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王晨的抉择
    两人对峙已久。王昆默默算了一下,离开会时间时不久矣,便有些做耐不住,想突然离开,但又看在王非镇定自若的份上,便无奈等待与他一同前去。

    “时间差不多了,也该起身了。”王非说道,气宇轩昂地站起身来。紧接着王昆一同起身,轻轻抖了抖长袖。

    “一个皇子在南城独来独往,也不带个侍从在身边,这让哥哥我如何放得下心?”王非说道,话意带有一丝讽刺。

    尽管王昆的动态如何隐匿,最终还是被上天赋予鹰眼的王非给盯住了一切。但愿的是,彦润凌的影子还未被王非所察觉。

    “多谢皇子哥提醒!”王昆回道,话音刚落,便动身离去,步伐很是沉重且急匆。

    听着王非自以为是的语气,和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令王昆很不爽。

    王昆冷着脸,目光很是严肃,毫无一丝留恋地离开了大厅。

    看着王昆那副身影,王非很想笑。

    “你以为我想坐这个位置吗?就算我让给了你,你能坐得稳吗?”王非说道,深叹一口气,目光淡淡抹上失落。

    灵界大陆,分五国。十年前长渊林败于尽帝国,现已对尽帝国虎视眈眈,若新皇上任不圣,那将会是怎样的后果?取决于王庭筠追封皇太子的抉择。

    无论两人的不和睦会给皇家势力带来怎样的利弊,最终还是由王庭筠来买单。为了不让家丑外扬,王庭筠控制了殿内官员,且当机立断封王非为皇太子,以便有心之人内乱。

    龙一学院,幽魅班。

    现已是上课时间,正当老师忙碌地在黑板上写上理论的定义时,台下学员似乎并没在认真听讲。

    这时,廖云翻开了放在桌上那本薄薄的笔记本,随后在上面写上了几个字,最后将那一面纸撕了下来,对折之后递到了芗兰左肩旁,并轻轻地推了推她的左肩。之后,廖云端端正正,右手握起了硬笔,装出一副很认真的在听讲的样子。

    全神贯注的在听讲的芗兰顿时被廖云的小动作给骚扰到了,瞬间注意到了那张白白的折纸,便疑惑的猜想着廖云会写着什么内容。

    疑惑的目光期待着纸张里的内容,随手便将它打开了看。

    紧盯着:放早学后我送你回家。

    看完之后,芗兰并没有为此感到开心,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淡淡的目光扫荡了廖云一眼,随后提笔在纸张的另一面回复了他。

    写完之后便对折好,随后谨慎地观望着老师的眼神,确认小动作安全以后才将纸张偷偷递给廖云。

    纸张划到廖云桌边的那一刻,它已引起了廖云的注意。

    廖云迫不及待的将它打开一看:不用了!

    看着这三个大字歪歪扭扭的,且加上一个感叹号做尾声,莫名其妙地让廖云沉默了,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廖云心想:奇怪,前些日子总憋着让我送她回家,怎么今天却…女人心,海底针……

    芗兰心想:让你送的时候你不送,不让你送的时候你却来问,你这人…好没道理啊……

    廖云和芗兰同时挂起了犹豫的表情,看来这节课注定要有人悲伤了。

    坐在后排的秦歌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廖云与芗兰的每一个动作都已记录在了他的眼中。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他还会独自去那个地方吧?”秦歌默念道,冰冷的眼神注视着廖云的身影。

    西区,王府,王晨房间。

    早晨干了坏事之后,便赶紧躲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会儿正坐在木凳上,下巴趴在木桌上。

    雪亮的小眼睛注视着放在桌上的紫元坠以及紫元坠秘术软纸和撞在盒子里的增气丹。

    “既然我能使用紫元坠,那也就说明紫元坠秘术对我而言也是可修之技喽?”王晨对着紫元坠疑问道,飘眼凝视着那张神秘的软纸。

    “先试一试,但愿如我所想,让这个错误成功的降临在我的身上吧!”王晨低声道,顿时沉住了气,默默地反思着接下来的行动,将会给自身带来怎样的后果。

    就在犹豫之中,王晨脑中闪出了石海讽刺的笑声,顿时让他恼凶成怒。

    王晨捏紧了拳头,眼神露出一丝煞气。此刻的他,已被心魔所操控,身不由己。

    他用右手握住了紫元坠,左手按住了软纸的两头,使它身上的字迹不太皱纹。

    利用紫元坠在软纸上有序的游行,王晨将紫元坠秘术看了一遍又一遍。

    在怨恨和压迫的心情下,以心魔的躁动,使他无忧无虑的吸取着秘术的修炼方法,且是津津有味。

    龙城拍卖会场,213包间(贵宾房)。

    “这间包房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承包,所以不必特地去登记。”时列说道,一副了得的身影气宇轩昂的靠在栏杆上,仰望着拍价台。

    “你们这个地方的拍卖会场挺宽广的嘛。”彦润凌说道,张望着四周,眼睛闪出一丝欣慰,默默地点了点头。

    “尽帝国最豪华的拍卖会场,因八方珍宝而生,因此,每天都会有额外的惊喜,至于能不能摸得到,那是另一回事。”时列说道,豪迈的语气没有一丝低调。

    时列以富甲天下之名得以在拍卖会场立威,只要是他想要的,完全可以用一串数字来获得。

    “知道你有钱,就少在本帅面前炫富了,我需要一个人,一个能够帮我带话出去的可靠仆人。”彦润凌说道,顿时严肃起了眼神。

    “再等一会儿,我家管家就会过来,他跟着我多年,我很看重他,等他来了就能满足你的犹豫。”时列说道,没有一丝替彦润凌着急的样子,因为彦润凌所顾及的,对时列而言都是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