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神秘的匣子
    冥冥之中,廖云的脸庞划过了几滴泪珠,那是来自思念,来自童年,来自人生最悲惨的一念。

    为了不让别人看出他此刻的脆弱,他打算用手腕悄悄地擦干净。

    尽管廖云如何掩饰,还是被芗兰找到了蛛丝马迹。

    可能只是太想念,这才一念之间露出了最为脆弱的自己。

    看着廖云神情恍惚的模样,芗兰很是好奇。静静地看着,看着他那冰冷的容貌,和那呆若木鸡的眼神。

    这时,芗兰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且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折叠之后递到了廖云那低声下气的目光中。

    当看到那张纸之后,廖云这才灵魂归位,目光闪过一丝惊讶。

    他轻轻地将它打开:你…哭了?

    当看到这几个字之后,廖云一脸茫然,已不知如何掩饰这一真相。

    看着廖云那紧张的嘴脸,芗兰凝视着他的眼神,期待着他的回复。

    这时,廖云居然笑了,他露出了那无私的微笑。正是那一角微笑,让芗兰不得不反吃一惊。

    廖云不慌不忙地提笔在那张纸的另一面写上了回复,折叠之后递回了芗兰。

    芗兰傻傻的接过了纸条,打开一看:我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看了回复之后,芗兰顿时犹豫了一会儿。

    芗兰心想道: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听?

    随后提笔回复了廖云,都懒得折叠纸张了。

    廖云打开一看:说来听听。

    廖云笑了,立即提笔在空白处回复:故事太长,一张纸怎够?

    芗兰接过一看,顿时有些小脾气,撑着下巴,心想道:就是喽,所以说你并不想说出来。

    随着一声咔嚓——

    廖云从自己的笔记本中撕下了一张纸,紧接着提笔写上了几个大字,折叠之后递给了芗兰。

    芗兰看后又陷入了犹豫之中:放学之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芗兰不知所措,心里不知不觉已被廖云拉住了手臂,看来是推辞不了了。

    坐在后面几排的秦歌将两人的一举一动都录入了眼中,虽然还不能分析出纸上写着什么,但能让他肯定的是,廖云或许已对她有了兴趣。

    龙一学院,校门口。

    王晨慢步来到了学院,五人蹲在拐角目送王晨走进了安检门。

    “我们在这里守着,小闻回客栈等元帅回来,然后把那小孩的动态禀报给元帅。”一同伴严肃道,低声细语。

    只听张小闻回了声:“好!”便转身离去。

    之后,四人开始散开,以购物和跑步做幌子,时不时盯着学院大门,动作很是自然,不易被人起疑。

    龙城拍卖会场,大门外。

    时列和彦润凌正从拍卖大厅走出来,看着彦润凌胸前抱着的一个黄金匣子就可以判定他已经达到了他来此的目的。

    小匣子虽只有他的一个巴掌大小,却沉重的它让彦润凌不得不以双手捧着。

    这样未免太过于招摇,可他并不打算将匣子放入时空袋中,正因为这一点,让时列很好奇。

    “竞拍一个匣子,且不让先看里面的内容,光凭这一点就能让他人心里涌出一股好奇,却还要以500万灵币起拍。没有竞拍物的口述资料以及全貌,之所以没有人敢冒这个险。”时列说道,心中充满了疑惑。

    “正因为这样,才能注定买主的身份啊,难道不是吗?哼~”彦润凌笑道,话意浅薄。露出一丝阴暗的嘴角,低着头的他捧着黄金匣子,更显得他的深不可测。

    “原来如此,哼~”时列明白了彦润凌的意思,原来这件竞拍物原本就是彦润凌的,只是换了一种传达的方式罢了。

    虽然已简单知道了物品的来源和基础相貌,可时列心中任然存有疑问。

    “假如里面是一颗丹药,想必用不着用两只手捧着吧?”时列疑问道。

    只听彦润凌淡淡回了句:“你在问一个已知的问题。”便加快了脚步,又在了时列的前面。

    这才,时列放松了心,把所有疑惑都抛出了心外。至于里面装的到底是何物,时列也不想再知道了。

    大韩府,忘忧亭。

    韩钦刚回到府里就往忘忧亭走去,大概是想念起他的姜茶了吧。

    看着燕园园正坐在石亭中静静地看书,韩钦很是高兴,脸上露出可亲的笑容,伴随着花瓣的调戏,他来到了石亭中。

    韩钦的身影划进来的时候,燕园园已将他的每一个动作录入了眼中。

    这时,她放下了手中的书本,起身,含着笑问候道:“爷爷,您回来啦!”

    只听韩钦淡淡回道:“嗯,做吧。”便赶紧坐在了石凳上,紧接着哈了一口气,好好的放松了身体。

    “爷爷,你该不会是步行回家的吧?”燕园园疑问道,玲珑的小眼睛露出一句“为什么?”

    “人老了,走动走动对身体才好嘛。”韩钦坦诚回道,含着笑,怕燕园园为他的任性而感到不高兴。

    已知身体虚弱的韩钦,倔强的行为很是让燕园园不高兴,并不是因为燕园园对步行的反感,而是从皇殿到大韩府,路程真的有点让燕园园感到心酸——对于韩钦身体状况而言。

    “爷爷,你是不是从皇殿开始就一直步行而来的?”燕园园又问,紧接着坐下来给韩钦倒了一杯姜茶。

    “对啊!怎么了?”韩钦回道,有些惊叹。

    这时,燕园园偷偷地笑了:“爷爷,你既然想锻炼身体,为什么不用飞行方式减少一半的路程,然后留另一半路程来步行呢?”

    看着燕园园在偷笑,从她那敏锐的眼睛中露出一句:“爷爷你真笨。”

    蓦地,韩钦脑洞大开:“对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啊?”韩钦一巴掌拍在石桌上,一脸茫然,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