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同命相连
    浮云很是懒散,毫无规律地朝着一个方向游荡,忽有悠风拂过,它们看起来忽然加快了步伐。

    天色有些暗淡,或许是云层遮住太阳的缘故吧。

    廖云悄悄伸出手将眼眶里的泪擦干净,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即便是思念中的神情。

    “十年前,我失去了最亲的人,变成了孤儿,我每天忍受着缺乏父母之爱的伤痛,养成了如今百折不屈的性子。”廖云说道,语气有些温润,听不出有一丝的欢心,反而令人很怜悯他此刻的语言。

    听着廖云思念的叹息,和那储存已久的难言之隐,令芗兰有些感动,使她的目光不再坚定。

    看着廖云那孤单的身影,影子猥琐到了他的脚下,芗兰很是怜悯他的模样,可又有谁能来安慰她心中的伤痛呢?

    “是啊,那种让靠枕每日每夜都湿透的伤痛,的确很值得落泪。每天嗅着昨夜靠枕上的泪,悄悄地把它藏起来,不想让别人看到,更不想让别人有嘲笑自己的机会,真的是很难熬的岁月…”芗兰说道,低着头,目光动荡着白光,眼眶底下不由落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那颗泪珠如同玻璃珠,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立刻散成几块不像样的小点,随后一阵清风拂过,忘却了它的行踪。

    听着芗兰那悲催的语气,和那与自己相同的经历,使廖云很是好奇,好奇她为什么能够说出这些让人感到悲痛的语言。

    “你跟你叔叔一起来龙城也有些时日了,怎么不曾听你提起过你的父亲?”廖云淡淡问道,这才缓缓站起身来,转身面对着芗兰。

    从廖云的眼中可以看到,芗兰在为刚才的话而正在伤心,那双已不再清闲的眼睛,现已红肿起来。

    她正在不停地落泪啊!不停地对廖云使出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啊!

    “母亲因我难产而去世,父亲因十年前那场兵劫而离我而去。你以为只有你才是这个世上最可怜的人吗?我也是从小就承受着没有父母陪在身边的孩子,每当深夜我做起了噩梦,都是叔叔陪在我的身边,他不停地安慰着我,叔叔教我什么叫做坚强,什么叫做最坚强的女孩,最坚强的…”

    话音未落,芗兰的眼眶不停地流下泪水,划过脸庞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的心都碎了。

    抿着颤抖着的嘴皮,目光柔弱的凝视着廖云,泪珠遮挡住了廖云的身影,让她看得模糊。

    看着那红肿的眼睛,从她的哭泣声中廖云感受到了那是来自与他相同的经历,或许…廖云应该感到庆幸,至少他还能见到自己的母亲,以及摸过母亲的掌心。

    闻着风,凝视着那哭哭啼啼的女孩,廖云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才能让她笑起来,毕竟廖云帮助的能力范围,有着限制。

    若可以,廖云想借给她一小会儿胸怀,只可惜廖云不能够这么做。

    “芗兰…”廖云嘀咕着,目光软弱的露出同情。

    “为什么我从你的背景中仿佛看到了我自己?为什么你要模仿我的命运?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总是那么的怪异?为什么…”廖云心想道,无动于衷,并不打算为芗兰的哭泣采取行动,呆若木鸡的他失去了气质,失去了贵族应有的样子。

    此刻,芗兰依然处在自己回忆的伤痛之中,沉迷于刻苦铭心的记忆,滔滔大哭,早已失去了姑娘的样子,倒像是三岁的小女孩那样淘气。

    “死廖云,我恨你!”芗兰大哭道,紧接着用手臂掩盖了她的眼睛。放荡不羁的哭泣声早已使她管不住嘴巴的严实。

    芗兰不停地擦拭着眼睛,想将眼中所有的泪水给擦掉,只可惜治标不治本,还是无法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

    芗兰埋怨着廖云,因为她很清楚是谁让她失去了父亲,正因为廖云的父亲,达成了两个孤儿的诞生。

    “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提起这些事情的,请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你这样…会很让我自责的。”廖云说道,平淡的语气带有安慰,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芗兰的哭泣是因他而起,为了弥补这个错,他只能祈求芗兰能够坚强,起码在这个时候能够。

    廖云并不知道芗兰所指责的恨的范围和原因,他只认为芗兰的父亲参了军,随着十年前的那场兵劫而牺牲了,毕竟芗兰在廖云眼中,已被定为尽帝国的子民。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借给你一个胸怀吗?”廖云悄悄问道,很不好意思的说,怦然心动,期待着她的回复。

    “你想得美!”芗兰坚定的语气拒绝了廖云的意思,且用左食指指着廖云,并警告他别想趁人之危。

    “我就知道…”廖云默念道,很是尴尬,都不好意思直视着芗兰了。

    这时,一阵凉风吹来,掀起芗兰的长发,风儿越吹得过分,似乎把太阳给吹走了,顿时让人感觉有些清凉。

    天色突然变得暗淡,廖云好奇地抬头仰望着天空……

    “有黑云,莫非是准备要下雨了?”廖云默念道,很是纠结。

    “芗兰,你能…先停一会儿吗?快要下雨了,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雨吧?”廖云问道,很想挣得她的同意,不过看她那个样子,走路都走不稳了吧?

    “下雨?真的吗?”芗兰嘀咕道,这才放下了手臂,眯缝着眼抬头仰望天空。“把人家弄哭也就算了,还把天给招惹了!”

    芗兰又怪罪起了廖云,这一言竟然让他无言以对。

    “我…”廖云表示很是无奈,被扔了黑锅的他。

    芗兰略略扫荡了周围一眼:“你看这荒郊野岭的,哪会有躲雨的地方啊?”

    这时,芗兰也在为黑云的袭来而感到焦急。

    廖云:“放心,有我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