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模糊的泪痕
    “大国老,你对陈山有何看法?”那位大臣疑问道。同行在石阶的他,由于专心致志地盯着韩钦的脸,险些跌倒。

    “我对他暂时还没有偏见之意,在他还没有错字当头的情形下,我还没有资格去动他。”韩钦说道,严肃的脸颊看不出一丝温情。

    总摆着一副很难相处的脸色,让人不得不与他小心谨慎地说话。

    “金平城的河道项目,你打算什么时候出门?”那位大臣问道,似乎很关切这个问题。

    “打算交给李金,他精通地理,有河道开凿的经验,是尽帝国这方面最出色的人才,交给他,我很放心。”韩钦明确说道,已把李金压在了金平城的项目上。

    原本那位大臣想给韩钦推荐一名开凿河道的人才,可一听到韩钦已经找到了人选,便不再进言,沉默了。

    西区,王府附近的一个拐角。

    五人装扮成平民,落脚于一墙角,磨磨蹭蹭的拥挤着,样子很是猥琐。

    “唉我说,咱们是要蹲在这一直等那小孩出门的对吧?”

    “怎么滴…也得找家客栈坐着比较好吧?”

    “怎么?你请客啊?”

    “谁刚才说是出来玩的?请客!赶紧的!”

    “对…”

    ……

    五人议论纷纷,决定让于杨管家接话那名男子请客吃茶,这就让他有点掏着腰包找不着北了。

    王府,王晨房间。

    王晨将增气丹原装包好放入了自己腰间上那个浅蓝色随身布袋中,紫元坠和秘术软纸也一并塞了进去。

    独自坐在木凳上,趴在桌上的他,等待着一个时机。

    王晨守望着窗外,静静地看着阳光被棉云所调戏。闭目感受着气场的时辰。

    “还有半刻钟才放早学,现在去学院找廖云哥哥应该不早吧?”王晨自问道,用右手撑着下巴,有点小纠结。

    “要怎么说廖云哥哥才会给我红灵体呢?我这样莫名其妙的去问,肯定会被问出个原因来,看来我得做做准备,免得穷词后会被怀疑。”王晨自言自语,默默地想着待会将要说的话。如何才能让廖云在不起疑心的条件下给予红灵体?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这时,王晨站起身来,打起了精神,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凝视着门边,聆听门外的动静。

    在还未确认是否能够隐匿的走出门之前,他守在门边静静地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要是看门的小丁问起我来,我就只能说是请假了,应该能够让他不向父亲报告吧?”王晨还有一丝顾及,千算万算,总的来说还得面对守门下属那一关。

    虽然这个理由有点太过于冒险,不过可以一试,起码比翻墙出去要客观得多吧。

    王府对面,小香茶馆。

    五人穿着相同的灰布衣,围在一张桌子旁坐着,手里捏着小茶杯,静静地观望着王府大门的一举一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守就是两刻钟的时间,使得五人疲惫发起了牢骚。

    有些做耐不住的就挪一挪屁股,站起来走一走。因为这家茶馆的生意不是太火,所以可走动的空间很是满足所需。

    众人打算轮流看守,其余的人就可以低着头歇息一会儿。这一守,店员已经为他们上过三壶茶水了。

    “就这样坐着等,结果两刻钟下来,王府没一个人影儿进出。”一名同伴无聊道,撑着下巴两眼疲惫。

    “依我看啊,元帅是想让咱哥几个给那王府当看门的。”另一名同伴无聊道,语气很是无趣。

    “就你话多,你盯着,我休息一会儿。”那名正紧盯着王府大门动态的哥们有点不耐烦了。

    随后,换了位同伴来盯门,其余的人入座后该喝茶的喝茶,辗转手中杯子的自寻其乐。

    “唉!有人出来了!”那名哥们高兴道,兴奋地用手拍着坐在身边那哥们的肩膀。

    看他兴奋的模样,众人也一同投去了目光。目不转睛的远望着,那熟悉的身影。

    “出来了,快跟上!”一哥们严肃道,盯紧了王晨的身影,若无其事的先前走出了茶馆,面容很是平静。

    “小闻留下来结账,咱哥几个就先走了哈!”一哥们说道,话后赶紧跟上了前面那哥们的脚步,嘴里还含着笑,似乎在窃喜着。

    看着同伴一个个的都走了,张小闻很是无奈,一脸茫然,没辙了,乖乖地留下来结账吧……

    王晨走出王府之后,就直往东方走去,看着情况应该是要去学院找廖云了。

    五人懒散地远跟在王晨身后,时不时以购物或假装聊天做掩护。

    龙一学院,幽魅班。

    离放晚学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杨羽静静地看着廖云的身影,淡淡的目光目不转睛,似乎有话想要与他诉说。

    “少爷…我以后不能再陪你去那个地方了,起码今年不会…”杨羽默念道,脸庞抹上了淡淡的忧伤。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对于廖云而言可能不太希望。

    此刻,廖云已对黑板毫无兴趣。那被不知名的犹豫渲起了忧伤,正侵蚀他的脸庞。

    “母亲…”廖云孤单地默念着母亲,眼前忽然浮现出母亲模糊的身影。

    那模糊的微笑看起来多么的灿烂,她依然没有改变,只是廖云成长了。

    幻听着母亲啰嗦,幻看着母亲微笑时的可亲,和那突如其来的温暖,使得廖云已完全沉醉于幻想之中。

    不知不觉,廖云的桌面被一滴泪珠打在了上面,那滴轻盈的坠落声,丝毫惊扰不到旁人的目光。

    随着时间的流逝,夕阳露出了手脚,正毫不犹豫的向人们打招呼。

    这时,芗兰无意间看到了廖云的脸庞有泪划过的痕迹,那干涸的泪水留下来的足迹给了她一次肯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