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未解之错
    王晨他或许只是困了,终于在坚持中莫名其妙的倒下了,那一刻,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

    紫元坠落在了他的身旁,被遗弃在他的膝盖旁。

    这时,紫元坠焕然一新的光色令人很吃惊,它居然散发着蓝与红的交替色。

    紫元坠此刻的状态是否意味着成功的表现,或许只有等王晨醒过来之后才能够得到答案。

    “唉!他怎么躺下了?”一男子质疑道,凝视着王晨那怪异的动作,不由感到惊讶。

    “小孩子,玩累了睡一会儿很正常的嘛。”另一名男子淡淡说道,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气盛之时被一瞬分散,灵气未归本体…出事了!”不以为然,另一名男子说道,脸上挂起了紧张,目光很是坚定。

    话后,那名男子奋不顾身地跑向王晨,目光很是坚定,他认可了这个事实。

    随后,三人也一同跟了上去,带着疑惑,疑惑着那名带头的肯定。

    贵陵,又名西城坡,位于龙城外西方1公里。

    廖云将芗兰带到了这里,面对着一排排墓碑,芗兰大概知道了廖云来必的目的。

    廖云领芗兰来到了一座墓碑身前,当芗兰看到墓碑上的文字的那一刻,廖云已双膝跪下。

    “这是我母亲的墓碑。”廖云说道,语气温润,目光淡淡抹上一丝思念。

    看着那块长方形墓碑,清楚地了解到了墓碑上的文字,芗兰也便平息了心中的浮躁,与廖云一同静下心来。

    “你母亲…一定很美吧…”芗兰淡淡说道,目光闪出一丝怜悯。

    大概是她看到了廖云母亲的名字才会这么说的吧?

    “我母亲跟园园一样,温柔又善良,且不修炼内灵,却精通琴棋书画,是龙城第一美人。”廖云说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脑海中浮现出母亲的笑脸,和那无私的可亲眼神。

    “你…很想念她?”芗兰淡淡问到,很是谨慎,不敢提起廖云的思念,怕她忽然思心起伏。话后低着头,时不时飘眼望一望四周。

    这里大概有二十多排墓碑,每拍墓碑大概有三十多座。墓碑边缘一片绿化,如同野生草木,不曾特意修理,很是生态自然。

    “母亲离开我的时候,我刚好六岁。”廖云淡淡说道,语气带有一丝悲伤。

    廖云背对着芗兰,使她无法看到廖云此刻的表情。这不是回避,而是另一种对话方式。

    当芗兰听到廖云人生中的一大不幸后,她的目光默默地抹上一丝忧伤,那是来自于同情的表现,因为,她也曾有过失去亲人的悲痛。

    “我母亲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即便我犯了错,她会以自私包容我的全部,即使父亲怪罪下来,母亲也会毫不顾及的把我拦到她的身后,保护我,偏袒我,所以…母亲在父亲眼中成为了最为自私的女人。”廖云说道,内心流露出对母爱的追思,和那封存已久的童年记忆。

    失去母亲的那种痛苦,是每一个孩子都难以承受的悲伤,更何况廖云当时还小,什么都不同,只知道母亲是天,是能够抵挡父亲所有指责的坚硬盾牌。

    对于一个有意识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亲人更加悲痛的事了。

    “你母亲,为什么要离你而去?”芗兰悄悄问道,语气很是低落,因为她不敢直言,即便是说出来,也希望廖云听不见。心中的疑问,若没有勇气,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芗兰的疑问廖云可听得很清楚。廖云默默地回想起母亲的一句话,只从那句话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母亲的笑容,唯有墓碑上的字迹,和那刻在心底的模糊笑脸。

    “你想知道我母亲的心灵有多么纯良吗?”廖云反问道,心中涌出一股热血,很想放肆一次炫耀和抒发情感的语气。

    只听芗兰轻轻“嗯”了一声,随即点头应着,目光很是坚定,凝视着廖云的背影。

    “自从我母亲与我父亲在一起之后,一生中曾犯下了两次错误。”廖云说道,忽然停息了解释。

    “温柔的女人,所犯下的错误,也许很单纯吧?”芗兰疑问道,以为廖云母亲所犯下的错误对身边的人的影响很是渺小。

    “不,你错了。”廖云坚定的语气反驳了她的猜疑。

    “我母亲所犯之错,就连我父亲都不敢迈步,甚至我师傅。”廖云说道,突然深叹一息。低着头的他,不敢面对着母亲说她的坏话。

    这时,芗兰疑惑地盯着廖云的背影,很想知道原因。

    “我母亲打了皇尊一个耳光…”廖云低声细语。

    话后,芗兰大惊,捂住了嘴,目光很是惊讶。因为她先是了解到廖云母亲的性子,随后又被廖云突如其来的性子逆转而感到惊讶。

    皇尊是一国之帝,至高无上的皇位象征着帝王的威信,没有人敢与之对峙,因为权势。

    从廖云口中得出,他的母亲曾犯下的错误一共有两个,侵犯皇尊威严是一条,那么第二条又是什么?

    “母亲犯此错误的目的至今还未曾得知,最令人不解的是,事后母亲竟然自杀了…这更加让天下人迷茫,至今也还未有过答案,那件事,或许师傅知道,但他不愿意告诉我,我也没有能力去解释。”廖云说道,详细地说明了失去母亲的悲痛。

    一个疼爱自己孩子的母亲,为何要犯下两道令人震撼的错误?这是一个未解之谜,对于廖云而言。

    此刻。芗兰唯有聆听着廖云的心声,没有任何发言的理由。

    “母亲死在了父亲的剑下,处于自杀,因此,父亲将母亲的灵魂封存在了剑中,从而得以陪伴了父亲一年,一年之后…他们两或许也得到了相聚…”

    话说至此,廖云的眼眶悄悄地动荡着泪光,那淘气的泪珠等待着廖云的回忆,记忆越是清晰,泪泉越是饱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