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无助的身影
    南区,龙城拍卖会场,大门。

    时列与彦润凌一同来到了拍卖会大门口,于检票口处。

    彦润凌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便披上了一件蓝衣,且带着蓝色帽子,帽子直接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彦润凌紧跟在时列左侧,一路低着头,悄无声息的,带给人神秘而又顾及之感。

    时列带彦润凌并步走向了检票口的负责人,身影挡住了那名男子的视线。

    “时老爷,请进!”那名男子说道,一眼就认出了时列,且给予了他通行证。

    “请到前面接受安检。”那名男子继续道,针对着时列身旁的神秘人,语气很是催促,而又恭敬地对时列笑着。

    时列一听到要做安检,顿时眼睛闪出一丝白光。

    “不用了,我的人。”时列气宇轩昂说道,坚定语气很是威严。

    “那好吧,请进。”男子无奈,只好悉听尊便,毕竟时列的豪名远近闻名,做为商家,都很会给他面子。

    得了通行令,时列豪迈的步伐得以顺利步入了拍卖会场大门,彦润凌则紧紧随在左侧。

    “我若想顺利进入这拍卖会场,没你还真办不到。”彦润凌悄悄说道,语气有些夸赞时列。微微露出那嘴角的微笑,披着脸看不到他的眼睛,很是阴面。

    “换做是其他立名于此的商人,同样可以办到。”时列回道,缩紧了脸,并不为此而感到自豪。

    彦润凌听后哼笑了一声:“因为你比任何商人都强,在赚取名利上,以及对待合作伙伴的态度。”

    “哼~你这是在羞辱我。”时列低着头笑道,顿时内心失落,苦不堪言。

    “名也好利也罢,当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人不都是先顾自己么?哼~”彦润凌说道,哼笑着。

    “可现在并没有到达天角,我却已丢失了对救世的信念。”时列低声细语道,目光淡淡闪出自责。

    “等大事告成,我军拔旗南下,尽帝国将不再光辉。”彦润凌说道,得意的笑容给了时列一丝松懈。

    “自从认识了你,我已对灵币不再感兴趣…”没等时列说完。

    “我答应你,事后保留你的家业,以及你家人的平安。”彦润凌坦然说道,坚定的语气明确了这个承诺。

    “我正在纠结到底该不该谢你,毕竟你是要摧毁我故乡的魔鬼。”时列深叹道,顿时加快了步伐,不想再聊下去了,因为良心承受不起这般折磨。

    “说真的,你不该谢我,但从某种角度来讲,你还是得谢我才行。”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着时列的步伐一同来到了这个嘈杂而拥挤的会场。

    选择了加入魔鬼,想必报酬一定很丰富。对于这场未定的赌局,压得越大,越能操啐心。

    出卖良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从某种角度来讲那个人是对的,但以原本立场来讲,那个人是可怜的。

    龙一学院。

    太阳正暖,犹如初恋的拥抱。浮云一大早就已起来游荡,似乎一直都在寻找光明。

    树枝吐纳着清晨的鲜气,花儿因风的唤醒而打起了喷嚏。新的一天,新的目标,随着钟声的敲响,广场一片沉静。

    幽魅班。

    随着预备钟的敲响,同学们都很自觉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门外走进了一个人影,一个缓慢得让人窒息的影子。

    秦歌,他以沉重的身影呈现在众人眼中,那失魂落魄的神情朝着众人看去,不失于一种恐惧的感觉。

    廖云目迎秦歌走过身旁,秦歌的身影划过廖云眼边的瞬间,廖云突然一把手将他抓住了。随后起身,将他拉到了教室后面那面窗户。

    这一幕,众人看得呆若木鸡,看着廖云急忙着拉扯着秦歌,大家仿佛被蒙在了鼓里,怦然不知这是为何。

    从廖云的眼神来看,灵襄大概知道了廖云的用意。从秦歌那般失落的神情,给了众人一个不可告知的感觉。

    “你…”廖云嘀咕道,不知该如何开口,顿时卡住了语气。

    “现在的慧敏,已失去了之前的活跃,如今的她,仿若折翼之鸟,再也没有能力飞起来了…”秦歌说道,垂头丧气,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很是沧桑,苦不堪言。

    “你有没有想过要为她做点什么?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可不是一个转折点能够扭曲的。”廖云问道,严肃的眼神露出那坚定的目光,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哼~我何尝不想过?只是我的力量太过于薄弱,那些远大的承诺也只不过是以我的角度去设定,然而离实现还隔着一道难以跨越的高墙。”秦歌淡淡回道,无奈的嘴角顿时露出一丝自讽,无助的目光对视着廖云,仿佛再说:我能怎么办?

    听着秦歌束手无策的语气,廖云顿时对他失去了信心。曾经那活跃无限的秦歌,如今的他,说什么都无法相信自己。廖云能够明白他的意思,所以,也能够知道其中的苦不堪言。

    “既然选择了诺言,就不要去想会不会实现,有些事权力是说不准的,凡事还得靠自己去争取。既然你已经落入了这般田地,现在,或许说什么对你都将无济于事。还得靠你自己去反思,才能够真正走出这种困境。”

    话后,廖云拍了拍秦歌的右肩,随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离开了这无助的焦点。敏锐的目光划过秦歌脸颊的那一瞬间,廖云的神情也变得沉重。

    “改变未来的命运,焕然一新地去面对每一道难关,迎接每一个挫折的到来,呵——多么可笑的自讽。”秦歌笑道,瑕疵的目光在自我讽刺,嘲笑没用的自己,和那痛却心扉的心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