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悄然落泪
    廖云以火翼的炙热火速穿出白雾,划过空中的那一瞬间,冰冷的气息正刺脸而来,使得两人不敢睁开眼睛。

    当廖云停留在空中,保持了站立姿势之后,两人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已冲出了白雾之地。

    高空之处,寒风无仁,更有白雾阻挡去路。寒流刺耳而来,穿着单薄的芗兰不由打起了寒颤,连气话都说不出口了。

    芗兰很想将脸庞靠近廖云的胸口,可她知道那样是不对的。此刻,她已明白了廖云的用意,他只是不想让她享受更多的寒流罢了。

    “现在你能有两个选择,第一,走回去,能少受点冷,第二,靠近我,我尽量以最快的速度飞回龙城。”廖云说道,无所谓的目光闪过一丝寒颤,那只是为了她人而发出的警惕。

    面对眼前的选择,芗兰顿时有些小纠结。她嘴里只有咬着右食指,眯缝着眼,深思着。

    “你…自己选…”芗兰嘀咕道,低着头,额头悄悄地靠在廖云的胸口上,顿时羞红了脸。

    刹那间,廖云一言不语直直划向南城方向,那躲在胸口上的她,被他那双温暖的手紧紧抱住,掌心贴紧了她的头。

    这一刻,芗兰在寒流中感受到了那曾失去的温暖,刹那间,她的目光变得柔弱,不知不觉,流露出了那蕴含在眼眶中的热泪,直接滑下脸颊。

    缺少母爱的她,在廖云的庇护下,温暖的怀中,她感受到了一种来自于未曾感受过的温暖,如果可以,她希望能以热泪换取多一刻的温暖,安安静静地,不再去想那些礼数,因为此刻她只想做一个孩子。

    为了时速,廖云选择了横体飞行,尽管寒流有多么的刺眼,他都不能够逃避,那寒流环绕在耳边,为他唱起了一首寒流曲。

    专心掌握方位的他,并没有察觉到会有一个孩子正躲在自己怀里哭泣。

    幸得寒流掩盖了她那淘气的哭声,让这一刻变得那么的安然。

    韶楠,清潭。

    两人守望着王晨,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待张小研买食归来。

    “小闻那家伙怎么还没归队啊?”稍胖那名男子说道,名为龙即。

    “小研回来了。”那名体型偏瘦的男子(莫涛)说道,指着张小研跑来的身影。看到他手里拿着两包东西,很是兴奋。

    张小研正奋力跑过来,脸上挂起了微笑,且手里带着的毋庸置疑是食物了。

    张小研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便是向元帅报告王晨来清潭的动态的那名同伴。

    “买来了。”张小研说道,笑逐颜开,气喘吁吁。

    “我在来的路上遇上了小研,由于一时贪玩,来晚了…”杨才说道,挠着后脑勺,笑容很是瑕疵,似乎有事瞒着众人的样子。

    “我跟你说啊!以后执行任务的时候你再敢去赌场,可别怪我不念兄弟之情!”莫涛指责道,目光很是坚定,没有一丝留情的意思。严肃的表情使杨才顿时感到自责,低着头,没脸再发言。

    “好了,大家都饿了吧,先吃点东西。”莫涛说道,对张小研轻“嗯”了一声。

    张小研赶紧打开那两包由褐色软纸包裹的面饼和糕点。

    打开之后,众人蹲下围成一圈,食物放在众人身前共享。

    龙城的糕点,无论是出至哪家店,味道都十分独特,比起大馆子也就一两分味道之差罢了。

    面饼就更不用说了,内软外脆,看那几个睁着抓饼的动作就知道十张面饼根本就不够四人饱口。

    许久,四人划分食物,最终留下来的只剩那毫无价值的两张软纸。众人舔着嘴皮,回味着刚才那香脆之味。

    这时,远处冒出了一个人影,看样子是要往四人这边走来。

    四人很谨慎地抢着捡起软纸,随后相拥而跑,一并躲到了一家木房墙面,敏锐的目光眺望着那人的脸部。

    “唉!是小闻。”张小研推了推莫涛的肩膀,提示道。

    只听莫涛轻“嗯”了一声,便带着众人慢步走向张小闻。

    当张小闻看到同伴的身影之后,立即加快了步伐,利用灵力增强腿部的肌肉,闪步而去。

    仅需几秒钟的时间,一个模糊的身影立即来到了众人身前。

    没等众人开口,张小闻便说道:“元帅有令,让我们保证那个小孩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中。”

    话音刚落,张小闻便立即气喘吁吁,以刚才那声憋气,使得他很是费劲呼吸。

    “我知道了。”莫涛说道,主动站出来担任了这次行动的队长。

    随后,五人一同快步跑向王晨。沉重的脚步吓跑了蝴蝶和小虫子,使得清潭动荡起了水纹。

    大韩府,忘忧亭。

    “国老,张大人来访。”

    从石门处传来刘管家的呼喊声,坐在石亭中为燕园园解析书中寓意的韩钦立即被打断了。

    两人目迎刘管家走向前来,看他不慌不忙的步伐,韩钦也没露出过一丝焦虑。

    这时,刘管家来到了韩钦身前,紧接着轻轻弯下腰,凝视着韩钦的眼神,期待他的回应。

    “是张俊候吗?”韩钦问道,想确认来访者的身份。

    只听刘管家肯定道:“是的。”

    “你给张大人带话,就说可以出发了,由他做这次的救灾指挥官。”韩钦明示道,眼神很是严肃。

    张俊候深得韩钦信任,由他担任这次的救灾指挥官,韩钦很放心。

    只听刘管家淡淡回道:“好。”话后便转身离去。他那匆忙的步伐表明了很是尊敬张俊候,毕竟他与韩钦是一个阵营的,不受皇子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