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充满疑惑的背影
    南区,常来客栈。

    杨管家握着彦润凌的帅令,找到了常来客栈,现已站到了客栈门口。

    看似平静的门缝,则使他内心深处涌动着一丝畏惧感。从阴暗的门缝中泄出一丝罪恶感,那看似平淡无奇的大门,实则被附上一层灵气,但凡有貌似人力的物质接触到门,那么将会为屋内的人传达一声警惕信号。

    怀着一颗谨慎地心,轻轻地推开了门。

    吱——

    随着开门声,和那阳光袭击室内的瞬间,让杨管家不得不缩紧了脸,每走进一步都小心翼翼,时不时观望着四周,确保自身安全。

    寂静的客栈没有半个人影,死气沉沉的仿佛很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却依然保持着整洁。

    当杨管家迈步到楼梯处时,抬脚想要落在第一层的时候,他突然放弃了这么做。

    “你们元帅有事吩咐,在的话就请出来吧!”杨管家喊道,东张西望,寻找着人影。

    目光扫荡着沉静的室内,几息之后任然只有刚才的呐喊声在回荡,还是见不着半个人影。

    二楼,彦润凌隔壁房间。

    “那人是你们有谁见过吗?”一男子问道,正于四名男子挤在门边。

    通过门缝可更清楚听到杨管家的语气,以及感应他身上所散发出的灵气。尽管众人如何看待,始终毫无头绪。

    “元帅说过了,在没有确认来访者的身份之前,我们不可以露面。”一名男子警惕道,沉住了气,众人继续观察杨管家的动态。

    如果杨管家在还未声明自己的身份和来访原因之前。贸然踏入楼梯,将很有可能丧命无此。

    杨管家等了许久,依然等不出一丝回应,顿时有些急了。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彦润凌之前那句话,于是便高高举起了那块令牌。

    “彦元帅令牌在此!”杨管家大喊道,凝视着二楼那几间房。

    众人一听喊道是元帅的令牌,立马一惊。随后众人以眼神商量让靠门最近那名男子出去确认。

    这时,一房间的门忽然悄悄地打开了,带来神秘且胆怯的气息。

    那名男子先是露出半个身体,在确认杨管家手中的令牌真实之后,方才走出来门,靠在栏杆上凝视着杨管家。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有我们元帅的令牌?”那名男子质问道,语气很是严肃。

    “我家主人与你们家元帅现正在龙城拍卖会场,特地让我来传话。”杨管家回道,很是傲气。

    “什么话?”那名男子走问。

    “你家元帅让你们到西区、王府附近盯住王晨那个孩子,且还提示你们在没有下一步指示之前不要采取任何行动。”杨管家传达道,这才缓缓放下了手臂,将令牌收到腰间绑好。

    “我们知道了,你回去吧!”那名男子回道,已成功收录了任务。

    话后,杨管家气质蓬勃地转身离去,随手将门给关闭了。使室内再次隔离阳光,与黑暗同僚。

    “都听到了吧?换上民装出去玩喽!”那名男子高兴道,立即冲进了房间,刹那间将两名男子推倒且压在了两人身上,使得那两男子连声抱怨。

    “给你数3声,马上给我爬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激动了我…呵呵…”

    五人守在房内已无聊到发起了牢骚,怕彦润凌突然回来找不到人,这才徘徊在拥挤的房内等待消息,正好!任务来了,看把哥几个高兴的。

    棉云游荡在蓝天,带着千军万马与太阳作对,使得它露不出脸来。

    皇殿,君与殿外,石阶上。

    刚刚散会,众臣纷纷从殿内走出来。

    这时,王昆突然加快了脚步,追上了杨袁。

    “三国老,我想请您到宫**用午餐,不知您是否有空?”王昆问道,很是低声,似乎不想让人听到。

    杨袁既然选择了王昆的立场,自然不会推辞。

    “好啊!”杨袁坦然回道,很是乐意,毫无顾忌。

    这时,王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表示对杨袁很是看重。

    两人忽然缓下了脚步,直等众人离远了才一同转身去了左宫殿。

    看着杨袁毫不顾忌的跟去,韩钦顿时皱起了眉头。

    其实韩钦一直都在观察杨袁的表情,只是王昆的突然接近让他不得已滑动了目光。

    “王昆找杨袁干什么?”韩钦疑问道,很是好奇两人的身影为何会那么的走进。

    不知不觉,韩钦已停住了脚步,眺望着远方将要消失在左宫门的两个模糊的背影。

    这时,突然有一位大臣轻轻地推了推韩钦的手臂:“大国老,在看什么呢?”

    这位大臣正与韩钦同行,见韩钦突然之间停下来了,所以很好奇。

    “没什么,咱们走吧。”韩钦若无其事的回道,并不想与他分钟疑问。

    “大国老,上次你让我查的资料我都已经查到了。”那位大臣说道,一副受宠的样子看来是要来邀功了。

    “口述一下,陈山的基础资料。”韩钦说道,为此凝聚了目光,一副紧张的表情很想知道答案。

    “陈山以前曾是二皇子私府里的兵队长,此人为人耿直,不曾有过有违道德的记录,南城守将之职交给他我看可行。”那位大臣说道,表示对陈山很是看好,且为他在韩钦面前替他美言了几句。

    “一只不会吃蚂蚱的小麻雀,自然不会飞入蚂蚱林,倘若有了野鸡的开导,定会改变小麻雀的观点。”韩钦说道,话意深奥。

    “你是怕二皇子会将他揽入旗下或他是二皇子所推荐的人?”那位大臣疑问道,听懂了韩钦所顾及的。以自己的观点,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或值得顾及的,因为守城一职并不对殿中夺势起到主要作用,况且现在皇太子已定。

    “依我看两者都是。”韩钦回道,缩紧了嘴角,一副凶巴巴的神情伴随着他的脚步。“不过,最令我疑惑的不是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