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不舍的吻
    翌日,清晨。枝头滴下来的雨露滋润了土地,一群萌新的小鸟一大早就出来觅食,随处可听那叽叽喳喳的鸣声。

    南区,常来客栈。

    时列大清早的孤身一人来到了客栈门口,没等太阳挂出东山,他已进入了客栈大门。

    随着脚步声很是醒目,起床后正在屋里梳妆的彦子如注意到了他的脚步声。

    随后,脚步声步入了彦润凌的房门外,还来不及让彦子如问问情况,彦润凌便道:“进来吧。”

    这时,彦润凌的房门被打开了,时列走了进去,随后便听到一声关上声。

    “大清早的,叔叔要出门吗?”彦子如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嘟着嘴,用手中那把短梳刷下额头的短发,并满怀信心的微笑着。

    “彦元帅,早啊。”时列直来一声问候,随后坦然的坐在了凳子上。

    正在穿衣服的彦润凌为时列的到来表示很是欢迎。虽然时列身为尽帝国人,有时候做起事来挺是马虎,不过一说到重事,他就不会迟到。

    时列静静地坐在凳子上,观望着彦润凌起床的过程。从上衣到下装,最后靴子,虽然衣服上的扣子很是繁多,但他从未露出很懊恼的一面,总是一副平淡无奇的样子,很讲究的过程。

    “今日起早,主要因为预定贵族包间一事,因为拍卖会场有规定,凡是预定包间的vip顾客,必须得亲临办理。”时列说道,表示对此事很是负责,也意味着对昨天的话信守陈诺。

    “辛苦了,还得麻烦你亲自来一趟。”彦润凌说道,表示对他的真诚很是感激。

    彦润凌是个讲道理的人,凡是与他建立了尊重、诚信、合作关系的人,他都将以正面去感受和赋予相同的信心。

    “呵呵…习惯了,我经常都在这个时候起床。”时列说道,内心忽有着高兴。一丝得意的笑容顿时脱口而出:“听说今日的拍卖会会出现一件罕见的药品,不知彦元帅是否感兴趣。”

    这时,彦润凌顿时停住了纽扣,刹那间又继续扣上了扣子。若无其事的穿起了靴子,这才起身站在了时列身前,表示整装待发。

    “那得看是什么丹品,以及用途。”彦润凌随口说道,并不在意时列所说的那样神秘丹药。

    “我得到的消息就这点,至于剩余的讯息,还得亲自目睹才得以知晓。”时列起身说道,淡淡的语气对这件神秘之物并没有一丝用途。

    “被赋予神秘面纱的女子,才有魅力的关键,既然消息已经传开了,无论真貌如何,那都是一个赤手的价格。”彦润凌说道,忽然对此事起了一丝兴趣。

    “相对来说,还会具有很强的危险性。”时列补充道,眼神很是认真。

    “对于一件赤不可得的吞金物,不但要有钱竞拍,还得有命拿出去。”彦润凌说道,透露了拍卖会场后台的黑面。

    “的确如此。”时列淡淡回道。

    只听彦润凌淡淡说道:“走吧!”便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慢步走了出去。

    时列紧跟在彦润凌身后,一同离开了这间房间。

    这时,彦润凌突然止步,挡住了时列的去路。

    “子如,今天的午饭你就在学校里吃吧,叔叔会很晚才回来。”彦润凌说道,怕彦子如中午回客栈后没有东西吃,且一个人很是冷淡,便提前给她说了今天的行程。

    只听房内传出一声“噢~我知道啦~”

    彦润凌微微一笑,迈动了步伐,领着时列往楼梯走去。

    “彦元帅,屋内那名女子想必是你的女儿吧?”时列随口问道,听出了彦子如的声音很像少女。

    “不,是侄女,我大哥的女儿。”彦润凌沉重的语气回了时列,并对他露出那副沉重的身影。

    时列听了解释,顿时知晓了。十年前与尽帝国廖家军主帅廖琰玉石俱焚的人物,乾今还令人胆怯。

    这是一段令人印象最为深痛的历史,突然浮现在两人脑中,必将是一刻沉默,毫无疑问。

    大韩府,廖云房间。

    白露顽皮地流到了枝头,笨重的身躯一不小心落在了地上,瞬间散成了好几个小点点。

    寂静的房间还没有一丝动静,除了那抹微弱的阳光从窗户穿透进来,也没有什么能够惊扰到熟睡的廖云和他怀中的美人了。

    朝阳努力爬呀爬呀~终于能以潇洒的姿态与世人见面了。

    这时,燕园园的眉毛微微颤抖了几下,随后眯缝着眼睛,露出一眸柔弱的神情缓缓睁开眼睛。

    微微眨着眼睛,模糊的意识在还没有清楚地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时,她依然保持着迷糊的状态眨着眼。

    当她用右手挪了挪眼睛后,廖云那张熟睡的脸才得以进入燕园园的脑中。

    看着熟睡中的廖云,再悄悄地观察了身旁,那只让她一直以为是枕头的手和那貌似棉衣的被子以及仿若桌面的软床,顿时让燕园园又喜又惊,羞涩地低着头,衣服还在……

    燕园园不知自己是何时睡去,也不知廖云何时归来,更不知自己是如何躺在了床上以及为何会在廖云的床上。

    当面对自己心爱的人,且对方已睡着,纯真的燕园园会用一个吻去证明她对他的爱不止是等待。

    当廖云的脸庞被赋予一个热吻,一副呆若木鸡的睡样突然有眉头颤抖的动作,顿时让燕园园愣了眼,凝神观察着廖云的眼睛,很不想打扰他的睡眠,并窃喜着。

    咚咚咚!

    忽然,门外有人敲门。

    随后传来一声呼喊:“少爷,该起床了!”

    这一刻,燕园园露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看着廖云,很是泄气。

    廖云的睡意被那声呼喊给动摇了,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只听廖云淡淡回道:“进来吧!”随后禁闭着眼睛,将燕园园紧紧地搂在了胸口,并嗅着她的脖子。

    “少爷~”燕园园羞涩地悄悄喊道,轻轻地将廖云推开。

    “嗯?你…醒啦…”廖云尴尬问道,赶紧松开了手,凝视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

    这时,两名女仆推开门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那名女仆负责端着一个铜盆。当她两悄悄往床边看去,看到了床上并非一人,这时,她两窃喜嘀咕着,露出那羡慕的目光。

    “你们两下去吧,让我来为少爷洗脸。”燕园园说道,目光没有离开过廖云的眼睛。抿着嘴唇,露出那润滑的嘴唇很是可人。

    只听那两名女仆齐声回道:“是!”话音刚落,便一同离开了房间,房门随之被关上了。

    “该起床啦。”燕园园柔声说道,可人的笑容很是迷人。

    “可本少爷就是喜欢赖床啊,怎么办?”廖云挑逗着,微笑着。

    “少爷好像忘了今天还有课要上吧?嘻嘻~”燕园园嬉笑道,找到了催床的点子。

    “你这丫头…我要是说我今天不想上课了,只想与你赖在床上,你能把我怎么着?”廖云轻哼道,霸道的眼神想要征服燕园园的眼睛。

    “好啊!那我跟爷爷说去,就说少爷赖床,不想上学了!”燕园园跟着哼道,翘起了嘴皮,与廖云对峙。

    听了燕园园的威胁后,还没等廖云纠结结束,燕园园便掀开了被子,想要从廖云身上爬出去。

    这时,廖云一个劲将燕园园按住,轻轻地推倒在床上。

    只听廖云淡淡说声“想逃?”便闭上眼睛强吻着她的嘴唇。

    从她衣内散出的芳香,使得廖云心中涌出一股热血,随着燕园园那双温柔的小手轻轻地将廖云推开,才得以保留了这份热情。

    “好啦,该起床啦。”燕园园再次催促道,灵动的目光深深地打动了廖云的心,瞬间软化了廖云那颗倔强的心。

    听了美人的再三叮嘱,廖云这才有了爬起来的意思。

    廖云爬起来,坐到了床边,穿起了靴子。

    “你睡觉怎么不脱衣服啊?”燕园园说道,很是好奇,往常他可不是这样的,因为他总说睡觉不脱衣服会浑身不自在,然而这一次很是离奇。

    只听廖云淡淡回了句:“怕你冷呗!”

    这句温馨的话语顿时使燕园园沉默了,偷偷地笑着。

    “还不快起床来为本少爷洗脸?唉?刚刚是谁说我赖床来着?”廖云问道,语气很是挑逗。

    “来啦来啦!”燕园园窃喜道,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急忙穿着靴子,随后立即跑到了廖云身边。

    燕园园那双洁白细嫩的小手伸进了那冒着热气的水中,捞出了那张蓝色毛巾,使劲扭出了多余的水,随后将它折叠,最后将它轻轻地擦在廖云的脸庞上。

    这一刻,温暖的毛巾暖住了廖云的心灵,廖云恨不得时间一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让他享受这一刻的温暖。

    “好了。”燕园园说道,将毛巾放回了铜盆中,玲珑的眼珠印着呆若木鸡的廖云。

    “那我走了。”廖云微声说道,对她的笑容恋恋不舍。

    “快去学院吧,我等你回来。”燕园园说道,温柔的目光渴望着这一刻能够停留久着,但又不得不主动选择放弃。

    只见廖云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他跨出门槛的那一刻,燕园园有多么的不舍,他是否感知?或说,他的不舍,她又得知?

    消失的影子,突然感应不到的气息,和那没齿难忘的身影,正一点一点从燕园园眼中淡去,幸好还有一颗心能够将它们牢牢记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