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聚会的落幕
    杨潇的无礼举动影响到了芗兰的心情。为了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显得软弱,更不想被杨潇呼风唤雨,便不管其身份,直接向杨潇伸去右食指,眼神很是顶撞。

    对于芗兰这个举动,众人纷纷表示不值得,因为在贵族的活跃范围内,身为平民得过且过尚好,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已被身份定了输赢。

    “你说什么?”杨潇问道,得意洋洋的摇晃着沙发,细细笑出来声,表示并不把芗兰放在眼里。

    经常在杨潇身旁吹捧的男生都跟着杨潇大笑起来,渲染了这间包房。

    看着众人如此张狂,芗兰顿时醒了酒,一声怒吼:“都给我闭嘴!”

    芗兰的反抗顿时沉默了气场,使得众人不得不以异样的眼光去看待她。

    “哼…灵襄公主你都看到了吧?”杨潇哼问道,暗示王灵襄提起处决权捍卫贵族的尊严。

    “算了。”灵襄回道,和睦的目光暗示着杨潇,悄悄地对他发出一声警告。

    对于芗兰这个举动,手握重权的贵族有资格将她一手拿下,但看在她是同学的份上,且由杨潇闹起的事,他此刻便不想计较,但阻止不了对芗兰的好奇。

    此时的廖云,已醉得不省人事,昏倒在灵襄的肩膀上,已悄悄地闭上了眼睛。

    被叫唤而来的芗兰静静地坐在廖云身旁,顿时失去了光泽。召唤者人已无意,被唤者尴尬无语。

    当杨潇放下翘腿,紧接着端起酒杯想要自饮时,廖云突然睁开了眼睛,缓缓坐正了姿势。

    廖云伸出右掌挪着眼睛,随后一股酒气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听着他呼吸的声音,他看起来很难受,他默默地咬牙切齿,很保守的一个动作掩饰了他的狼狈。随后双掌掩盖了脸庞,和那双疲惫的眼睛。

    “云,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去请治疗师过来给你看看?”灵襄关切道,很是焦急,生怕廖云会呕吐,怕他感到身体不舒适,心中顿时蹦出了很多种担忧,急得她都快没有心情再待下去了。

    只见廖云对灵襄轻轻摇了摇头,听不到他的声音,或许是他不想传达一个讯息,一个让灵襄感到更加浮躁的信号。

    “刚刚我都听到了…”廖云嘀咕道,话没说完便沉默了,给众人留下了一个问号。

    这时,杨潇放下了酒杯,并问道:“你醉了,还是先回府吧。”

    杨潇劝退,很明显是在为廖云的酒量而感到失望。

    本以为廖云会以倔强的脾气对杨潇反驳,然后再与他继续喝,可没想到……

    “哼…想让我回去,然后就好欺负芗兰是吧?”廖云笑道,抬起头靠在沙发上,双手自然伸开,瞬间将灵襄和芗兰拦入了怀中。

    芗兰被一把手强抱入异性怀中,那肯定是一肚子火气。芗兰使劲捶着廖云的胸口,可尽管她如何挣扎,廖云丝毫没有松手的打算,只是忍受着这股疼痛。

    灵襄看到了十分生气,但又不能拿芗兰来出气,毕竟是廖云先挑事的,只能静静地看着,顶多皱一皱眉头。

    正当她拼命地挣扎,想要从廖云怀中逃走时,廖云悄悄地对两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已经醉了,已经没有精力去阻止杨潇接下来的举动了,如果我不把你搂住,那么杨潇今晚是不会放过你的,请相信我,趁我还醒着的时候。”

    说完,廖云便放松了手臂。刚才为了把芗兰强行拉到自己身边,他似乎用尽了所有力量,此刻的他,犹如衰败之虎,再无精力站起来。

    这一刻,芗兰她真的懂了,就在强抱中的挣扎,让她明白了廖云才是她该相信的人。当说出了真相,芗兰已没有理由再发言,默默地埋怨着自己那双手,或许得怪廖云心机太重,让她看不懂事实的真相吧?

    “真没想到,芗兰这才来了几天,就被你给管住了,还真是有点让人感到意外啊!”杨潇说道,语气带有一丝不服。

    尽管杨潇今晚想要针对的人是谁,是否有调戏芗兰的可能,都已被廖云一个举动给落实了这些可能。

    “杨潇你给我记住了,芗兰是我的人,以后除了我,谁都别想碰她!”廖云严肃道,伸出右食指狠狠地指着杨潇,眼角露出一丝威严。

    此刻廖云的举动灵襄表示能够理解,并不打算追究芗兰的责任。事出有因,廖云这么做只是出自那般同情心,毕竟芗兰可是一位女生,经不起折腾,起码这是灵襄想的。

    “既然这样,那就…喝酒…喝酒吧。”杨潇表示很无奈,虽还不知廖云这是要闹哪样,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唐突,想必廖云也有了私心。

    话后,冷却的气场顿时松懈了许多,正当众人纷纷端起酒杯的时候,这时,廖云微微站起来了。

    廖云用右手轻轻捂着胸口,把此刻的虚弱藏等很深,让他人不从看出。看着他脸上的酒色正慢慢退去,众人猜疑着廖云已有走路的能力。

    廖云扫荡了众人一眼,随后微微一笑。廖云这个动作让杨潇很质疑,甚至不知道廖云这会儿想要干嘛,只能静静地看着。

    “你们继续玩,我就先走了。”廖云说道,顿时冷却了气场,洗耳恭听。

    一双双疑惑的眼神投向了廖云,那是来自忐忑不安的心灵,以及记恨的篇章。

    “这么快就走了?难道是你对这一次的服务不够满意?”杨潇问道,有些想挽留廖云的意思。

    “不,这一次的服务我很是满意,相信下一次也会如此,先这样,我要先走一步了。”

    说完,廖云拉着灵襄和芗兰的手,横跨众人的膝盖,使得众人不得不为他让出一条路来,最后推开了圆木沙发的一角,钻了出去。

    正当众人目送三人的同时,廖云止步于门前,松开了两人的手,明明已将门把手给握住了,却迟迟不拉开。

    “杨潇你给我记好了,趁我还没有完全醒目之前,你最好记住你今天的行为,不要等我某天不高兴了,你却不知道你错在了哪里!”廖云说道,语气很是威严。来自身影的威胁,才是最为记忆深刻的霸语。

    说完,廖云拉开了门,紧接着拉着两位美人的手慢步跨出了房间。到底是什么样的火气,让廖云连门都忘了关?

    听了廖云那句嚣张的语气,顿时让他怦然大怒。随着忍气吞声的脸色越发得不悦,众人也没敢再说话。

    “最终还是让她给逃了…哼~”杨潇暗笑道,眼神抹上一层暗光,泄出一丝回忆的神情。

    静悄悄地房间忽然变得死气沉沉,让人总感觉到不舒服,有些人失去了兴致,便想要退出,可就是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

    城南夜市大门外,三人逃离了那个让人窒息的空间,再让廖云坐上一会儿,再品几口酒,想必芗兰是保不住了。从杨潇的眼神能够看得出,那是一副多么猥琐的计策,竟然把廖云也给算了进去。

    “你自己能够回去吗?”廖云关心道,从她身上能够闻到酒气,顿时让廖云有些怀疑她的行动能力。

    “我可以的。”芗兰回道,坦诚的语气肯定了她此刻的状态。

    以芗兰在长渊林的日常,每当过节,那餐桌上都摆着有酒水,从而锻炼了她的酒量,换一句话说,刚刚那点儿酒只不过是当漱口罢了。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还得装着柔弱,不然别人看在眼里可就毁了对她的映像。

    “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回去吧。”廖云说道,语气有些催促。

    “那我走了,灵襄公主,拜拜!”芗兰对灵襄挥手道别,她那甜蜜的笑容印在了廖云眼中。

    之后,芗兰转身离去,身影漫步远离了廖云的视线,渐渐地模糊了那副身影。

    这时,廖云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胸口略有震痛,从而咬紧牙关,微微弯下了腰。

    廖云的异状很明显泄露了出来,这一幕让灵襄很心痛。灵襄不知所措,慌乱了手脚。

    “怎么办?怎么办?云!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胸口对吗?……”灵襄嚷嚷着,看着廖云如此难受,让她心急如焚,焦急万分。

    “没事…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廖云回道,告诉她让她不要担心。

    即便廖云如何掩饰自己,这时,灵襄看到了几粒蓝色灵气正从廖云胸口飞了出来,这一刻,灵襄明白了一切。

    “你在用灵力压制伤口的疼痛,是什么时候?我怎么都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不会让你喝酒了,你也不会这么难过了。”灵襄埋怨道,默默地咒骂着自己。

    灵襄以为这是旧伤未愈,却不曾得知是芗兰刚刚所为。只是一味地着急,自己却无能为力。如果可以,她愿意为他分担疼痛,或承受他所感受到的痛苦。

    “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我现在不能够使用火翼,所以咱俩只能步行了。”廖云说道,焕然一新的面孔看似有些瑕疵,但总的来说,只要她不在难过,廖云隐瞒一切伤痛都是值得的。

    只听灵襄“噢”了一声,便与廖云携手行走在这道冷淡的街头。

    那两面落寞的身影漫步在一起,这条路注定很漫长,但只要有爱的陪伴,这点路程便不值一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