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城南夜市(一)
    月光普照着龙城,为它换上了一层银衣。凉风吹拂着街边的灯笼,一道道霞光渲染了街角。

    南区,城南夜市。

    顾名思义,这家夜市在南区生意很是红火,其消费也不与平民合乎。

    盛大的一家夜市根据于此,其开业时间不与光明合乎,黑暗才是它吞噬客人的最佳时机。

    以楼层为档次消费区,其食品质量及花式服务不同于下。以最低楼起价,越高者贵,层层贵语。

    城南夜市成塔形,其地皮半径三十米,高可与龙城拍卖会场相提并论。

    以夜市大门走入,踏上红地毯的那一刻,你的身旁已被附上一层金光,高贵且档次。

    交了门票,验证了城民面貌,即可进入夜市楼层进行消费。

    夜市3楼,333包间。

    “来!干杯!”

    叮——

    众人举杯同饮,欢笑于水果酒肉之中。此间包房已被幽魅班的学员给占据,带头的是杨潇。

    豪华的木门被房顶的白光划过光泽,这是由白色灵气汇聚形成的一盏灯,又由灵物所保留住它的性质,从而给予了光明。这种摆设品的投资可谓值得亮瞎平民的眼睛,唯有家底深厚的贵族才可到此消费。

    众人坐在圆木沙发上,沙发上的坐垫来自于兽皮,根据气候,店家会更换适度的兽皮保暖度,给予客人更舒服的体验。

    这一次聚会一共来了二十人,随着圆木沙发的链接,众人围在一张玻璃桌旁。

    桌子全身透亮,很是光滑,毋庸置疑,桌上摆放着酒肉饮料,以及小玩具。

    “云,你真的要喝酒吗?”灵襄用手遮挡着廖云的耳朵,悄悄问道。

    “虽然师傅不让我喝酒,其目的是怕我的身心受到早熟影响,但现在看来,应该可以尝尝这玩意儿吧…”廖云淡淡回道,语气有些诡异。

    看着其他男同学都举着酒杯,让平常举着饮料杯的廖云很是尴尬,若这个时候不表现一下他的气质,想必杨潇定会拿他说笑,对于廖云而言这可是件棘手的事。

    “那你喝吧,我替你保密。”灵襄窃喜,将廖云那杯饮料推到了自己身前,然后将一只干净的杯子倒上了半杯酒。

    灵襄这个举动顿时让廖云很是好奇,按照惯例,灵襄是不允许廖云喝酒的,可这时…难道有什么原因吗?

    “来。”灵襄笑着,将酒杯端给到了廖云眼前,期待他的表现。

    廖云顿时懵懂了,傻乎乎的就接过了酒杯,不知所措,不知情从何起。

    “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廖云默念道,很是惊讶,因为他知道灵襄一直反对他在未成年之前饮酒,这也是韩钦所交代的。

    这时,廖云和灵襄的举动被杨潇看在了眼里,当他看到廖云对手中的酒杯犹豫时,顿时给了杨潇一个笑脸。

    “唉廖云,怎么?不敢喝酒啊?据我所知,你的成年礼也快到了吧!是时候练练酒量了,别到时候咱们说干的时候你还拿着个饮料杯子啊!”杨潇大声说道,声音传到了房间里所有人的耳朵里,这意味着廖云将要在杨潇的逼迫中喝下这杯酒或更多酒水。

    听过杨潇的讽刺,廖云顿时动心了,他明确的知道了这杯酒的归属者是谁,也猜想到了今晚会被酒水骗成什么模样。

    “故事太多,一杯酒怎够?”廖云豪气回道,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睛眨都没眨过。

    叮地的一声将酒杯放在了桌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给了杨潇一个脸色。

    “哟哟哟!不错!给咱廖少爷满上!”杨潇喊道,一阵大笑。看来他有些醉了,语气也变得鲁莽。

    随后,廖云的酒杯被一位男同学抖着酒壶给满上了,并对廖云悄悄笑了一声,像是在讥讽廖云的酒量。

    “云,真的没事吗?”灵襄关心道,看着满脸通红的廖云,内心顿时紧张起来,生怕廖云已醉至身不由己。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一角的芗兰静静地看着廖云的脸庞,眼中闪出一丝好奇。

    “放心吧,我现在很清醒。”廖云坚定的眼神给了灵襄一个眉眼,并摸着她的头让她为此放下心来,给廖云一个表现自我的机会。

    只听灵襄轻轻地“噢”了一声,便不再阻止廖云饮酒的作风。

    这时,灵襄纠结的握紧了手指,抿着嘴唇,眼中隐隐露出一丝期待。从灵襄为廖云倒酒的动作开始,似乎就有那么一个人想要他醉去。

    “真搞不懂你们尽帝国的教育,连酒都不让喝?唉~悲催…”芗兰默念道,默默地为廖云感到悲哀。

    芗兰端起了身前那半酒杯,随后一饮而尽,并抿着嘴唇,享受着美酒的甜蜜。

    芗兰喝酒的举动被众人看在了眼里,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芗兰的脸。

    这时,芗兰感觉到了一股怪怪的气息正朝自己而来,那一双质问的眼睛向着她,顿时愣住了手势。

    “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芗兰尴尬道,语气很是柔弱,一副很软弱的样子撑着那只酒杯,让众人不得不伸出头紧紧地关注着。

    “咱们班的女生好像都不喝酒的对吧?”杨潇摇着头对众人问道,为此刻芗兰的气质感到惊喜。

    众人纷纷点头核对了杨潇的疑问,这也证实了芗兰的独一无二之处。

    “你们…都不喝酒的啊?”芗兰举着空酒杯对旁边的女生问道,顿时为自己感到尴尬。

    在场所有女生纷纷为芗兰点了头,这时,众人无不为芗兰抬起一个拇指。

    “原来是这样啊…呵呵…”芗兰傻笑着,尴尬和质疑伴随着她放下那只酒杯。

    芗兰赶紧放下酒杯,端端正正。她没有想到,尽帝国的教育居然会这么严厉,且家族后生也是那么的自觉。看来芗兰的淑女风范要丢在这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