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雨下急言
    蒙蒙细雨,滴答滴答落在两人眼中。风雨之中,弥漫着白雾,让一切都看得模糊。

    “原来这里有个洞啊!可…这也太小了吧…”

    两人蹲在洞中,相互拥挤着。看来这口洞很是窄小。

    岂止是窄小?深度没有两米,宽度也就一米多一点点。

    芗兰看着眼前那滴答滴答落下来的雨点,再看看这口小洞,还有那挤着自己肩膀的廖云,顿时让她停息了。双臂交叉抱住,紧接着把脸庞贴在手臂上,这一刻,她不想再说话了。

    廖云扭头看着她那沉静的眼睛。“不小啊,刚好可以容下咱两。”廖云说道,不以为然。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一处躲雨的地方就不错了。

    “也只能这样了…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才停。”芗兰发愁道,晶莹的目光凝视着天边,渴望彩虹的降临。

    “其实…这个洞是我去年来这儿的时候挖的。”廖云坦然说道,有些可惜为什么不挖宽一些,然而这个答案可以用“一个人”来填补。

    “噢~原来堂堂廖少爷也会挖洞啊?”芗兰窃喜道,眯缝着眼睛逗起了廖云。

    “我怕会突然下起雨来,于是就…”廖云说道,有些羞涩,因为身为贵族做这种事情实在很难堪,更何况廖云的身份哪是任何贵族都能够随便对此的。

    “你现在应该后悔当时没有挖宽一些。”芗兰说道,明知现在发愁也起不来作用,之所以与他闲聊,消磨掉雨点滴落的时间。

    “反正每年都是我一个人来这拜祭我的母亲,所以我根本就不用考虑洞的大小,容下我就可以了。”廖云说道,嘴角轻笑一声,目光闪过一丝敏锐的光芒,他的脸庞没有一丝乐意。

    听着廖云的解释,芗兰有些疑惑:“为什么要一个人?你师傅呢?还有你女朋友呢?ta们都不愿跟你一起来拜祭你的母亲吗?”

    对着廖云的解释,芗兰很是好奇为什么会这样。

    “贵族…说了你也不懂,还是别问了。”廖云拒绝道,表示不愿告诉真相,毕竟母亲打皇尊一个耳光这件事目前为止已在龙城中消停下来了,可不能让这件丑事浮出水面,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

    “哼~小气。”芗兰哼道,想气气廖云。

    这会儿,雨越下越大,似乎没有想要停息的意思。

    雨点疯狂的打击着地面,使泥土变得松软,再而飞溅到两人的身上。

    芗兰一直在用手臂来挡住泥点的飞溅,虽然她什么也不说,也不埋怨。她那难受的表情,别扭得说不出话,廖云可看得清清楚楚。

    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变得如此糟糕,若廖云早点意料到这个天气,那么他也不会带芗兰跟来了。

    做为这次旅行的负责人,廖云有义务为芗兰解决所有不愉快。

    “你能不能蹲进去一点?”廖云问道,坚定的目光凝视着芗兰的眼睛。

    “我也想啊!可再挪进去的话就会碰到土墙…”话音未落。

    廖云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挪在手中递给芗兰。“穿上它。”

    这句听似简单,却浓烈着关心。看着他真诚的眼神,芗兰忽然变得迟钝,纠结的心不知该不该收下那件衣服。

    “还是不用了吧…”芗兰婉拒道,将外套推回了廖云,扭过头去不想再对视着他。

    面对着自己的仇人,若不划分界线,不与其保持有必要的距离,那么将无法以最初的心态去对待这份仇恨。芗兰所顾及的恰恰如此,彦润凌所惧怕的也亦亦如此。

    其实廖云早就知道了,芗兰并不想靠近他。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个时候廖云真的不希望芗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无法保全最初的形态,这是廖云的一大失误。

    “拿着!”廖云吼道,眼神很是坚定。将外套又递到了她的手臂。

    廖云的这一吼把芗兰给吓着了。“你…”芗兰无奈道,目光柔弱的对视着他那坚定的眼神,这一刻,她心跳加速,顿时不敢再反抗。

    “本少爷叫你穿上就穿上,看什么看?”廖云怒了,狠心逼迫眼前的女子穿上自己的衣服。

    “你凶什么凶啊!我穿还不行吗!”芗兰反驳道,与廖云争执起来。

    刹那间,芗兰把廖云手里的衣服抢了过来,紧接着慌慌张张地穿上。她未尝不是含着泪,因为他的怒吼真的太过分了。

    看着芗兰那面苦脸,和那忍受着怨气的小嘟嘴,以及那不悦人心的眼光,廖云未尝不感到失落、无奈。

    这时,雨下得总算有了个限速,不过换来的却是一股冷风。

    冷风刮得廖云打起了寒颤。没了外套的他,为何不可颤抖?

    看着廖云那冷缩的脸庞,和那拼了命隐藏颤抖的他,芗兰顿时明白了廖云的用意。

    这一刻,她不再埋怨廖云刚才的失态,反而心里默默安慰道:还是原谅他吧。

    面对着寒风,廖云束手无策。忍耐着这般折磨,他恨不得激发内灵凝聚红灵化成火来取暖,可要是这么做的话,在没有灵力补充的条件下,他将很难再承受与芗兰一同飞行回城的过程。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灵力的余量。

    大韩府,忘忧亭。

    “雨还没有停吗?”燕园园疑问道,凝望着天边那群黑云,心里默默念着廖云。

    凉风习习,刮起一阵花雨,散落各地,带来一阵迷人的芬芳。

    “哈哈~你这样愁眉苦脸的,云儿也看不见,何必要折磨自己呢?”韩钦说道,想开导燕园园此刻繁杂的情绪。

    他还是老样,捧着凉茶缓缓喝着,并没有担心廖云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