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即将降临的雨点
    黑云正浓聚到两人上空,似乎很是针对这两个凡下人。

    天色暗淡,太阳已完全被黑云给遮住了。

    “你不是能凝聚冰吗?凝结一个小屋呗~”芗兰说道,双掌握紧,玲珑的眼睛紧盯着廖云的脸庞,期待着他的答应。

    “小屋?还城堡呢…你当我有无尽的灵力啊?要么消耗灵力来做挡雨工具,然后步行回城;要么往上爬,寻找避雨的地方。你选一个。”廖云说道,情急之下给出了两个选择。

    话后,廖云指着那斜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往下看去,龙城尽在眼中,往上仰望,荒野斜坡。

    面对这种选择,芗兰突然犹豫了一会儿。低着头沉思着,淡淡的目光很是镇定。

    廖云抬头仰望着那朵黑云,顿时沉住了笑意。

    “走啦!还考虑什么。”廖云喊道,慢步往上走去,身影抛弃了芗兰。30度的斜坡不太费劲。

    “喂!你等等!”芗兰恍然大悟,当她回过头来,廖云已离自己有3米远,这才赶紧追上他的步伐。

    ……

    “廖云啊!你凝聚灵气载我上去呗~”

    “你说什么?”

    “我说——我累了!走不动啦!”

    “大声点,我听不见!”

    “死廖云!小气鬼——”

    ……

    南区,常来客栈,彦润凌房间。

    彦润凌坐在木凳上,他的身前站着一名手下。

    宁静的房间因这名手下的报告而不得安宁。

    “元帅,那个小孩去了韶楠区。”那名属下报告道。

    “嗯,我知道了,你去吧。”彦润凌淡淡回道,表面上并不太在意这个动态,然而心里有些窃喜。

    话后,那名属下转身离开了房间,且关上了门。他的脚步声渐渐离开了走廊,至楼梯,最后只听到客栈大门的开关门声。

    “想必他已拿到了红灵,只不过以他当前的内灵境界,想要吸取紫元坠秘术,可是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的。”彦润凌淡淡说道,目光直视着门边,期待着下一声的回报,或许会给他带来兴奋。

    韶楠,清潭。

    三人围在王晨身边,看着昏迷过去的王晨,众人不知所措。

    “还活着,只是灵力消耗得太冲颈,他一时承受不了那种痛苦罢了,昏迷或许才是阻止他的最有效的方法。”一名男子说道,目光淡淡闪出一丝怜悯,因为他很好奇王晨为什么要这么不爱惜自己。

    “小小年纪就想要承受成年人的任性,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另一名男子疑惑道,眯缝着眼睛凝视着王晨的脸庞。

    “这颗珠子一直在发光,且交替着两种颜色,你们怎么看?”另一名男子说道,捡起来紫元坠放在右掌心中,显露在两人眼前。

    “这是中级凝灵器,看来他是想用这颗珠子来融合两种色灵体。”一名男子说道。

    “以他这小样,融合?他还上天了他!”一名男子歧视道,感觉王晨的做法很让人值得坏笑。

    “当然,想要把红灵融入体内是不可能的,如果是用来修炼一种需要红灵来驱动的灵技呢?只需掌控了灵技的施展理论,将其吸收,那么便可以使用天赋灵力去运作。”一名男子解释道,当他看到紫元坠闪烁着红蓝交替的光芒时,他已肯定了这个事实。

    “以他当前的状态,恐怕要睡上一天了。”一名男子说道,忽然担心起了眼前这个小孩。

    “可元帅吩咐过,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不可采取任何行动啊?”一名男子说道,知道自己的同伴想要给王晨输体内真灵。

    “那也只能这样了,咱们继续找地方隐蔽起来,咱能不能在天黑之前回去吃饭,就得看他了。”一名男子说道,很是感叹王晨的行为。

    大韩府,忘忧亭。

    饭后,韩钦当然是要与燕园园一同坐在石亭中观赏着花儿的飘落,风声的拂过了。

    这会儿,燕园园正翻阅着一本厚重的书,因书的重量很不宜拿在手上,她便放在了石桌上。

    “爷爷的书,你能看得懂?哼哼~”韩钦笑道,看着燕园园认真的模样,很是消磨时间。

    “不懂的地方我可以问您啊!”燕园园不以为然,执意要韩钦的典藏书籍。

    虽然这是好几十年前的老书了,但里面的知识依然丰富。老旧的页面有些破裂,于是她很爱惜,每翻开一页都非常小心。

    只听韩钦“嗯”了一声,便含着笑,凝视着燕园园那双小巧的手。这一刻,韩钦很是开心。

    对于韩钦而言,能和初恋的影子坐在一起,且每天相伴着,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吧!

    “那可是一个耳光啊!打在了不该打的人的脸上。为了化解众臣的猜疑和对廖府势力的顾及,自杀或许是最有效的办法。这个世上除了皇尊,也就只剩我才知道云儿的母亲其实是死在一个秘密上的吧!”韩钦默默感叹道,随后长叹一气,目光划过一丝忧伤。

    凉风习习,唤起一阵花雨随风飘荡,使韩钦看得眼花缭乱。

    仰望着天空,看那天边聚集着一顿看似沉重的黑云,韩钦目光越是暗淡。

    “西方啊?雨应该不会落到贵陵吧?”韩钦问着老天,担心雨会落到廖云的头上。

    听到韩钦的叹息后,燕园园这才抬头仰望天空,看着西天那群黑云,的确很值得担忧。

    “爷爷,您别担心,少爷会凝聚蓝灵来给自己避雨的。”燕园园说道,安慰着韩钦担忧的心情。

    说真的,这点小事根本就不值得担忧,毕竟廖云现已不再是当年的孩子了。不再步行去拜祭自己的母亲,更加不用担忧雨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只听韩钦淡淡“嗯”了一声,便不再仰望,随后回过头来,凝视着燕园园的眼睛,并对她眯出一个笑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