最高的利益,还没有出现。

    西区,王府,王晨房间。

    独自坐在木凳上的王晨,享受着烛光的寂静,撑着下巴无奈的看着那张软纸上的字迹,顿时越发得烦躁。

    这时,王晨感到了无聊,便从腰间上取出一个浅蓝色布袋,随后将袋子打开,取出了紫元坠放在了桌上。

    紫元坠被烛光刺激出了它本身的紫光,淡淡的紫光照在了软纸上。

    正当王晨无聊的滚动着紫元坠时,顿时将紫元坠放在了软纸上。

    这时,紫元坠的表面突然印出了几个字,立即引起了王晨的注意。

    “咦?”王晨好奇道,仔细端详紫元坠的边缘。发现紫元坠就顶部有印字,而且还看得很清楚。

    “我懂了!”王晨恍然大悟,赶紧将紫元坠在软纸上滚动了一圈,果然!紫元坠将软纸上细小的字放大了好几倍,已到了可以看清字迹的程度。

    这一刻,可把王晨给乐的,迫不及待的利用紫元坠将软纸上的内容仔细看了一遍。

    “紫~元~坠~秘~术?!”王晨忽然感到惊讶,被第一行的内容给吓到了。

    “秘术?居然是秘术?”王晨又是一惊,赶紧往门边看去,怕被人听到。

    几息之后,王晨调整了一下情绪,认真的将软纸上的内容读了一遍。

    东区,大韩府,忘忧亭。

    寂静的亭院唯有花瓣的滚动和那静静观赏着月色的燕园园。

    “寒月无情当对晚,此去空亭无一人。”

    燕园园对月起诗,一副淡淡的神情消沉在这片银光亭外。

    此时,一个身影悄悄地走进了亭院,正慢慢地划向燕园园。

    沉寂在银色中的燕园园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股陌生的气息。

    “园园小姐。”杨羽喊道,身影站在了燕园园左侧,月色弥漫了他的身影。

    燕园园顿时被惊醒,赶紧扭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这才看到了杨羽的身影。

    “你的伤好了?”燕园园赶紧起身,对杨羽笑道,很是替他高兴。

    只听杨羽轻轻“嗯”了一声,便无后话。摆着一副冷缩的脸,像是在讨厌这一刻的月光。

    “少爷呢?没跟你在一起吗?”燕园园急问道,很是期待廖云的下落以及夜不归宿的原因。

    “少爷去参加同学聚会了,所以现在还不能回府。”杨羽淡淡回道,语气很是失落,一副不开心的脸颊被银光照得悲催。

    “这次你怎么没去?还没完全康复吗?”杨羽又问,有在关心杨羽的伤势。

    “我…不去了…因为…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还不能剧烈运动。”杨羽结巴道,语气很是瑕疵,像是在隐瞒着什么。

    杨羽在大韩府已有三年,他的性格燕园园也是略知不少,对于眼前这个杨羽,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燕园园这会儿已对杨羽起了好奇心。

    这时,燕园园紧盯着杨羽的脸庞,而杨羽忽然对燕园园陌生起来,眼神躲躲闪闪,仿佛不想与燕园园对视。

    “你今天怎么了?有心事?”燕园园疑问道,疑惑的目光紧盯着杨羽的一举一动。

    按照惯例,杨羽当前的神情很有可能出至于韩钦的批评,或者刘管家的吆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燕园园会为他安慰几句,毕竟廖云、杨羽和燕园园同是府上最年轻且最玩好的朋友,燕园园有资格帮助杨羽。

    只听杨羽淡淡回了声“没…”便转身慢步离去。

    黑夜赠于了宁静,杨羽离开的身影也变得模糊。

    那沉重的步伐带着忧伤,从燕园园眼中渐渐地消失在这片灰暗中。

    “应该是被少爷骂了的缘故吧?”燕园园胡乱猜疑道,眼中闪出好奇的目光紧盯着那模糊的石门。

    黑风刮得凄凉,顿时让燕园园微微颤抖起来。“等来了风,却迟到了你……”

    此时,黑风正刮着杨羽的短发,为他吹尽了最后一丝温情,让他的内心越发得凄凉。

    “真的要这么做吗——远离身边所有贵族。”杨羽默念道,孤独的步伐伴随着凉风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这道墙,注定是无法翻越,我却在苟且攀附。”

    西区,王府,王晨房间。

    王晨将那张软纸上的内容仔细看了一遍,且牢牢地记住了每一颗字,已读懂了里面的含义。

    “按照上面的步骤去做,真的能够驱出紫元坠里的暗能吗?”王晨质问道,捏起紫元坠对着烛光,眯着眼睛顽皮地看着它。

    紫元坠透出紫光,印在了王晨的额头上。王晨顿时感到忧愁,因为他听父亲说过紫元坠的秘术,但从未向他说过修炼的方法,其目的是为了王晨的身心不被那股暗能所影响心智。

    “我到底该不该相信它?如果真是紫元坠的秘术的话,我…父亲会不会骂我……”

    王晨在纠结一个问题,一个让他难以左右的忧愁。无论这张软纸上的内容是不是真的,首先他要考虑的是该不该违背父亲的教训。若这张软纸上的内容是假的,那么后果将由他一人来承担,结果是否被迷去心智还只是一个变数。

    这时,王晨突然沉默了,顿时有些失落,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今天与石海在修灵场中的比试。

    那可是他主动发起的挑战啊,输了可丢面子了,还好双方都觉目,还有一丝谦让,不然场面更加尴尬。这也恰好给早晨心里留下了阴影。

    “我为了能够超越石海,废寝忘食的练功,结果呢?还是败了……”王晨感叹道,低着头,傻笑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对王晨而言,打败石海就是他努力的目标,可努力了一个月,费尽心机的去求父亲的紫元坠,结果却是这样。

    “如果这卷秘术能够让我打败石海,那么父亲的责罚也将值得了。”王晨说道,眼中忽然闪出一丝蓝光,抿着嘴,深呼吸着,表情很是严肃。

    看来王晨是找到了打败石海的方法,只不过这个方法,带有一定的危险性,先不说以王晨的内灵境界能否承受得了此卷秘术的修炼条件,再者释放出来也是一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