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被强迫的脚步
    这时,燕园园捂着嘴偷乐了两声,然后赶紧站起来安慰韩钦。

    “爷爷,累了吧?您是要按肩呢还是按脚呀?”燕园园问道,语气很是萌萌哒。

    韩钦顿时犹豫了一下,感觉这两样服务都需要,在韩钦还来不及做出决定前,燕园园已蹲下身子,细嫩的手指头已按在了韩钦的右脚上。

    这一刻,韩钦无话可说,只能用真诚的微笑来回答燕园园刚才的问题。

    浮云因燕园园的孝心而感动,呼唤同伴将太阳给遮挡住了。

    韩钦静静地看着她低头的动作,享受着这份安宁,轻轻捏着一杯凉茶,时刻放松着心情,很是悠闲。

    许久,太阳重新照到了蹲在地上的长色白裙,以及那不知劳累的身子。

    忽有凉风吹来,伴随着花瓣儿一并划过燕园园的长发。

    沉醉于这份孝心的他,已然不知何时按到了左脚。看着那毫不留情的太阳,韩钦很是心疼燕园园。

    今天的太阳有些温和,不过被塞久了,难免不会流下汗水。

    “园园,起来休息一下吧。”韩钦轻轻喊道,想向前倾将她扶起来,不料燕园园立即回了一句:“园园不累。”并以可人的微笑谢回了韩钦的身子。

    燕园园的举动让韩钦感动不已,他知道,燕园园从小就很乖巧,性格温润,虽非韩氏血缘,却与儿孙无异。

    这时,石门旁划来刘管家的影子,他身上反射出夕阳的光芒。

    不久,他便来到了石亭,鞠躬问候:“国老,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少爷还没有回来吗?”

    这么晚了,莫非廖云今天的晚餐不在府里吃?这是刘管家的疑问。

    “今天是云儿母亲的祭日,咱们不用等了,先吃饭吧。”韩钦说道,紧接着将燕园园轻轻扶起,两人一同起身。

    韩钦很清楚今天是什么日子,也知道廖云会单独去拜祭自己的母亲。

    尽帝国有礼:亡家母,子女拜祭;家父亡,氏族齐拜。

    记得有一次燕园园祈求廖云带她一起去拜祭他的母亲,事后却被韩钦以礼数为理由将她轻轻地批评了一次。

    自从那次以后,廖云每年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在他母亲身边哭泣;一个人,度过了夕阳和黑暗。

    这时,天边划来一朵乌云,驾驭着浓黑的身体,看似很沉重,似乎在跑步中酝酿情绪。

    看着天上那朵不详之云,燕园园眼中闪出一丝失落。

    “园园,在发呆吗?”韩钦问道,当燕园园看到韩钦的身影之后,他已和刘管家走到了花丛身旁。

    两人疑惑地等待着燕园园。

    燕园园这才如梦惊醒,唯唯诺诺的跑过去与两位长辈会合,脸上难免会有些尴尬。

    南区,常来客栈。

    彦润凌独自回到了客栈,打开门之后正打算走上楼梯,便听到二楼有开门声,于是抬头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元帅,您回来啦,属下有事禀报。”那名打开门以后便急忙问候道,紧接着赶紧走下楼梯,匆忙地来到了彦润凌身前。

    只听彦润凌淡淡回了声:“说。”并不太在意那份情报。

    “那个小孩去了龙一学院,已安排人盯着了。”那名手下说道。

    “看来他是去收集红灵体了,或者寻找能够凝结红灵的人,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为了练成紫元坠秘术,哼~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彦润凌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眼神闪出一丝得意。

    话后,那名男子为彦润凌鞠躬让路,追随在彦润凌身后与他一同走上了二楼。

    龙一学院,教学楼一楼通道口。

    廖云和芗兰正同步穿过通道口,并打算一同离开学校。

    芗兰心想: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要跟他走!乱了乱了,刚刚脑子一下子全短路了。

    芗兰此刻的内心很是纠结,不知不觉,已闷红了脸。

    芗兰试图走离廖云远一些,却被廖云厚着脸皮挤了过去,结果功亏一篑。

    ……

    十分钟之前。

    下课铃刚响,老师整理课本之后便离开了教室。

    正当芗兰起身想要离开座位之时,突然被廖云抓住了手腕,将她紧紧地拽住。

    刹那间,芗兰心如惊雷,被廖云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定住了接下来将要完成的动作。

    从廖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有话要说。

    还没等廖云说出原因,王灵襄无意间站起身来,转身的同时让廖云赶紧松开了手。

    “云,你现在就要去拜祭阿姨吗?”灵襄问道,明知故问。

    幸好廖云反应得快,不然那一幕便会被她看到。

    只听廖云淡淡回了声:“嗯。”便无后话。

    此刻的芗兰呆若木鸡,眼神一直盯着廖云不放,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芗兰要回家对吧?刚好我也要去南区一趟,顺便送你回去。”廖云说道,凝视着芗兰的眼睛,廖云那冷缩的目光中闪出一丝压迫感。

    还没等芗兰回话,灵襄便说道:“那样也好,就让云送你一程吧。”

    芗兰很好奇的看着灵襄的脸庞,从她的脸能够看到宽容以及大度。

    “好…好啊!”芗兰慌乱了手脚,无意间蹦出了一句回答,神色慌乱,不知所措。

    瞬间,芗兰眉头一惊:我居然答应了他……

    “那先这样,待会你就跟秦歌和杨羽一起去食堂吃饭吧。”廖云对灵襄说道,目光中仿佛凝结了一朵微笑之花。

    只听灵襄回了声:“嗯。”廖云便轻轻推了推芗兰。

    “干嘛?”芗兰疑问道,很不愿离开座位的意思。

    “当然是送你回来啊!”廖云理直气壮说道,用眼神强迫着她的脚步,使她不得已才缓缓挪出了座位。

    此刻,芗兰被廖云的举动闷红了脸,幸好有长发披住了脸颊,不然便会被灵襄看到。

    芗兰在失魂落魄之下,跟着廖云一起离开了教室,当她的脚步落在石梯的时候,已经无法回头。

    ……

    “死廖云,竟敢诱拐同学…”芗兰一脸怒气,飘眼看着廖云,捏紧了拳头真想给他身背一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