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醉意
    秦坤,暗夜主帅,与廖云父亲廖琰交好,为尽帝国左右帅主。秦坤当职重任,留守于皇殿,世称尽帝国第二强军队统帅!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秦坤一意反对,并指示这一切的不可能。

    在贵族家族里,权势成了婚姻的筹码,唯有权势才是衡量两家联姻的价值。

    秦坤很清楚秦歌和杨慧敏的交情,也很清楚想要拆散这对情侣的成功性。

    看着父亲的一意孤行,秦歌更是心灰意冷。随着冰凉的地板打击着他的双腿,让他越发得颤抖。他坚持着,他不会放弃任何打动父亲的希望。

    “为什么…难道我不该为这么多年的感情负责任吗?”秦歌低声细语,语气越是柔弱。想想这么多年来的感情,到了今天却被无情的面临终止。

    “为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内灵修为!若再不努力,将来暗夜主帅这个位置就只能由你表哥接手!你也不小了,有些事你也该懂了,不要整天总想着玩,忘却了未来的面貌!”秦坤指着秦歌连连批评,严肃的脸颊让秦歌一直不敢抬头。

    秦坤的意思很明确,他只想让秦歌能够明白自己未来将要背负的使命。

    “成长需要付出感情代价,你…就当做是一次旅行吧。”秦坤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告诉了秦歌,做为一个父亲,竟能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来,顿时让秦歌痛却心扉。

    “如果这是一次旅行,那么…就还没有结束。”秦歌反驳道,暗暗傻笑着,声音随着颤抖越发得响亮,最终惊扰到了秦子夏。

    此刻,秦坤内心稍有波动,蓦地,他的眼神动荡着一丝泪光,嘴角微微颤抖着。

    “你这句话,也是我曾经跟你爷爷说过的话;你今天的种种表现,也是我曾留过的阴影。你以为你很委屈吗?哼~要怪就怪你的命运,活该生在这贵族家庭里。”话后,秦坤哼笑着,身影划过了秦歌的身旁,慢步朝门口走去。

    把拳头挽在身后,沉重的步伐夹杂着那让人摸不清的背景,离开了大厅。

    如秦坤所言,他也有与秦歌相同的经历,只是在做决定这方面,秦歌还需要成长。

    不是谁都能忍受这种身不由己的选择,但身份会告诉你,什么才是你该做的,要怪就只能怪你生错了地方,怪不得谁。

    秦坤走过秦子夏眼前的瞬间,秦子夏便跳下了靠椅,随在父亲身后的她悄悄地往后看了一眼。她知道哥哥现在真的很难受,从父亲训话中的口音,秦子夏略略明白了什么是不该打扰。

    秦坤以沉重的身影告诉了秦歌:身为贵族后生,有些事逃避不了,有些事不得不做。以名誉约束自己,凡是都要以家族利益着想。

    人世间有很多次不舍,但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或许是自私的表现。

    “寒月无情当对晚,一指五灵落日空……”

    秦歌悲催的语气哼出了这句诗,被触动心灵后的面孔,会有怎样的表现?待他抬起头后,泪痕会明确的告诉你……

    南区,城南夜市,三楼,333号房。

    酒气弥漫着这间包间,随着身旁的男生一张开口,那股酒气便喷涌而出,但女生都很谅解,随着气氛,也没怎么觉得。

    看着廖云被杨潇一杯杯激发出酒性,灵襄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劝不动,纠结不定的她愁眉苦脸,飘眼瞪着杨潇,很是记恨。

    “给廖云倒一杯酸果。”杨潇对坐在廖云左边的那名男同学说道,语气很是谦和。

    杨潇知道再继续的话肯定会引起王灵襄的愤怒,毕竟她还是一位公主,若做得有些过分了,待她拿公主令出来压场,那可就尴尬了。

    这时,廖云的杯子被换掉了。坐在左边那名同学很麻利地为廖云倒好了一杯酸果。

    杨潇的小小举动让灵襄心里好受了些,赶紧捧起酸果杯端到廖云眼跟前。

    “来,喝一口先休息一下。”灵襄关心道,喂廖云喝了一口饮料。

    廖云喝了口饮料水之后,眼神忽然变得暗淡,没有之前那般高冷。此刻的他,已失去了那副严肃,和对杨潇的威言。看着他那呼吸难受的模样,众人就已肯定了他此刻的状态。

    “酒,真的是个好东西…”廖云嘀咕道,靠在沙发上,伸出手将灵襄紧紧抱住,模样很是大气。

    “有酒有美人,才是人世间的快事,好比如现在的你。”杨潇吹捧道,敏锐的眼光默默地为廖云感到欣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此刻的杨潇,忽然对廖云恭恭敬敬,似乎有些企图。

    “你说的这些,现在…还过早了些。”廖云谦虚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满脸通红的他虽已醉去,但还明事理,守得住原则。

    “今年咱们都上了18,虽龄未满,但也可以提前做些不是?好比如饮酒这等小事,你觉得呢。”杨潇说道,靠在沙发上翘着腿,身姿很是霸气。

    看来杨潇是想趁廖云酒后之时,将他的心灵添上一点儿颜色。

    “照你这么说,左拥右抱还更好呢。”廖云笑道,此时头脑已是糊涂,不省人事,再加上杨潇的激言,更是将他内心储蓄多年的狂言激发出来。

    “以你的出色,还怕没有左美儿?”杨潇激问道,很想看看廖云接下来会有何表现。摆开了手势,释放豪情。

    “杨潇,你说什么呢!”灵襄大喊道,微微缩紧了眉头,双手紧紧地拉着廖云的手臂,并对杨潇狠狠地发出一声指令。

    王灵襄很害怕,她害怕廖云不再理智,怕真如廖云所言,会做出让灵襄难以接受的尴尬。

    被王灵襄封住口的杨潇靠在沙发上顿时没了声音。张扬地倒起了半杯酸果水一饮而尽,尊重王灵襄的指令中且又做出不满的举动来。看在特殊情形下,王灵襄也不想计较,但愿接下来的他能够考虑好再发言。

    “芗兰,你过来。”廖云喊道,对她伸出左手,意思很是明确。

    看着廖云的手势,顿时冷却了气场。万万没想到,杨潇所等到的结果,竟是出乎众人意料的这一幕。

    “我…你…你别乱讲话好不好!”芗兰顿时慌了,眼神着急地眨呀眨,不敢直视廖云,有些羞涩。

    众人不敢插话,唯有静静地看着,看她与廖云到底能擦出多少火花来,这也是灵襄所期待的,相比之下,杨潇也很好奇。

    “把芗兰推过去。”杨潇对坐在芗兰身边的同学说道,眼神发出强烈指示。

    杨潇是贵族,其家族背景不可小觑,对于他的意思,他人不敢不从。随后两名男同学抓起芗兰的手臂,趁她酒后有些昏沉,便一口气将她推向廖云。坐在廖云左侧的同学很自觉的让出了一个空位给芗兰扑倒。

    “啊!”芗兰轻叫一声,应该是把头撞在了沙发上的缘故。紧接着从沙发上爬起来,转身怒指着杨潇:“杨潇你别太过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