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秘术所指之灵
    彦润凌和时列静静地等待着拍卖会场的开幕,其次在等待着一声熟悉的敲门声。

    正当彦润凌对开幕的倒计时毫无兴趣之时,平淡的目光扫荡了四周几眼,面无表情。

    这时,突然传来了三声敲门声,立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随着时列一声呼喊:“进来!”

    进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杨管家。他还是那副自以为然的模样,只是到了时列面前稍微低了头罢了。即便他仗着时列的势力如何在外面私主,他任然对时列没有一丝叛意。

    “老爷,这位是?”杨管家带着疑惑关上了门,且毫无顾忌的问起了彦润凌的身份。毕竟他披着蓝衣且掩饰了面孔,很难让时列猜想得知准确的身份。

    “我是令你眼熟且畏惧的人。”彦润凌微微一笑,转过身去,脱下了帽子。

    彦润凌转身脱帽的瞬间,杨管家缩紧了眉头。当他真正看到彦润凌的面孔时,他顿时呆若木鸡,目瞪口呆。

    “你…你是长渊林的人!”杨管家震撼,看白了脸,很是胆怯。

    “十年前逼攻龙城的副帅!”彦润凌气宇轩昂说道,丝毫不打算对他有隐瞒。

    “怎么会…”杨管家感叹道,话音未落。

    “老杨,你是个懂事的人,我想你也该知道了这条线上的关系,其他的就不用过问了,彦元帅有事需要你去办。”时列说道,严肃的表情对杨管家进行了沟通,最终以杨管家诚恳的点头,得以将他融入了这个群体。

    “彦元帅有事请尽管吩咐。”杨管家说道,对彦润凌改变了态度。

    杨管家明显是记得十年前的那场悲痛,听着远方所带来的失守急火信,看着远方所动荡出的灵气波动,那一幕又一幕的寒心,让杨管家没齿难忘,虽然他没有失去任何一位亲人,却也怀着一颗爱国的心。既然选择的跟随时列,那么他的选择杨管家也不得不从,即便是违背了良心,他已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我要你带一句话出去,带到常来客栈,地点在于南区第15巷口处。”彦润凌说道,细腻了送达地点。

    见杨管家点了头,彦润凌继续道:“进了客栈之后,给我的手下传话:盯住王晨,位于西区王府。”

    “好,我记住了。”杨管家回道,已然记住了刚才的话。

    “老爷,石老目那边已经办好了。”杨管家继续道。

    “你怎么处理的?”时列质问道,怕杨管家留下蛛丝马迹。

    “我在石老目去赌场之前,买通了馆主,事先设好了圈套,使得石老目全盘皆输,再加以吹捧,他就将命同压赌注,他最后在绝望中被乱棍打死了。”杨管家一五一十的说明了情况。

    “乱棍打死?他有没有签订生死契约?或卖身契?”时列追问道,脸上露出了彷徨。

    “已经签了卖身契。”杨管家明确的说。

    “那就好。没事了,你去吧。”时列说道,这才放心的让杨管家离去。

    只听杨管家轻声“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正当他转过身之后,彦润凌立即提醒了他一句。

    “等等!这个令牌你拿着,空手无证难以驱动我的手下。”

    话音未落,彦润凌已从腰间上取下一块长方形令牌。玉石雕刻而成的元帅令,分两面刻印,位于正中央——帅、彦二字。

    彦润凌将令牌递给了杨管家,当杨管家转身用双手捧住的那一瞬间,彦润凌叮嘱道:“告诉他们:在没有下一步指示之前,不可采取任何行动!”

    彦润凌的眼神很坚定,给杨管家一种不可怠慢的感觉。仿佛此事至关重要,万不可马虎。

    只听杨管家回了句:“我明白了。”便转身离去,急匆匆的步伐看不出有一丝的忧虑,反而气质蓬勃的身影给了彦润凌一定程度的信任。

    “时间差不多了,快开始了。”时列说道,坚定的语气使彦润凌把目光转移到了栏杆下。

    重新戴上帽子的他,找回了之前那份神秘。

    “忘了告诉你,你所得到的那份消息恰好也被我得到了一份。”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原来你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它啊!”时列感叹,对那份丹药更加感兴趣了。

    “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彦润凌说道,丝毫不对丹药的抢手而着急,犹如势在必得那般镇定。

    彦润凌总是有上句没下句的,很是让时列烦恼。从彦润凌口中似乎那个东西非他莫属,听得时列有点质疑彦润凌是不是太高傲了。

    西区,王府,王晨房间。

    经过时间的烘焙,王晨已将紫元坠秘术背得滚瓜烂熟。

    “理论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这红灵体…有点难为人了,虚空之中我怎能确定红灵体的藏匿之处?一头雾水的去觅寻还不得累死我…”

    王晨正为红灵体而发愁,唯能掌控蓝灵体的他对此事束手无策。紫元坠可以吸纳世间所有色灵体,之所以王晨才想利用紫元坠去捕捉。

    “要不问问父亲?”王晨惊语道。

    “笨啊!那不就露馅了嘛!”王晨自苦道。

    “我觉得可以去向老师咨询。”王晨又自言自语道。

    “好像也行不通吧?老师肯定会把我的异常通报给父亲的。”王晨再次失落。

    “班里就石海那家伙能凝聚红灵,我总不能厚着脸皮去让他施舍一些给我吧…”王晨很是失落,对此毫无头绪。

    王晨无奈地趴在桌子上,用右食指挪动着紫元坠,轻哼着,一副呆呆的模样很是苦恼。

    “唉?廖云哥哥不是有羽翼吗?且是红色的,那也就是说他也能凝聚红灵喽!廖云哥哥人这么好,应该不会在意那点儿灵力的吧?”王晨忽然脑洞大开,突然之间想起了廖云,且将取物目标投向了廖云。

    看来王晨已经找到了一条富有把握的指标,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那份复仇的火焰正在缓缓雄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