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归来的影子
    银光普照,龙城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寒风吹拂,整条街的灯笼显得活泼动人。

    暗淡的月色不停地折磨着行人,犹如洒下银粉,使得弥漫前方的路。

    两人携手同行,身影或是孤单,并暖住了心灵。廖云那只温暖的小手不知不觉已变得温润,从而冒出了热汗,估计酒气也变得低沉了吧。

    两人的身影同时走进了皇殿,并步入了君与殿右侧的宫门。经过漫长的伴旅,两人终于可抬头仰望到那三个大字。

    止步于宫门前,灵襄顿时犹豫了很久。

    “你能…留下来吗…”灵襄问道,低着头,扭头羞涩地躲着廖云。

    即便她不想说出内心的渴望,但她那只被廖云握在掌心的小手,已经湿透了。

    “现在已经月时十一刻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况且我现在的状态还不太理想,我想…早点休息。”廖云回道,委婉的拒绝了灵襄邀请。

    “噢~那好吧~”灵襄卖萌道,一副很快乐的样子。伸出右手轻轻地摸着廖云的额头,让她感受今天最后一刻的温暖。

    “进去吧,我看着你。”廖云说道,温柔的语气听着有些催促。

    只听灵襄“嗯!”了一声,便转身毫不犹豫地跨入了宫门。

    廖云目送她的影子,当她跨入门槛的那一刻,廖云忽然有些不舍,但不知为何,心里突出了一个感叹号,感觉还是离开的好。

    灵襄人已消失在了他的眼边,当她跨入宫门的那一刻,她的笑容何尝不是一副虚伪。她骗了自己,以为给他笑容才是让他放下的关键,毕竟,他还有时间需要分享给另一个女孩。明事理的她,不会自私,因为自私只会使廖云讨厌,更何况这是廖云的选择。

    “对不起,夜色不允许我这么做,因为,她还在等着我。为了不让你们两其中有一人为我感到失望,我只能这么做,才能使未来更充分的和睦。”廖云默念道,眼睛反射出一道银光。

    直直地站在门口的他,凝望着被失落的女孩的最后一道身影。此刻,他忘却了时间,忘却了自己想要干什么,就静静地站着,也不知等待着什么,仿佛丢失了魂魄,没了知觉。

    大韩府,忘忧亭。

    银光越发得清凉,使得坐在石亭中石凳上的燕园园不停地颤抖着。执着着对廖云的等待,已深至忘乎自我。

    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试着从石门接近而来,那是一道来自夜的问候,模糊的身影让燕园园立刻打起了精神,期待着那道影子的走进。

    朦胧的夜色中冒出了杨羽的身影,他左手拿着一张圆圆的棉坐垫,右手挂着一件大棉衣。他正悄悄地走来,身影划过花瓣儿的同时轻盈得让它们不从得知。

    “杨羽,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燕园园疑问道,这时,杨羽已走进了石亭,得以看清了他的面孔。

    “国老吩咐过,若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就让我来给你送东西。”说着,杨羽便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燕园园。

    燕园园起身接住,并说了声“谢谢!”随后将坐垫放在了石凳上,最后将棉衣披在了背上,紧接着呼出一口气,一口冒着白烟的暖气。

    看着燕园园如此愚蠢,竟为了廖云等到了失去理智的地步,深有体会的杨羽也不想说些什么,只能帮她把她所忘却的事情补上,随后放纵她的执着,因为那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事情。

    “我走了。”杨羽说道,脸上没有一丝微笑,随后转身迈步出了石亭,身影显得无所谓。

    看着他毫无表情的来,急匆匆地离去,燕园园不得不猜想他到底怎么了,失魂落魄的他肯定有问题。

    “等少爷回来了,还是问一下情况比较好吧?”燕园园自问道,眼睛紧盯着杨羽离开的影子,渐渐地,他消失在了忘忧亭,连一丝气息都感应不到了。

    南区,常来客栈门前。

    芗兰独自一人回到了客栈,正当她想要推开门的时候,顿时挺住了手势。

    “都已经这么晚了,叔叔应该睡了吧?”

    这时,芗兰才悄悄地推开了门,随着开门一声长响,芗兰的身影悄悄地钻了进去。

    灰溜溜的步伐轻轻地踩上了楼梯,轻盈的走上了二楼。看着叔叔的房间依然保持着烛光,这时,她失去了笑容,一股担忧喷涌而出。

    这时,她不再隐藏脚步声,平淡的步伐很自觉的走到了彦润凌的房门外。

    “子如,你回来啦。”

    正当彦子如抬起右手想要敲门时,屋内穿出了一声呼唤。

    话音刚落,彦子如便轻轻地推开了门,往里头走进。关门的瞬间,她感受到了叔叔将要训话的气息。

    “叔叔…我回来了…”彦子如走到彦润凌身前低着头嘀咕道,深夜归来的她很是自责,手指头纠结地打了个结。

    “说吧,都到哪玩了?这么晚才回来。”彦润凌淡淡问道,似乎并没有责骂的意思。

    “同学聚会,廖云硬是拉我参加,我也没有办法啊!”彦子如埋怨道,顿时哼起了小脾气,很明显是把黑锅甩给了廖云。

    听了她的解释,彦润凌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眼光突然变得严肃。

    “聚会可以,但你要记住,你要明确记住你来这里的使命,有些东西不该赋予的就不要去接触,因为人世间的情,是能够改变一切原本想要策划的使命。”

    彦润凌明确地告诉了彦子如:与一个人交流久了,彼此越是了解,若不能够早点划分界限,那么将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知道…”彦子如回道,语气有些微弱,眉头微微颤抖着,抿着嘴唇,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彦润凌淡淡说道,顿时有些犯困了。

    “叔叔晚安!”话后,彦子如转身离去,拉开门走出了房间,随后轻轻地封上了门。

    寂静的房间留守着他,凝望着残尽的蜡烛,淡淡地犹豫了很久。

    “一只纯良的蝴蝶想要飞过一片花林,到另一方寻找此生最爱的花朵,可途中有太多的花香在诱惑着它,或许它的心也有所动荡。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对于最终的目的来讲,的确具备着一个挑战,如果它越不过去,那么之前的努力都将化作白灰。”彦润凌默念道,眼神露出一丝忧伤。

    随着时间的流逝,彦润凌房间那根蜡烛突然熄灭了。

    此刻,躺在床上的彦子如冥思了一会儿,回想着今晚所发生的种种。

    “他在保护我?他居然说他在保护我?要不是你硬是要拉我去参加,我也不用你保护…”

    躺在黑暗中的卧床,彦子如默默念道,埋怨着。随着疲惫的目光一直凝望着窗顶,顿时睡意惊起,慢慢地,她落入了梦中。

    大韩府,忘忧亭。

    黑风悄悄游走在忘忧亭中,一直能够陪伴在燕园园身边的,除了它和这道暗景,好像真没别的了,噢对了,还有月……

    此刻,石门悄悄划来一道身影,一面陌生而又熟悉的影子。

    而此刻,燕园园已趴在石桌上睡着了,这一刻,她守来了想要等待的人,却已无精神回望他的眼睛。

    廖云慢步朝燕园园走去,他已看清了她的身影,以及披在身上的那件棉衣。

    被廖云双脚掀开的花瓣儿突然伸了个懒腰,随后继续睡去了。

    廖云走进了石亭,站到了燕园园身后。

    “让你久等了,做为惩罚,我会为你今晚所受过的寒冷负责。”廖云说道,可惜她听不到。凝望着她熟睡的模样,确实有点傻乎乎的。

    廖云轻轻地将燕园园横抱起来,小心翼翼地将她搂在自己胸前。轻盈的步伐抱着她离开了石亭,遗漏掉了那张坐垫。

    被睡梦绑住意识的燕园园,不会因这点震动而惊醒。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已落入了廖云的掌心。

    那道悄无声息的身影慢慢划出了忘忧亭,暗淡的夜色朦胧了四周,幸得月光的照料,廖云得以顺利的将燕园园抱到了他的房门前。

    廖云轻轻地推开了门,将燕园园抱入了房间,关门的瞬间,燕园园眉头微微动了一下,但还不足以将她惊醒。

    眼看蜡烛将要熄灭,廖云不得不加快脚步赶紧将燕园园移到床上。

    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悄悄地为她脱掉了靴子,和那件棉衣。

    残烛即将失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她熟睡的样子,就已落入了一片灰暗。

    “不脱了,就这样睡吧。”廖云轻轻说道,悄悄吻着她的额头,随后脱掉了靴子,躺到了床上。

    轻轻地将她揽入怀中,为她盖上了被子,赋予她温暖。

    听着她喘息的声音,呵护着她每一次的心跳,感受着每一刻的温暖。

    随着睡意的侵入,廖云缓缓闭上了眼睛,生怕她接受到一点儿寒冷,便把大半张被子给了她——就当做是等待的奖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