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庇护
    廖云和芗兰一同来到了学院的小树林里。无精打采的她,根本就没有一丝兴趣欣赏那正在绽放中的花朵。

    一路的抱怨,却又不敢直接说出口,便摆着一张哭脸来回应廖云——她很在生气。

    “廖云哥哥!”

    远处传来一声呼喊,正当廖云在寻找声音的发源地时,王晨正跑向他,让他不再疑惑。

    看着王晨兴奋的步伐,笑逐颜开,想必不止单单的碰面称呼吧!。

    王晨刚走进学院,便直往小树林,就看到不远处的廖云了。

    “廖云哥哥,这位姐姐是谁啊?你们这是要去哪?你现在有空吗?”王晨一口气问题三个问题,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很是好奇。

    “先别管她,说说你这次又要给我带来什么麻烦吧。”廖云回道,已然知道王晨是有事才来到自己身前的,便直奔主题,暂且放弃了前进的动力。

    “你…”芗兰无奈道,一肚子闷死,抿着嘴唇转过身去,不想再看着他两。仿佛自己被冷落了,从廖云口中连个同学都没漏出来,似乎很不把她放在眼里。

    “你能给我一点点红灵吗?”王晨问道,很坦诚,目光很是渴望。

    “一点点是多少?”廖云疑问道。

    这时,芗兰突然道:“不想给就直说嘛,一点灵力都不舍得。”

    从廖云身背传来芗兰的一句不满,听得廖云无奈的轻笑了一声。

    “你要用什么灵物来储存?”廖云问道,想必王晨早有准备,便想看看王晨所带来的灵物能吸收多少灵气。

    话后,王晨赶紧从腰间上扯开布袋,将两只手指伸进袋子里把紫元坠给取了出来,然后握在右掌心里,高高举起,呈现在廖云眼前。

    “呐,紫元坠。”王晨回道。

    当廖云看到王晨手里拿着的是紫元坠后,心里不禁滑过一滴汗水。

    “三息就可以了,嘻嘻~”王晨窃喜道,露出那洁白的牙齿,期待着廖云的肯定。

    三息:指凝灵过程,凝灵者所呼吸的次数,指定呼吸次数之后所凝幻出的灵气的多少便是三息灵气。

    “不知道你要那么多的红灵要去干嘛,你能先告诉我吗?”廖云疑问道,怕王晨使用不当,酿成错误。

    对于一个不能掌控其他色体灵气的人,一时之间突然接触与自己不适的灵体,将很难驾驭,不受控制的情况下很容易酿成错误。廖云所担忧的,正是如此。

    这时,芗兰又给廖云怼了一句:“不想给就直说呗,一点灵气都不舍得。”

    听着芗兰的口气,廖云很清楚她还是在生气,为了不对两人造成影响,廖云纵容了她。

    “哼…你这脾气…”廖云无奈的苦笑道,话后便不再为此而纠结。

    “你先退后五步,我现在就给你凝灵。”廖云说道,话音刚落,王晨便回道:“好。”

    王晨很自觉的退后五步,双手紧紧握住紫元坠,正等着廖云结果。

    “喂,你要不要离我远点?待会把你衣服给点通了可别怪我啊!”廖云轻笑道,扭过头去与她告知。

    “你敢!”芗兰赶紧退离廖云五步,依然摆着那张苦脸,一直不肯放过廖云。

    这时,廖云激发内灵,蓝瞳闪烁。十指自然抱住,随后身后凝聚一群红点。随着红点的数量和浓度逐渐增变,廖云身背的红灵极速凝成一对翅膀的形状。

    这时,廖云的呼吸已至三息,蓦地,廖云立即松开了手指,用念力维持身背的凝灵形状。

    本是凝成火翼的红灵,在廖云的控制之下,已将它们转成静态,只需一念之间,便可凝成火翼。

    “好了,你过来取吧。”廖云说道,那目光闪烁着蓝光,以及身背的红灵形态,和那从体内散发出的蓝灵,自然而然给他头上打上了一个酷字。

    “嗯!”王晨兴奋地赶紧跑到了廖云的身后,举起紫元坠,禁闭双眼,与紫元坠心灵感应。

    这时,芗兰悄悄地转过身来,飘眼看了廖云一眼。

    只见紫元坠正闪烁着紫光,将红灵吸入了紫元坠体内,随着紫光缓缓强烈,廖云身后的静态红灵也随之减少。

    根据灵气运用手册,书中警惕类写有:有出有归,有失有得。有出无归,失内气,即有精神虚弱症状。

    芗兰很清楚这条警惕,虽然三息灵气不算太多,却也不算太少。

    这会儿,紫元坠已将廖云身后的红灵全给吸光了。

    王晨凝视着紫元坠顿时暗笑着,露出欣慰的目光。

    这时,廖云已收回了内灵,随着失去那三息灵气之后,他开始感觉气息顿时有点难以呼吸,不过相信过一会便能够恢复。

    “谢谢廖云哥哥。”王晨高兴道,很有礼的向廖云鞠了一躬,表示十分感谢这次的帮助。

    “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要拿着这些红灵去干嘛了吧?”廖云穷追不舍,已然追着这个问题不放。

    廖云这个问题让王晨顿时沉默了。“怎么办?我还没想好理由呢!”王晨心道,纠结万分。

    王晨纠结的表情让廖云很是不解,芗兰也为这个孩子的举动而感到好奇。

    “因为…我有一本灵技是火属性的,所以我想先适应一下红灵,以便融合灵技。”王晨吞吞吐吐回道,说话中带有嘴皮颤抖。

    看着王晨那乖巧的眼神,神情镇定自若,廖云也没打算再猜疑下去,便默默点了头。

    “小孩子可别乱融合其他与自身天赋无关的色灵体,否则必然遭到反噬。”

    芗兰严重强调,很不希望王晨去尝试适应红灵,因为天赋已注定了人的一生当中能够融合的属性灵技,想要逆天行事,代价可是很昂贵的。

    “我知道了,那么我就先走喽,哥哥姐姐再见!”王晨赶紧道别,脚步已不停地往校门口跑去,都来不及回头,只能以身背打照顾。

    得到了红灵,这会儿王晨可得意了,还不得偷乐着。

    “喂!你这不摆明了是在害他啊!”芗兰责怪着廖云刚才的行为,很是替王晨担忧,因为她知道与天赋灵体不同的灵体与身体产生关系的后果。

    “我知道。”廖云淡淡回道,看样子并不为此而担忧,反而平淡无奇。

    “知道还不收回来?”芗兰又问,很是疑惑,不知道廖云怎么想的。

    “他既然要修炼一本与天赋毫无关系的灵技,那么对你所担忧的问题也是略有了解。既然他想要挑战自己,那何不让他吃点苦头?这样或许对他的成长更有帮助,反正反噬又不会伤及气血,顶多呼吸失控,导致神经虚弱,半日后便能恢复。”廖云解释道。

    “那倒也是,一味的庇护未免是好处。”芗兰总算是理解了廖云的用意,在这一点上两人的观点走到了一块。

    “所以,可以跟我走了吗?”廖云突然笑道,显出那阴暗的表情,目光闪出一丝强迫感,带有一丝挑逗。

    “我告诉你呐廖云,以后离我远点,别什么事都把我扯进去,特别是要我跟着你什么的…要是被我叔叔发现了非得骂我不可。”芗兰喃喃道,嘟着嘴,无奈的眼光闪出一丝失落,失魂落魄的低着头,看似很委屈。

    芗兰此刻的心情廖云能够理解,只是廖云若不这么做,芗兰会更加受委屈。

    因为……

    今早上第一节课前10分钟……

    当廖云进入教室之后,便被杨潇的眼神引出了教室,且在走廊上细谈了一会儿。

    杨潇疑问道:“我想确认一下你和芗兰的关系。”

    杨潇眼中闪出坚定的目光,很是期待突如其来的答复。

    廖云反问道:“我想先确认一下你的意思。”

    听着杨潇的质问,廖云很是反感,心想自己所做之事像是与杨潇有关似的。廖云眼中闪出一丝蓝光。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对你的事情突然感兴趣罢了。”杨潇笑道,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实则内心很想知道答案。凝视着廖云的眼睛,似乎在共鸣一个话题。

    “我警告过你,我的人,你别碰,你的人,我不问。”廖云用坚定的目光告诫了杨潇,且对他使去一个眼神。从廖云的眼神中可以得出,那是来自未来的威严。

    只听杨潇轻“哼~”了一声,便无后话。

    从杨潇的眼神中可以判定,他在做一件很冒险的事情,也正因他的心态,使廖云不得不将时间多花些在芗兰身上。

    ……

    廖云冥思起今早上与杨潇的对话,已陷入沉迷状态。

    “喂!你还走不走啦?不走…我回教室去了!”芗兰催促道,很是愤怒廖云那副突然傻呆呆的模样。

    这时,廖云如梦惊醒,当她看到芗兰身影的时候,她已走到了廖云前面,且用那责怪性的右指指着廖云。似乎在说:死廖云,你到底走不走啦!

    “好…”廖云喃喃道,内心深处感到十分尴尬。明明是自己要带人家出去的,现在反而被人家给催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