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丧心病狂的虫子
    皇殿,静明宫。

    静明宫,皇太子王非的寝宫。

    奢华的大厅秀着不可超越的皇族气息,摆设品及装饰品都采用玉石和黄金打造,已然气派,再加上以皇族名义所采购的地板,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短龙,再由一层薄薄的长石板覆盖(透明的板石,极其稀有),秀滑而又威严。

    坐在大厅正堂座位上的有王非和王昆,两人各坐一边,中间且隔着一张褐色木桌。

    “皇子兄叫我来,所为何事啊?”王昆问道,扭头疑问道,平淡的眼神毫无一丝紧张。

    “我看皇子弟最近行南区辛苦,特地请来喝杯茶,以增补毅力。”王非回道,话意浅薄,直奔主题。

    话音刚落,王非便用双手端起桌上那壶茶水,紧接着倒上了两杯茶水。茶壶落地的瞬间,王昆眼里忽然闪出一丝紧张。

    “你跟踪我?”王昆淡淡问道,立即拿起一杯茶水缓缓喝了一口,以便压压惊。整个过程没有露出一丝瑕疵,返而镇定自若。

    “我并没有打算反驳。”王非承认道,摆明了这些天都在观察王昆的事实。

    “为了什么?”王昆又问,轻轻放下了小杯子。杯子落地的瞬间,他的眉头微微缩紧。

    “你在问你自己吗?”王非反问道,很明显已咬住了王昆的异动。

    “这皇太子才当了一个月,就真把自己比沃真龙了?”王昆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哼笑,眼神也变得犀利。

    “你的眼神告诉了我,并警惕了我,我不得不谨慎。”王非说道,点名了跟踪的原因。毕竟王昆极少到南区走访,这几天的异动很让王非不放心。

    “我可以理解你的角度,但请你也得理解我的私行。”王昆指明了两人的友谊,已别西东,不可你我。

    王昆知道以王非的智力,不可能察觉不到他所行之迹,趁他还未知晓自己与彦润凌同盟一事,为了掩饰,他唯有把黑锅甩给原有的势力甚至某位大臣身上。

    听了王昆的言辞,王非明白了他所顾及的疑问,已不再是疑惑,而是一场纷争的储备。

    “原来我一直都在问一个已知的问题,真是令人灰心的结果。”王非说道,深叹一口气,目光淡淡对此事没了兴趣。

    “既然你已经问过了,那么我可以走了吧?”王昆问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目光且压制住了王非的表情,且有些想离开的意思。

    “我有个疑问,想与皇子弟分享,不知可有兴趣。”王非说道,话意中带有阻止的含义。

    “噢?说来听听。”王昆豪爽留住了神情。

    这时,王非端起茶杯一饮而尽,随后露出质疑的目光紧盯着王昆的眼睛,模样很是严肃。

    茶杯落在桌上的刹那间,王昆默默吞了一口沫,目光有些动弹。

    每当王非想要问一个让他十分质疑的问题,往往都会用这个表情来解释他将要追根问底。

    “杨家村被焚,杨源暗死贼手,从大国老口中得知,两者有着关联,且毫无疑问。”王非说道,顿时停住了嘴,嘴角轻笑一声,表情很是诡异。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卖什么关子!”王昆有点不耐烦了,听着他那磨磨蹭蹭的语言,很不喜欢。把目光投向了门外,以便消愁。

    王非轻笑道:“软虫惊鸟,很令人可笑。”

    “那得看是什么鸟,什么虫。”王昆辩解道,语气明显是在反驳王非的观点。

    这一刻,王昆已明白了王非的用意。王非是想把那件事怀疑到王昆身上,毕竟其中能让人起疑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而王昆比谁都适合背这个黑锅,之所以很难让王非不去大胆揣测。

    “的确如此,可我总觉得那几只虫好似疯了。”王非疑惑道。

    “这不正好符合了填补答案的资格吗?”王昆回道,眼睛微微颤抖了一下。

    “我在想,会不会有只虫王在使唤着它们的勇气。”王非又问,好似疑惑,实则将题目的目标转移到了王昆身上,期待着他的辩解。

    “按照你的意思,难道还有漏网之鱼喽?”王昆反问道,一副与我无关的神情让王非很难相信此事与王昆无关联。

    “能与尽帝国现如今第一天才廖云抗衡的人,我想…除了名门世家,也没有哪个势力可以办到了吧?”王非问道。

    “你在怀疑贼人的身份?”王昆随口问道。

    “没错。”王非立即诚恳回答。

    “贼人既能与廖云抗衡,想必杨源那边也好解释了吧?至于有没有漏网之鱼我暂且不能确定,若前面那个疑问符合了,那么派兵到附近山岭搜寻,应该会有一个结果。”王昆说道,努力为自己开脱,因为王非今天已将他活活给盯住了。

    这时,王非突然笑了:“案子都已经结了,父皇是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那么,你打算如何处理掉你那个疑题?”王昆问道,暗地里偷偷地放松了一口气。看着王非那无助的脸,顿时让他放心多了。

    “先放着,等有机会了再拿出来填补。”王非突然笑道,随手倒上了一杯茶水,随后一饮而尽。露出那坦然无畏的神情,怼着王昆的眼神。

    话后,王昆顿时握紧了拳头,微微缩紧了眉头,心里感到默默不爽。

    王昆心想道:好你个王非,非要咬着我不放是吧?

    以王非的角度,王昆看似要背负一个虫王的名号。

    杨源非两人左右,且手握重权,所其名义被焚,那么最终得利者以两人的名义来辩护更适合不过了。

    如今王非已被立为皇太子,已然脱掉了嫌疑,那么王昆就不好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